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恐怖 > 《吃鬼的男孩》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又入梦境

第四章 又入梦境

恐怖的阿肥 4143字 2018-04-11

  “不知为什么,怎么见到这老僧人时,总觉得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张陈下山时心中回忆起寺庙的经历时想到。

  想着想着,就从书包里摸出了那小囊袋,仔细一看,两个大拇指一般大小的红色囊袋上面还写着几个小字,不过好像不是汉字,应该是佛教的梵文吧。张陈看着看着便想将囊袋打开看看里面的符纸。

  “先是鬼再是佛,佛虽然没见到,鬼还是见到了的。这东西应该是个正品。算了吧,还是不要打开了,万一给我来一个什么灵气泄露之类的设定,这趟就白跑了。”

  想完,张陈连忙将囊袋收好,骑上自行车就向家中而去。其实张陈并未发现,自己周末没有去吧消遣,居然心中也没有各种不适,自己瘾也在慢慢消逝。

  …………

  “那老师傅说那东西是怨鬼,要我去查清事实,那不是我这整个周末都要赔进去了。”张陈一边骑着车一边摇着头。

  “那么小的婴孩,如果像老师傅说的那样因怨气而生的话,那是不是因为母亲生出孩子后将他扔进下水道啊,而母亲就是那个房东?”张陈想着想着大脑里不禁浮现出什么高中生宿舍生子后,将孩子弄死扔进厕所的闻。

  “不对不对,高中生杀死小孩是因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但是,我那晚上做的梦如果是这房子曾经的写照的话,一个婚后如此幸福的女人得到小孩是双喜临门,根本找不出理由去杀死小孩。就算小孩是先天残疾或畸形的话,凭目前的技术也能提前检查出。对了,那个写着方仁医院的白纸到底写着什么内容,两人看了之后都十分奇怪,问题定是有一部分出在这纸上。但是写的什么东西会至孩子被杀死呢。”张陈是百思不得其解。

  “会不会是男方杀死的,男方知道女方在外面有**或者其他原因导致女子所怀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因为孩子未能出世前不能断定,在孩子出世后做了亲子鉴定确定孩子不是自己的,回到家中就将襁褓中的孩子杀死了。不管是不是,回家后问问母亲这房东的联系方式,和这个房东见一面才能弄清楚。”张陈被自己大脑里冒出的奇怪推理下了一跳,因为知道的信息太少,得不出什么有用的结论,于是自己也不再想,回了家再说。

  夕阳已经西下,张陈回到家中已经差不多6点半了,肚子饿的一直叫的张陈也不知道父母有没有给他准备饭菜,因为以往张陈星期五下午都是会玩到很晚回来。

  掏出钥匙打开门,随口一声“妈爸,我回来了。”

  “今天怎么没有跟同学出去玩啊?吃饭没有啊?”张妈妈看见张陈回来一脸诧异。

  “哦,妈,没有呢,家里还有没有饭吃啊?”张陈说道。

  “就煮了你爸和我的饭,你等一下,妈给你下一碗面吃”张妈妈放下手中的饭碗,就要去厨房给张陈下面了。

  “恩,好。”张陈走到饭桌面前,看着饭桌上的一碗泡菜和炒的一碗青菜,心里不禁有点凉。

  张陈的父亲是一个比较喜欢说话的人,原来要是看到儿子回来也定会嘘寒问暖一番,但现在坐在饭桌上慢悠悠的吃着饭,就看了看张陈没有说话。其实张陈昨晚也没有仔细看过父亲。而现在仔细一看,父亲身子依旧很健壮,只是有一种力额感觉,脸上的血色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红润。最重要的,就算坐在这里吃饭的父亲,身上依然是存在那种让张陈不舒服的冰冷气息。

