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言情 > 《独家宠婚:军长大人太野蛮》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什么男人

第五章 什么男人

梦依旧 4364字 2018-11-09

  没作思考,冷爵抱起洛安然,走到门边,便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警察局的人听见这一声动静均吓了一跳,而就在这时候,冷爵打电话叫过来的那个人也来了。

  卓逸谦和警察局长一起进来,刚到缉查部便见冷爵抱着洛安然从房间里走出,而那些警察见到冷爵如此模样,纷纷警戒,就差拿枪指着冷爵了。

  “都给我干什么!胡闹!”警察局长一声吼,所有人便都转过了头来。

  卓逸谦皱眉,继而朝着冷爵走了过去,出声道:“事情已经解决了,你没事吧?”

  冷爵轻轻嗯了一声,低眸扫过被他抱在怀中洛安然,问,“你车子呢?”

  “停在外面。”

  “把钥匙给我。”

  卓逸谦也没问他要干什么,便把车钥匙给了他。

  冷爵接过钥匙,很快抱着洛安然离开,卓逸谦看着冷爵离开的背影,转头问警察局局长,“那十几个闹事的人呢?”

  ……

  将洛安然放到副驾驶的位置,冷爵启动车子,朝着医院开去,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为了她,他竟然一夜没睡,三十多年来无论发生多大的事,都要在凌晨以前必须睡觉的习惯,竟然因为她而打破了。

  冷爵的车开的很快,从警察局到医院他只用了十分钟,只有十分钟,他到了医院。

  整个医院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人声,冷爵将洛安然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抱下来,来到医院的急诊,毫不留情的又踹开了值班室的门。

  里头的医生见凌晨两点了,这个时候应该没有病人过来,刚躺下准备休息一会儿,却听砰的一声,他吓的整个人差点都跳了起来。

  见到冷爵,医生喘了两口气,道:“你不知道看病要敲门么?”

  冷爵没功夫和医生说废话,低着眼睛,“她发烧了。”

  片刻,病房里,医生看了看温度计,道:“还烧的挺厉害,今晚留在这里观察观察。”

  话落,医生将温度计收回,转而便出了病房。

  冷爵站在病房边,看着正躺在病房上安静输液的洛安然,眼底深了深。

  从来没有这么照顾过一个女人,看来等她醒过来,他得多向她索取些报酬才好。

  正想着,病房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冷爵道:“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卓逸谦,他的车装了定位仪,从警察局离开以后,他紧跟着便来到了这里。

  “那十几个闹事的人是孟家的大小姐吩咐做的,我比较好奇的是,孟家的大小姐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你是怎么和那些人搞在一起的,嗯?”卓逸谦一走进来,便对着冷爵开口道。

  冷爵脑中划过咖啡馆孟琳娜那张脸,道:“不是我和他们搞在一起,而是她和他们。”

  卓逸谦捕捉到了冷爵后半句话,“她和他们?”

  说完,卓逸谦的目光落到了躺在病房上的洛安然身上,“你指的‘她’,不会就是这个女人吧?”

  “很巧的是,就是这个女人。”冷爵答道。

  听到冷爵的话,卓逸谦不禁多看了洛安然两眼,怎么说,躺在病房上的这个女人长的很平凡,他搞不懂一向不近女色的冷爵怎么会因为这个女人大打出手,到最后还进了警察局。

  早上九点,洛安然从病房里醒来,脑袋有点晕晕乎乎的难受,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安然才反应过来这里似乎是医院?

  不对,她为什么为在医院里,明明昨晚她和冷爵被关在了警察局,然后……然后,敲了敲脑袋,后面的事情她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脑袋昏昏沉沉,安然感觉口干舌躁,下床刚想倒杯水喝,病房的门便被谁推开了。

  安然抬眼看去,一个面容精致的长发女孩从门口走了进来,看见来人,安然微微一愣。

  “阿年?”

  阿年走到病床边,满脸关切地道:“安然,你吓死我了,今天早上一个男人打电话给我,说你在医院,让我过来,你没事吧?”

