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恐怖 > 《吃鬼的男孩》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自杀的男子

第一章 自杀的男子

恐怖的阿肥 4277字 2018-04-11

  2006年3月25日晚上9点27分,天府市金溪县内的一座小山上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跪在两座墓碑面前,泪水一滴一滴的滴在了两腿上。这座小山上除了这两座墓碑还伴着不少其他的坟头。

  男子也不知在这里跪了多久,身体一动也不动。这时,在他不远处的一个坟头上,一只瘦骨嶙峋的手伸了出来,速度很慢,渐渐地身体也从坟中慢慢没了出来。一个穿着白色寿衣的白发老太就这样站在了自己的坟前。

  老太的身躯已经有不少地方溃烂,还长满了蚯蚓和蛆虫,白色的眼球直勾勾地盯着跪在离她不远处的黑衣男子。

  一步一步极其缓慢地朝着黑衣男子走去,老太的腿上已经腐烂了很大一部分,连发黑的白骨都露在了外面,似乎已经不能支撑她的身躯了一般。

  跪在那里的黑衣男子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变化,双眼死死地盯着两个墓碑,泪水一滴一滴的从未停止过掉落。

  而穿着寿衣的老人已经走到了男子身后,顿时两个只有眼白的眼球中间长出了一个极其微小的瞳孔,盯着面前的男子。

  老太太的伸出两只惨白腐烂的双手,极地朝着男子的脖子而去。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男子的的勃颈处,居然一下子张开了三个嘴,来不及收手的老人两只手直接伸进了嘴巴里,被一下咬断。

  老人苍白的脸上,竟然有了一丝恐惧,正想要离开,但时间却如同定格了一般。那穿寿衣的老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然后身体慢慢化为了白色的粉末涌进了男子脖子上的嘴巴里。

  男子停止了哭泣站起身,脖子上的嘴巴也消失了。最后看了看,面前的两块墓碑后,轻轻地吻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

  金溪县育方中学初二3班教室时间向前拨动4个小时。

  “陈哥,明天星期五,下午去搞起哦?”反坐在椅子上的一个矮胖矮胖的男孩对着他对面的一个带着椭圆框眼睛的男子说道。

  陈哥本名张陈,育方中学初二3班的学生,14岁的张陈,身高还行,接近1米75,皮肤偏白,不过微微挺起的肚子和邋遢的发型让他周围的女孩子敬而远之。

  “谭肥,上次你妈妈才把你给抓,我们在吧里都听到你在外面杀猪一样的叫声,你这星期又皮痒咯?”张陈调侃道这谭胖子,全名谭耀光,名字貌似正派大气,但为人却是一个阴险邪恶的小胖子。

  “我老妈明天加班,老爸不管我,所以你完全不用为我的屁股担心哦”

  谭胖子也没有不乐意,继续兴奋地讲着,似乎还要站起来把屁股给张陈看看,连旁边的王班花加学霸都往边上摞了摞椅子。

  张陈看了看王班花那嫌弃的样子,虽然自己可能高攀不上,但是也不希望留下坏印象啊,只好叹了口气,谁叫自己摊上谭胖子这人了。

  “陈哥,二娃他我都通知好了,你看他都要憋不住了,已经进入冥想状态了”

  坐在两人左后方不远处的自然就是谭肥口中二娃了,一个清爽的小平头,外家一副大大的国字脸,大大的鼻子下面不是马上隔着嘴巴而是靠着一颗黑色大痣隔着。此时的二娃,两眼神的盯着前面,右手似乎还摸着一个空气鼠标,在那里缓缓地移动。

  二娃,原名胡大志,二娃这个称号连张陈和谭肥这两个死党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反正一进初中就有人叫,貌似小学就有了,大家也就跟着叫也没管那么多。

  张陈摇了摇头,却也忍不住暗笑两声。

  这时,张陈看见二娃一下子双目变得有神起来,手也开始拿起笔准备要写一些什么。张陈又看了看手上的电子表”18:25”。立刻知道了什么,转过身坐的比直,开始寻找自己桌子上的笔。

