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恐怖 > 《吃鬼的男孩》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拜访

第五章 拜访

恐怖的阿肥 3971字 2018-04-11

  “啊~~~~~!”张陈一下从床上坐起,背上全是冷汗,但是并没有感到害怕。只是感觉刚才的梦境实在是太过于真实,被那个女主人盯着的时候,就像是陷入尽深渊一般,让自己冷汗直流。

  “我勒个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每晚做梦都在重现这个房子以前发生的事。”张陈看了看时间,凌晨3:21。

  “昨天我做完梦后,卫生间就出现了那个小东西。今天难道……”张陈立马起身,打开自己卧室的门。

  观察外门异常后,慢慢来到在父母卧室门前,抬起手指轻轻敲了下卧室门,见没有回应后,缓缓打开父母的卧室门,看着父母都在安稳地睡眠,自己也是松了一口气。

  随后,怕吵醒了熟睡的父母,缓慢关上卧室门。沉住气后,转过身,径直走向卫生间。

  “我才是个14岁的初中生啊,怎么这种事情就让我遇到了。不知道那小东西还有没有在里面”张陈站在卫生间门口深呼吸后,迅速将门把手一旋,直接推开。

  这次打开,没有了上次地狱般的场景,而是正常的一片黑暗。

  张陈用左手摸开了墙壁上灯的开关,卫生间顶上的灯管电压不稳的闪烁两次后,便稳定了。微弱的白光照亮着整个卫生间,除了那个冰冷气息以外,卫生间都是一切正常。

  正当自己松了一口气,准备离开卫生间的时候。

  “咚咚咚~~~~”一阵敲击墙壁的声音从张陈背后传来,而且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心里一颤,慢慢地回过头,但是背后并没有什么恐怖的东西。细细听去,这敲击声是从这墙壁里传出来的,而源头正是昨晚那婴儿用手抛打的那面墙。

  “难道……”

  “咚咚咚~~~~”不等张陈思考,又是一阵敲击声传出。这种看不见的恐怖,不禁让张陈有点背部发麻。

  “这…,我还是去睡觉吧,真的有点恐怖了。”张陈倒退了两步之后,迅速一个转身,跑出了卫生间,关上自己卧室的门再加以反锁,直接跳到自己床上把被子盖住全身。

  “那墙壁里是什么东西?是那个婴儿吗?不对,那婴儿上次是跳进了厕所,那墙壁里的一定是其他东西。”

  “等一下,昨日那婴儿不停地抛打那面墙,难道里面的是他的父亲?也就是说,那妻子将丈夫儿子通通杀了,然后将儿子抛入厕所,再将丈夫封进墙壁里?原因就是,她丈夫和那个后来的女子关系升级照成的?”

  张陈一下子将发生的事与自己的梦境联系了起来,分析出了自己的一套想法。但是想来想去,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没有对,是不是自己遗漏了什么。

  “还是有点没对,那个白纸上到底写的什么?还有那后来的女子为什么能够住在女子家里如此长的时间,想必和女主人的关系定是不一般。还是明天去问问那婆婆具体情况再做分析吧。”张陈扫空自己的大脑,渐渐睡了过去。

  …………

  大清早,张陈朦朦胧胧地睁开双眼就听见了父母说话的声音,看了看床边的黑白若基亚,时间不过才7点半。起床穿好衣服后,张陈打开卧室门,看到父母正坐在四人小桌子上吃着早餐。

  “儿子,今天这么早就起床了啊?妈去给你弄点豆浆和油条,你爸今天身体好些了,大清早就出去买了早餐回来,那老师傅送给你的东西还真起了作用啊。”张妈妈格外的开心,就进厨房去给张陈端早餐去了。

  “爸,真的好些了吗?”张陈看着父亲说道,同时也感觉到父亲身上的冰冷气息少了许多,又看了看手上的囊袋,似乎没什么变化。

  “感觉好多了,前几天身子一直没力气,而且每天都感觉想睡觉,今天起来后精神好多了”父亲的脸上也露出来笑容,显然也相信了挂在手上的囊袋的作用。

  张陈去洗了脸簌了口回来后,看着张妈妈端到餐桌上的豆浆油条,肚子里的空腹感就一涌而出。连忙坐下来,大口大口吃了起来,三根油条加两碗豆浆不过一分钟就入了张陈的肚子。

  要是换作以前,吃下去这一半的分量张陈就很饱了,可是现在这么多下肚也只是勉强填饱了肚子,而自己也感觉到似乎还有些没有吃饱。

  “就算是青春期也吃不了这么多啊,这是要长成猪的节奏吗?”张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奈地摇了摇头。

  看着父母收拾好了东西,出门上班去了后。张陈也拿好手机,从文具盒里面摸出了这一周省下来的十元钱上费加上父母今天给的十元生活费,踏上了今天的行程。

  下水村是在金溪县的另外一头,而且还要过金溪河,所以坐公交的话基本算是从起点站坐到终点站。

  张陈坐上了以前家还没搬到县城里时,每日进城都会坐的七路汽车。看着车子从城区一直开出金溪河,张陈心中也是有些感慨,自己从小以来,家里情况不好,都在这县城的外面生活着,每个星期能进一次城都十分开心。

  “都有好久没有出城了,外面都还是没什么变化呢。”张陈看着车外的老旧的平房感叹道。

  看着不断变化的外景色,公交车的广播响起了。

  “三叉路口到了,去下水村的乘客请下车。”

