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都市 > 《妖兵入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被退伍

第五章 被退伍

点点青迟 2335字 2019-03-14

  “陆防部通讯处2队队长吕巍见过连长!”吕巍敬礼。

  被队长无情丢在地上的小队员连忙爬起来:“陆防部通讯处2队赵磊见过连长!”

  连长回礼,放下:“赵磊归队!”

  “……是!”憋着没解决的生理问题回到队伍,赵磊一脸苦逼。

  “你来的正好,我这里有一份刚刚从上级递交下来的文书,由你亲启,你跟我过来拿。”连长总体对吕巍比较欣赏,看到他脸色好了很多,走了两步回头,表情又回到嫌弃模样。

  草坪上站着三排身穿军装,顶着花红柳绿青紫一片猪脸的通讯兵,他恨铁不成钢:“你们就差在脑袋上冒两缕傻气了!一个个给我站好,这么大了还打群架,简直丢人!回来我要发现有一个敢姿势不正确,今晚全连的内裤都给他洗!”

  站着的所有人心里一凛,这已经从普通斗殴上升到军事最高级别战斗了,一个个就怕这“好事”落到自己头上。

  其中第二排有一个小个子眼含泪包,冷汗流的跟不要钱似的。赵磊忍住一阵阵的尿意,憋得快翻白眼,内心崩溃:队长你快回来救我——

  吕巍现在可没闲工夫管别人了,他自己都稻草人救火自顾不暇。

  难以想象当兵当得好好的,突然收到退伍通知书的心情,就像哪天走在大街上突然被一架飞机砸中,他整个人都是懵的。事情来得莫名其妙,果然他的预感成真了……

  连长比他还要吃惊,抄起电话就要打到上级确认,这军方文书正常情况下不会有假,但也不定出现几个不怕死的敢老虎头上拔毛。

  吕巍仔细看了一遍,对着右下角盖的公章沉默:“连长别打了。”

  “怎么了?”

  “你看。”吕巍手指着印章:少将吕建国

  “……”这种事应该是私事吧……外人还是少参合,连长发了会呆,呐呐得拍了拍吕巍的肩膀:“有什么事要多和家人沟通比较好,咳,我去看看外面的那帮兔崽子……”

  吕巍被爷爷一系列招数弄的措手不及,回到宿舍深思了一晚,觉得这种逼他就范的办法与其说是他爷爷或者他的军事团想出的主意,还不如直接说是那个人——他的父亲吕书城,这是他惯用的手段。

  他的爷爷吕建国少年戎马,赫赫一生,虽然现在功名加身,却也为此付出了承重的代价,老爷子一生光明磊落,最喜欢的还是武力镇压。

  在吕巍父亲之上还有四个哥哥,曾经都是少年成名,一方战神,却没想到都没活到最后,令人惋惜。反而他父亲这个最不喜欢当兵的,在被他爷爷逼着当了多年兵后,终于成功解脱,撒手做了个省教育厅厅长,不说他父亲本身就是个喜欢深谋远虑的性格,就看他坐厅长椅子坐得稳如泰山,就可见手段不俗.....

  H省教育厅办公室,吕书城正在审阅各大高校校长递交的年终考核信息,站在一旁的陈秘书在吕书城每看到一个学校,就背出这个学校的校长背景,建立年份,近来发展状况。

  “叮铃铃~叮铃铃~”

  吕书城充耳不闻,继续读阅手上的报告。

  陈秘书停下来,看厅长不动弹,走过去准备替他接电话。

  伸手的时候,吕书城终于开口:“看看区号。”

  陈秘书低头一看,乖乖,三个8,除了吕大公子还有谁?

  “是您儿子。”他站在一边,看电话打的急,准备随时接。

  吕书城抬了抬头,捏捏鼻梁:“终于想明白过来了......不理他,过来继续。”

  “是!”厅长的命令最大,陈秘书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两分钟后,座机刚安静下来,吕书城的私人电话响了,他嫌吵得慌,直接把电板一抠,瞬间安静......

  “明湖大学,校长魏国平,农民出身,四十年前下海捞了一把,生意越做越大,二十年前在w市建立......”

  “嗡......嗡......”陈秘书的话被打断,尴尬的看厅长,他掏出手机,果然又是这个小祖宗打的,他也是从心里佩服吕巍,不说那些似真似假的传言,就单单前年去厅长家拜年,偶尔瞥见他整治恶奴的气度就知道,此子并非池中之物,他见过的所有公子哥加在一块,还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对手。

  “也...也抠了吗?”他咽咽唾沫,小的不好惹,这老的更可怕不是吗?

  “抠了抠了,不嫌吵吗?有话不能回来说?打电话说没用。”吕书城手指叩着桌面,一脸不耐烦,也不知是在暗示他,还是说给不在现场的的吕大少爷听的。

  至于为什么不接电话这种问题,跟了厅长这么多年他也算摸清他的脾性,如果他想告诉你,你就是不想知道他也要逼你听,听完还得把命拴在裤腰带上;而如果他不想告诉你,对方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搭理你。

  吕巍连打三个电话,收到的反应更加印证了他心中的想法。他心中无奈,面对敌人或者敌军,他可以使出各种招数,偏偏对待家人他就束手束脚。

  通知书上的离开时间就定在明天中午,军令如山,一分钟都不允许多待,吕巍此时极少的出现了一筹莫展的心情。

  半个小时后,手机收到一条来自陈秘书的短信:厅长说有话回来说,他不接受打电话。

  陈秘书躲在厕所冒着生命危险讨好吕巍,然后大大方方的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厅长在他进来的时候看他的眼神意味深长......

  背着行李站在大院门口,吕巍有些憋屈,绿皮卡被收走了,其他队员正在训练,也没人来送他,他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错觉。

  平时一天到晚跟在他屁股后头的小六子这会正哭着喊着抱教官大腿,求他让他们送队长一程,被黑脸教官无情驳回。

  连长也没来,因为军区领导开会抽不开身。

  “哎呦~你说少将怎么忍得下心呢,自家孙子这么大好前途,说断就断了~吕巍啊,在外面好好干,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叔叔,虽说我也帮不了什么忙,但你在通讯站这么些年,叔叔一直在心里把你当我自己的孩子看待……”说话的是通讯站副连长,和连长正直负责的作风相反,这人活脱脱就是个狗腿子墙头草,最会见风使舵,还总把自己当长辈。想当初他刚来这的时候还被他“好好照顾”了一些日子,后来知道他身份恨不得每天跑过来给他问安请安。

  此时两人隔着一扇大铁门,吕巍在外,这货在里,他眼里闪过的讽刺没能逃出吕巍的眼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