  洛安然听到阿年的话,眼底划过疑惑的味道,说,“什么男人?什么电话?”

  “我也不知道什么男人,他是用你手机打给我的。”

  洛安然想了想,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发现手机没在兜里,又转头看了看,只见自己的手机正端端正正的放在病床边的柜子上,走过去,洛安然拿过手机,翻了翻通话信息,果然看见今天早晨七点有一条和阿年的通话记录。

  她没有给阿年打电话,难道……是冷爵?

  想到冷爵,她的脑海里便骤然浮现他那张棱角分明、冷漠沉峻的脸。

  回过神来,安然对阿年道:“对了,你上次跟我在电话是不是说要和我相亲的那个男人姓冷,我记忆力太差,一直以为那个男人姓卫来着,昨天差点闹出笑话。”

  “什么姓冷?”阿年疑惑道:“我有和你说过他姓冷么。”

  洛安然以为阿年在跟自己开玩笑,“好吧,我承认,我的记忆力真的很差,你就别吓我了。”

  阿年心中一警,睨着洛安然,蓦然想到什么,“你别告诉我,你认错了人?”

  看着阿年郑重的样子,安然脑子里轰然炸开来什么,身体一僵,她道:“阿年,你告诉我,和我相亲的那个男人到底叫什么?”

  “他姓卫——”阿年说,“叫卫国龙。”

  错了,全都错了,安然忽然觉得昨天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她认错了人,那个男人却没拆穿,甚至将错就错和她去酒吧。

  脊背一凉,认清事实的洛安然,莫名的感觉到后怕,他说他姓冷,他说他要和他订婚,直到现在,洛安然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在警察局她一再确定自己会不会反悔!

  他,有什么目的?

  颓然失神,洛安然退后几步然后的坐在了病床上,昨天她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你别吓我,安然,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阿年急切的问道。

  抓住阿年的袖子,安然道:“我认错了人,而且,还答应和他订婚……”

  “什么?”阿年觉得不可思议,“你疯了!”

  ……

  上午九点,洛安然办了出院手续和阿年一起离开了医院,两个人打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上,安洛有些不安道:“阿年,那个男人会不会再次找上我?”

  “你放心,他说不定只是耍着你玩,再者你以为订婚随随便便就能订的么,你不过和他见了一面,才认识一天,闪婚也没这么快的,更何况,你只是给了他口头承诺,又没必要像履行契约那样答应了就要嫁给他。”

  “可是……”

  “没什么可是!”阿年打断她的话,“明天我让二姨再帮你把那个姓卫的约出来,看看他有没有时间,你们再见一面。”

  轻轻的点了点头,洛安然压下心中的情绪,决定不再多想。

  车子停在阿年家的别墅前,阿年和她道了别,小心翼翼的摸进了别墅。

  这次阿年是偷偷跑出来的,她的家人不准她和安然有过多的来往,原因是怕安然这个穷人家的孩子教坏了她。

  安然目送着阿年离开,眼眸淡了淡,让司机开车去富园小区。

  车子很快到了小区门口,安然刚把钱付给了司机,一转头却看到了傅良辰。

  他站在小区的门口,侧脸逆光、身材颀长,双手插在休闲裤的口袋里,似乎在等人。

  看见他,安然的眼底闪了闪,正要移开目光,他却发现了她。

  下一秒,傅良辰迈着长步便朝她走了过来,在她的面前站定,淡淡道:“我等了你接近一个小时,你终于回来了。”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安然问道。

  “想找便自然就找到了,有什么问题么?”傅良辰反问。

  安然盯着他的清俊的轮廓,某一瞬间她以为他和她还没有分手,可是,那不过只是她的错觉罢了。

  “你的现女友不希望我们见面,如果你没什么重要事情的话,那我先上去了。”

  安然话落便要越过他上楼,然而就在她脚步跨过他身侧的那一刻,傅良辰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蛮横地拖着她往前走去。

  “傅良辰,你弄疼我了。”安然试图甩开他。

  男人的力气很大,根本不是她能甩开的,拖着她走到一辆车前,傅良辰一手打开车门,一手对着她不耐烦道:“上车。”