  张陈一下回过神,慌忙地走下了车。沿着这两米宽的乡间小路朝着下水村走去。这没走多久就看到了下水村的村委会。

  村委会所在的房屋似乎=是村民近几年才盖起的房子。张陈不知道那文女士具体住在哪个位置,便小跑来到了村委会门口。

  走到一间房门面前,敲了敲门。不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的六旬老人将木门缓缓地打开了,开门的手掌上布满了老茧,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和蔼。

  “小伙子,到我们村子上有什么事吗?”老爷爷问道“爷爷你好,我有点事想找找你们村的一个人。就是不知道怎么走才来问问你。”张陈恭敬地说道。

  “那你说说看,正好这上午没事,我带你去就是。”老爷爷见张陈彬彬有礼,便热情的说道。

  “那个具体名字,我不是很清楚,是一个姓文的女士的母亲,家住在村子里的五组11号。”张陈回想着说道。

  这一说完,那老爷爷原本热情的脸庞,瞬间就沉了下来,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这家人真的是命苦啊,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小伙子你找他们家有什么事吗?”

  张陈见到老爷爷的表情也是有些诧异,立即回答道:“我们家是买的那文女士的二手房,最近房子出了点小问题,父亲母亲都比较忙,就让我来问问。不知道她们家怎么了?”

  “我这儿离他们家也有10分钟的路,我们边走边说边吧。”老爷爷说完就关上门,带着张陈向村子里走去。

  老爷爷双手背在身后,开始和张陈慢慢说来

  “你所说的那个文女士叫文娟,她母亲叫余霞芬,他们家还有一个文娟的妹妹,叫文静,比文娟小了一岁。”

  “这家人真的是苦命,那文娟还没五岁时,家中的顶梁柱父亲就因为车祸去世了。两个女娃子一手由母亲拉扯大,那文娟一直都很坚强,很小就开始帮母亲做事,学习也好,人长得也漂亮大方。”

  “可是家中那个妹妹文静,却十分调皮,不好好上学读书,十分贪玩。后来也是这文娟上了大学,找了好工作,又嫁了个好丈夫,这个家才慢慢好了起来。”

  “后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在一年前,那文娟一个人跑回了这个老家,没过多久就在家里面上吊自杀,那老母亲也变得整日不说话,将自己独自关在家里。那个妹妹文静却是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这个妹妹长的是什么心,对自己这么好的姐姐去世了也不回来看看。现在家里就剩下那母亲一人,真是造孽啊。”

  “有个妹妹,死了以后也没有回来看过吗?”张陈在一旁听得十分认真,把关键的东西记在了心里。

  没多久一个标准的两层农家房就出现在张陈眼前,房门和户都是关得死死的,院落里也堆满了尘土和落叶,看上去不仅十分冷清,而且还有一股死气混搭在里面。

  “就是这里了,那余大娘现在也时常有些疯癫,你把事情处理好了就早点回去吧。我就先回村委会了。”老爷爷满脸依旧是十分奈的表情。

  张陈点点头,说了一声谢谢后便来到了房子门前,犹豫了一下,抬起右手,边敲门边说道:“余大娘,我是昨天打电话过来说关于县城里房子的,请开开门。”

  然而敲完门,等了许久这房门依旧纹丝不动,张陈以为余大娘没听到,便抬起右手想要再去敲门,就在这右手正要落在门上的时候。

  “嘎吱”一声,门慢慢打开了,而门后面站着一个面容枯槁,头发花白稀疏,身穿一件土黄色衣服的老人,最另张陈心中一紧的是,这老人的右眼球已经发白。

  “要是换成其他人来,肯定已经被吓跑了吧,这大白天的要不要这么恐怖。”张陈心中不停地吐槽。

  “余奶奶你好,我是昨天打电话给你的那个张陈。”

  “进来吧。”这枯槁老人开口说道

  张陈点了点头随着进了门,房子里很奇怪,大白天的因为全关着户,房屋里射进来的光线很少,整个房间都比较暗。

  自己随着老人在一个竹椅子上坐了下来,扫视了一下周围,什么电视机,风扇,茶几上都布满了灰尘,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用过了。

  “余奶奶,其实我过来想问问您关于您女儿的事情”张陈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了出来,同时也看了看老人的表情,令张陈奇怪的是老人听到说自己女儿的时候,没有一点表情变化。

  张陈继续说道:“你女儿是不是有一个小孩?”

  听到这话,老人突然从椅子上站起,哈哈大笑起来“哪有什么小孩,不过是孽种,哈哈哈。不是因为这孽种,我女儿怎么会死。不对,还有那个男人,都是他们才害死了我两个女儿。”

  “两个女儿?都死了,余奶奶,我听村委会的爷爷说,你的小女儿不是在外面吗?”

  “死了,都死了,都是被那个孩子和男人害死的,我的文静虽然什么都不好,但是对她姐姐真的很好。哈哈。”老人的精神很不稳定。

  “难道梦里面的那个后来的女子是文娟的妹妹文静,老人所说的男人应该就是文娟的老公吧”张陈突然想到了昨晚的梦。

  “余奶奶,那个男人现在在哪,你知道吗?”张陈也想从文娟的老公身上了解一点信息。

  “那个男人可能还活着吗,哈哈,早就死掉了。”老人笑得加疯狂。

  张陈见问得也差不多了,要是再问下去怕着老人精神承受不了,便立刻说道:“余奶奶可以看看您女儿的房间吗?”

  原本笑的十分疯癫的老人突然平静了下来,十分和蔼地说道:“就在二楼最左边的房间,你自己上去看吧。”

  张陈对于这老人瞬间情绪的变化也不以为然,毕竟老人应该是患了精神病。

  然而就在张陈向着二楼走去时,身后面容如同枯柴的老人捂着嘴巴偷偷地笑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