  “嘎吱”门打开了,清脆的高跟鞋声传遍教室,所有同学已经是标准的背挺直,左臂横在桌子上,右手在写点什么。就连那个谭胖子都在瞬间扭过肥胖的身躯,变成了伪学霸。唯有张陈还在课桌上寻找唯一的一根一元钱的中性笔,还不时在桌子下面找。

  “张陈!!”一声大喝,震得张陈身体坐的比直。

  张陈看着站在教室门口的穿着一双至少10厘米的黑色高跟鞋但总身高却刚好一米六,一头被烫的卷卷的中发,手持史诗神器”目标英语”。就知道自己完了。

  “我草!今天星期四,是班主任卢霸的晚自习啊。保佑保佑,千万别叫我留下了,就现在骂一顿,就现在骂一顿。”张陈心里犹如滔滔江水一般难以平息。

  “大家都在好好看书,就你还想给我装,刚才还没走到教室的时候听的有人吵闹,那我真的没办法了,为了不耽误大家晚读的时间,晚上下晚自习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哎,晚上又要晚半个小时回家了。这死女人,有老公不陪,偏偏要陪我,小心老公和别人跑了。”张陈立刻开始抱怨起来“张陈,你嘴里在嘀咕什么,还不给我读书”班主任恶狠狠地盯着张陈说道。

  “what’syourname?”“mynameishanmeimei”

  …………

  离9点也就是下晚自习还有2分钟,可以感觉到整个教室躁动不安的氛围,但是由于班主任的缘故,大家还是只有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这时,张陈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小腿,自然知道有人找他,便将右手放下去,拿上来时已经多了一张小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道“陈哥,晚上兄弟们就不陪你了,被卢霸这一叫至少都是半小时。明天下午还有正事,我和二娃就先回去了,陈哥,保重身体!”

  “呤~~~~~”张陈刚看完谭肥给的字条,晚自习结束的铃声便就响起了。连忙将手中的纸条揉搓一坨塞在抽屉里,然后抬头看着已经走到教室门口的猥琐谭肥和yy二娃的样子,只好摇摇头。再看看卢霸盯着自己的眼神,张陈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灰溜溜的跟着卢霸最后出了教室。

  半个小时的臭骂加半个小时的教育,硬是将时间拖到了10点。

  张陈自然是装作很受教育的样子与卢霸道了别,那卢霸看自己十分诚恳的样子,加上时间很晚了,居然提出需不需要送自己回家。张陈自然是一个劲地拒绝,自己出了教学楼。

  10点的育方中学,恐怕排除住校生和门卫就只剩张陈和班主任了,寂静的学校让张陈觉得有点害怕,取自行车的时候居然自言自语地说”这也太恐怖了吧,千万别给哥来个白衣服的女鬼啊,早知道少看点恐怖片了。”

  骑上自行车,张陈立即驶出了育方中学。

  “今天不用陪那两个烧货回家就走近路好了,回去晚了还要给爸妈解释哎。”张陈心里想到,于是改变了原来的行程,本来从大道中走的,改成了沿着金溪河回家。

  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自己自然加了踩车子的速度,骑了不到10分钟就到了一座小桥前。

  张陈突然心中一凝,减慢了车的速度,脑袋里浮现出来了一些信息“和谭肥和二娃一起之后,基本都半年没晚上过这桥。听班上人说半年前似乎有个女子在这里跳河自杀,下去救人的一个男子都跟着一起淹死了。怎么今天被卢霸这一洗脑,连这事都忘了。现在又不可能回头去了”张陈嘀咕道,慢慢地骑着车子。

  这桥名为金水桥,也是因河而得名。桥全长也就10来米,张陈慢慢地骑着车子,也到了桥中间。

  突然,神经高度紧张的张陈在余光扫过的地方,也就是对面桥栏杆的外面站在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子,因为桥上的路灯坏了,加上男子全身黑的穿着,若是张陈不是很仔细的话,根本发现不了。而且张陈心里一个震惊,竟然在这个时候停住了车。

  “我勒个妈呀!这男的难到是去救自杀女的那个啊,心有不甘,冤魂不散,要在这里托人下水啊?我勒个擦,停车干什么,还不走。”

  虽然脚在打颤,但是还是争气的踩动了自行车,迅速下了桥,骑了近100米,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张陈自然回头一看,依稀地看到那个黑色风衣男子依然站在那里。

  “等等,世上哪有什么鬼,说不定那家伙是真想不通想要投河自尽。要不要过去看看啊?”