  “不上!”她不是个没脾气的人,以前在他面前乖乖女做够了,现在她已经和他没关系了,她没有必要再事事按照他的想法来。

  “长本事了么?”傅良辰轻笑一声,“好,很好。”

  话落,不管洛安然愿不愿意,傅良辰直接将她扔进了车里,然后启动车子,带着她离开了这片小区。

  安然没来得及系安全带,傅良辰车子又开的极快,她的身体晃来晃去,差点撞上面前的挡风玻璃。

  “傅良辰,你不要命我还要,放我下去,我没时间陪你玩。”洛安然转头盯着他,语气微重。

  听到洛安然的话,傅良辰的猛然踩下了刹车,刺啦一声,车子的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发出一道尖锐的声音。

  傅良辰在洛安然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靠了过来,“洛安然,看来琳娜说的没错,你以前在我面前都是装的,一个人怎么会没有脾气,她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而你,恰恰是最能装的那一个。”

  洛安然尽量的和他保持距离,“你说什么都好,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你真的很善变呢,洛安然。”傅良辰说话时的气息喷薄在洛安然的脸上,他一字一顿讽刺道:“难道你忘了,你之前还跑来傅家别墅求我,让我借钱给你。”

  他的语气带着尖锐,针似的扎进她的心里,她忽然想起昨天咖啡馆孟琳娜和自己说的话,那个时候孟琳娜的表情和他现在一模一样。

  “所以,那是我最后一次去找你,希望这也是你最后一次来找我,还有,如果你非要把那些令人难堪的事情当作把柄一样,一次次说出来戳人痛处的话,那么我会讨厌你,尽管我知道你不在乎。”

  这还是他当初认识的那个安静不多话的洛安然么?

  傅良辰盯着洛安然,他道:“我的确不在乎,既然你当初做了,就不要怕被人提起,洛安然,你在心虚。”

  安然淡淡开口,“傅公子从哪里觉得我心虚,借钱的确不光彩,然而我没偷没抢,更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对你有什么可心虚的?”

  不叫傅良辰,改口傅公子,看来她是真的打算和自己撇清关系了,不过……她以为惹了他就能那么容易抽身么?

  沉默良久,他的眸子细细打量着她,“洛安然,我今天找你不想跟你多说废话,昨天琳娜在咖啡馆受了伤,说是你做的,后来她去酒吧找你,警察却来了,现在琳娜被带去了警局,说她故意唆使手下伤人、挑事。”

  “警察局不肯放人,无论孟家或傅家的人出面都没有用,我查过了,酒吧出事的时候,有个男人在你身边,那个男人似乎来头不小,我需要你出面和那个男人交涉,让警察局放人。”

  傅良辰面无表情的说完这些,仿佛她是他的下属,他以一个上司的身份在命令她。

  孟琳娜出事了,他却来找她,他看不到她满身的狼狈和虚弱,张口就让她去求别的男人,让她帮那个接二连三羞辱她,迫害她的女人!他是太高看她,还是以为她无所不能?

  “我想,你弄错了,孟家和傅家都不能办到的事情,我又凭什么能办到,傅公子,如果你今天找我是为这件事情的话,那么抱歉,我办不到。”

  “洛安然,你在拒绝我?”

  “我想你要弄清楚,第一,昨天孟琳娜受伤是她自已的原因,怪不了别人,第二,她在酒吧让十几人往我身上泼水,撕开我的衣服,就算我真的能让警察局放人,可凭她对我做的这些,既往不咎、不计前嫌,抱歉,我做不到。”

  闻话,傅良辰的划过暗色,洛安然说的这些他都不知道,是孟琳娜在说谎,还是她在说谎?

  思绪收回,傅良辰低沉道:“那么,三万块,你去那个男人,让警察局放人,嗯?”

  洛安然忽然笑了,“我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那天去傅家别墅找你借钱,我是需要钱,我的自尊,你三万块买不起。”

  “拿着你的钱,去找你的孟小姐吧,她那么爱你,一天看不见你,会着急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