  “爸,最近你是不是身体不好啊?”张陈说道。

  “就一点小感冒,碍。”张陈的父亲回答的时候,脸上也有一丝奈的表情。

  张陈想把包里的囊袋拿出来给父亲带上,但是又想了想没有拿出了,若是自己拿出来,父亲也定不会当回事。这个时候,母亲煮好了面条给张陈端了过来,张陈自然是已经饿的不行了,端过面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仅仅5分钟就吃了连汤都不剩了。

  张妈妈是一个比较信佛的人,把握到这一点。张陈擦了擦嘴巴,把面碗端进厨房之后,灵机一动。张陈顺手将书包里的小囊袋摸了出来,坐到母亲身边,说道。

  “妈,今天回来的路上有一个和尚送了一个东西给我,说这东西要收好,什么对我有用什么的”张陈自然装作是很好奇的样子说道。

  张妈妈接过这东西看了半宿,脸上似乎有些高兴,转过身来问了问张陈。

  “那和尚为什么会给你这个东西?”

  “不知道,我骑车骑着骑着,在路边一个对着我走过来的和尚就把我叫住,然后就说了说什么我身边的人可能需要这个,就让我把这个拿着,里面还塞了一张符纸。”张陈装作十分自然地说道。

  张妈妈也没有怀疑自己儿子什么,便将这囊袋拿在手上后,不时地看了看父亲,最后对张爸爸说道“你这个身子这几天都不好,捡了药给你吃身子也不见好,不如带带这个在身上。”

  张陈的父亲虽然是一个神论者,但是在这个家中一直都听张陈母亲的话,这十几年来很少见过两人争吵。这次也一样,张妈妈将手中的小囊袋挂在其手上时,张爸爸也没有什么奈与推脱,心想就算帮不了自己什么,但至少也能让妻子安心一点。

  张陈见父亲手上套上这小囊袋后,也安心了不少。这时,咕噜一声,张陈一大碗面下肚居然还没有吃到饱,又是叫张妈妈去下了一碗面,吃了个精光。

  …………

  晚饭过后,父母是会出去走动走动,张陈想想,好像自己上了小学五年级后就再也没有陪父母一起出去散散步什么的了。

  “妈爸,一会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张陈决定陪陪父母,也正好能打听一下关于房子和房东的事情。

  “恩”张妈妈只是轻轻地回答了一声,但心里却有一阵暖意袭来。

  张陈家小区是在县城的外围,周围的小区就这一个,而小区后方也是绿化带。一家三人走在幽静的绿荫道旁边,因为长期没有出来走动的原因,一家人也没有人开口说话。

  “对了妈,我们家这个房子是不是买的不贵啊?”走了半宿,张陈也有些憋不住了就说了出来。

  “是啊,我们这房子一年前买的时候,也是通过房介找到的,虽然地方离城区是有些远,但是价格很便宜,而且房东似乎也很急于将这套房子出手,没两天我们就将这个房子买下来了。”张妈妈似乎今天很是高兴,就仔细地告诉了张陈。

  张陈点了点头,突然灵机一动,拉着张妈妈的手就问到“妈,我们老师这个星期布置了一个作业,让我们去调查一个陌生人,说是争强我们的社交能力,要将调查者的各项信息,包括姓名,年龄,家庭住址等越详细越好。我就想到了卖给我们房子的那个人。”

  张妈妈一听是关于自己儿子的学习问题时,就开始认真地想了起来,然后说道“当时卖给我们房子的是一个27岁的女士,姓文。当时买好了房子也不知道她的具体联系方式,只是通过她在房介留下的一个座机号码来联系她,时不时还打不通。这房子买回来一年了,中间也没有出什么问题,所以一年都没有联系过了,也不知道那个号码还能不能打通。要不要你换个人调查,简单一点。”

  张陈连忙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也想锻炼一下自己,妈,你回去把那个号码给我就是。”

  张妈妈听了也十分欣慰,连忙点头。因为张陈这一开始,这一路上一家人便开始欢笑的聊起天来。

  回到家中张陈便拨通了妈妈给的前任房主的号码。

  “嘟~~~~嘟~~~~”电话至少还能打得通,这倒是让张陈松了一口气。

  这时电话接通了,这种情况下张陈还是有些紧张,连忙开口说道“喂,你好,请问你是文女士吗?我是一年前买你房子的张先生的儿子。有几件事想问问你。”

  结果电话那头硬是等了许久都没有人说话,张陈又说道“喂,请问有人吗?”