  张陈的内心是真的纠结,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头。

  “算了,妈妈说过,救人一命什么什么葫芦的,再说这么晚回家也有个说法”

  张陈心想完便调了个头,慢慢地骑着车子到了桥上,这一路过来张陈原本稍微平息的心情又是紧张起来。本来时间就很晚了,左右可见范围一个人没有加上桥的传闻,和这个站在栏杆外一动不动的黑衣男子,张陈咽了咽喉咙,抄起一口标准普通话缓慢地对着男子说道。

  “先生,请问……”

  张陈刚说了四个字,那男子尽然动了起来,一下子转过头,吓出张陈一身冷汗。幸好转过身的男子面部没什么异样。

  男子大大的眼睛,浓浓的横眉,不高不矮地鼻子接着不大不小的最,菱角分明的脸。尽然还是个型男,而且年龄就可能30左右。

  男子盯着张陈之后,眉毛微微皱起。而此时张陈也不敢说话,被男子这样盯着,张陈背上竟然浸出了丝丝冷汗。

  “小家伙,你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男子盯着张陈看了半分钟,说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

  张陈见男子开口说话心中的恐惧也少了几分,于是开口说道“先生,我是想说这么晚你站在那里很危险的,有什么不好说的可以下来说啊。”

  “哈哈,什么不好说,真是个什么不好说,小伙子你还是赶紧回家吧,尽去一趟寺庙里。”

  男子又是说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张陈听了还以为此人是神经病呢,刚想说。却见男子双臂张开,纵身落入了金溪河中。

  “我勒个擦,还让我遇上一个疯子,你要跳也先把话说清楚啊,长得帅了不起啊”张陈一个劲地吐槽。接着摸出了一个微型若基亚准备先打个110,结果按了半天,手机依旧是黑屏。

  “啊~~~居然这时候没电了。算了,老子一年级就去学了游泳可不是白学的,救了这疯子说不定到时候中考还给我加50分呢,真是想想都来感啊。”张陈想完便脱了衣裤,站在桥栏杆外看了看河水,居然没有一丝水纹波动,不像是有人刚跳下去的样子。

  张陈没管那么多,纵身跳下,扑通一声落入水中。现在的季节是春天,河水的温度可能就16度,张陈一入水便是寒冷袭来,接着没有做准备运动的张陈的右脚便抽筋了。

  “咕噜咕噜~~”张陈已经没办法在水中控制平衡了。

  “妈蛋!来救别人,人没看到,自己都不行了。”张陈右腿像灌了铅一样,整个身体已经开始向下沉了。

  10秒,20秒,30秒……

  大股大股的水已经进入张陈的肺部了,渐渐地张陈的视野越来越暗,水进入肺部的撕裂疼痛感已经感觉不到了,黑暗降临。

  黑暗中,张陈看到那个自己要救的黑衣男子站在自己身前,现在的自己不能动,连话都说不了。面前的黑衣男子猛然的将右手戳进了自己的胸膛,鲜血四溅,却没有疼痛。然后张陈看到自己血淋淋还在跳动的心脏被男子握在手中。

  张陈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心脏,不敢相信面前发生的事情。随后,男子用左手插入自己的胸膛,挖出了一样东西,不是心脏,竟然是一颗黑色的圆形珠子。随后便将珠子放入张陈的胸腔里。

  …………

  “啊~~~~”张陈突然坐起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双手在身上摸了又摸,发现一点事都没有,而且连衣服裤子都没湿。

  “我勒个去,那黑衣男子肯定是鬼没得跑,但是却没有害我,是说我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呢”张陈心想完,便慢慢扶起车子,向家里驶去。

  而张陈却没有发现,现在的自己根本没用丝毫的害怕。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