  “我是文女士的母亲,请问有什么事吗?”一阵低沉冷清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弄的张陈有一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哦,婆婆你好,我想问问你女儿关于这房子的事情,不知道她在不在?”张陈缓下心情问到。

  “我女儿死了”一阵毫感情的声音传出。

  张陈大惊失色,硬是几秒没说出话来,迅速冷静下来后张陈想好了对策,于是说道。

  “婆婆,真是对不起。那您能给我一个你们家的住址吗,我明天来拜访下您,问问房子的事。”张陈自然不可能傻到直接去问,那文女士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万一惹着对方母亲反感,就查不出这文女士的信息了。

  “xx县xx镇下水村5组11号”不一会那老婆婆回答道“那打搅您了,再见!”张陈挂了电话,想了想,下水村的话,似乎离自己家原来的村子不是很远,坐个公交车再走几百米就能到。这下有了信息,也就是明天的事了。

  …………

  时间很到了十点,父亲又是很早上了床,父母两人都是普通工人,周末也只有星期天一天的假。

  张陈见走进房间的父亲手上还是挂着小囊袋,心中不禁放心了些。站在卫生间门口,犹豫了半天,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一样甚至多的冰冷气息充斥着卫生间。迅速洗了脸簌了口之后,跑到卧室的张陈才松了一口气。

  “好了。有什么等到明天再说咯,今天累死了,二娃和谭肥两个肯定今天玩得很爽,哎算了算了,睡觉。”张陈躺在床上难得多想就进入睡眠了。

  又是零零碎碎的画面开始在张陈眼前渐渐构建而成。张陈又回到了上次梦境的房间里,一样的装饰,让张陈意识到,自己似乎又回来了。先是看了看手中,又看了看地下,那张白色的纸坨已经不见了踪迹。

  这时,门打开了,和上次一样一男一女走了进来。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两人的关系似乎没有那么好,尽管女子用手挽着男子的臂膀,但是从两人的动作看得出,女子似乎很想接近男子,但又十分犹豫,而男子却似乎有些顾忌一般,尽管女子挽着自己却是也想保持距离。

  张陈又是只能站着原地,论走还是跑始终是离不开原地。而眼前的画面过得很,看着两人一日一日的生活,张陈能够感觉到,两人的关系是越来越不好,甚至开始出现了吵架。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张陈眼前的画面变回了正常速度,一阵敲门声响起了,也是张陈第一次在梦里听到声音,回过头,看着女子慢悠悠地走过去打开门。门外站着的也是一个女子,身高身材甚至走路的方式都和房子的女主人基本相近,由于张陈看不清脸也不知道这女子长得什么样。

  而这刚来的女子手里也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似乎要在此长住一般。两女子见面后就开始开心的聊起来,估计两人应该是好朋友。而此后,这房子就变成了三个人的生活空间,另张陈在意的是,那男子竟然开始和这个来的女子关系变得越来越亲密,而女主人竟然也没有阻止。

  一天夜里,那男子竟然跑进了来女子的房间。而张陈所站的位置看不到男子所进房间发生的事,只能看到男子出来的房间的门慢慢打开,女主人坐在床上,面表情,左手抓着一个很大的布娃娃,右手使劲的将布娃娃体内的棉花一坨一坨地扯出来。

  突然,女主人停住了用手扯布娃娃的动作,一下子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张陈所站的位置。两眼布满了血丝,双唇也是紫色的,瞪地张陈心中一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