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何曾恋我空欢喜

何曾恋我空欢喜

喜花 著

完本免费

  何曾恋我空欢喜是最近很火爆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莫沉林语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莫沉林语之间非常虐心的爱情婚姻生活。脑中除了莫沉的名字,别无其他。因为她的存在惹沈流年难过了?所以要用她的命去逗沈流年开心吗?
  闭上眼,跟着我的节奏来。
  低沉悦耳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声音,慢慢的窜入了女人的耳中。
  那声音是致命的蛊惑,让深陷柔软的大床的她眼角情不自禁染上了情语,被滚烫的人儿压得服服帖帖。
  氤氲昏暗的房间里,床尾摇摆,一下跟着一下,粗重的呼吸声似是配乐,奏出了此起彼伏的乐章。
  一夜荒唐,林语睁开眼,耳边是那个男人沉稳的呼吸声。
  林语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红痕遍布,心中愈发甜蜜。

6万字更新:2018/02/05

在线阅读

  何曾恋我空欢喜是最近很火爆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莫沉林语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莫沉林语之间非常虐心的爱情婚姻生活。脑中除了莫沉的名字,别无其他。因为她的存在惹沈流年难过了?所以要用她的命去逗沈流年开心吗?

何曾恋我空欢喜莫沉林语

免费阅读

  莫沉的心里真的没有一点儿属于她的位置。

  林语的心猛然坠入了深海,连挣扎都懒得做了。

  审讯室内,昏黄的光扫射着空气中弥漫的悬浮颗粒物,气氛瞬间陷入了冷寂,灰尘好似堵住了咽喉,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那一双闪闪发亮的眸子在这个时候慢慢消沉了下去,整个人显得精疲力尽,似是已经破碎的被人丢弃了的娃娃,可怜无助,毫无生气。

  “好,我明白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不会给你添麻烦,让你尽快完成任务。”

  秦聪拧起了眉宇。

  一刻钟后,重新开庭。

  林语全招了。

  “是我偷的,赃物被我卖掉了。”

  林语的供词漏洞百出,但凡是个人都能听出其中有问题,可就是这样的情况下,案子就这么结束了。

  没有人去追究莫家到底丢了什么东西,也没人去追求丢的东西被卖到了哪里,卖的钱又去了哪里。

  结果是林语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

  理由是所涉金额巨大,可这个巨大金额到底有多大,谁也说不上来。

  五年,对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无疑是最美好的时光,而这五年,她将会在监狱里渡过……

  女囚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过,最脏最累的活儿都是由她这个新人来做。

  她原本就是平静如水的人,有什么委屈只会往肚子里咽,如今白嫩的肌肤全被青紫代替。

  直到她被群殴到不能动弹,缩躲在一旁时,为首的女囚问:“这个女人到底是得罪了谁,非得让我们死命了整她,看她弱不禁风的,被整死了怎么办,你们都小心点儿,别玩出了人命。”

  “那个小**呀,说是当小三的,金主未婚妻不高兴了,给弄了进来,说是希望给弄死。”

  “弄死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我还有两年就出去了,等两年我出去了,你们再去弄死她。”

  林语听到了,她以为自己被人欺负纯属那些人品质太坏,但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是有人希望自己死!

  那个人是谁?

  林语得知怀孕后,在医生面前跪了足有半日,他希望医生能保密。医生被她磨得不耐烦,敷衍答应。但是这个消息还是第一时间传到了沈流年的耳中。秦聪对沈流年道:“莫总是不会允许在外有私生子的,林语这次是完了,沈小姐大可放心。”

  沈流年冷眸微张,漂亮的脸蛋上眉头轻蹙,“你没看出来吗?莫沉对那个女人并不一般。”当沈流年在莫沉面前提起林语时,莫沉警告她不要去找林语的麻烦,那一夜,如果不是莫沉父亲跟在她身边,莫沉也不会对林语下那么狠的手。沈流年很清楚,莫沉那样做其实是在保护林语。如果那个时候莫沉维护林语,林语怕是当晚就死了,那里还能有命留着进监狱!“可就算是林语死了,莫沉的身边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林语,我哪能一个一个的去清理”沈流年抿了抿唇,对秦聪道,“下午我召开记者会,宣布我怀孕,暂退律师界,希望莫沉到时候给我一个交代。”秦聪一惊,“怀孕?”……

  “国内第一女律师沈流年已确认怀孕,将于莫氏总裁莫沉近期完婚”。偌大的新闻标题出现在电视上,引起的关注巨大。这条新闻在两个小时内的访问量过亿。有人预计,沈流年与莫沉完婚之后,两家的股值会有大幅度的提升,股市一片高亮。这两人的婚讯播了一个月的时间,从婚礼地址,婚宴排场到宴请宾客等等,无一不清清楚楚展现在大众面前。婚礼当晚,各大媒体均争相报道,抢占第二天的头版头条。新闻频道,几乎都是莫沉沈流年的婚礼直播间。监狱里,所有人都聚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而林语却因为怀孕倍受特殊照顾,被人排挤到昏暗潮湿的角落。她望着电视机,嘴角下弯,露出了一丝苦笑,一双冻得通红的手覆在小腹上,嘴角喃呢。“既然决定结婚了,他们应该是和好了,她也不会因为我不高兴了吧……”压在心头上的石头因为这条新闻稍稍轻了些,可喉咙却似被人掖住了,让她觉得喘不过气!五年前的时光仿若还在眼前,可如今……那个人成为了别人的丈夫。……

  八个月后,进入酷暑。荒郊野外之地,是一片蝉鸣,西西窜窜的叫声让人心烦意乱。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从监狱走了出来。黑色的发披散在肩头,衬得她脸色尤为苍白,纤细的身板与隆起的肚子更显得格格不入。原本判了五年的她,也不知何缘由被释放了。林语深深吸了一口气,软布噢屋里的身体强撑着脚步往前走动,满布汗渍的头未抬

  只小心翼翼的看着路。她如今怀孕八个月,再有一段时间将临盆,医生说她血压血糖低,要注意饮食和休息,千万不能劳累,监狱离市区还有相当远的距离,她在门口等待着出租车,火辣辣的太阳似是要将她烤化了一般,难耐的很,送她出来的预警好心提醒到:“这段路不会有车的,找个熟人来接你回去,挺着大肚子别中暑了。”她来这座城市一年,手机里只留了柯岩和秦聪的号码。秦聪的号码是万万打不得的,思来想去,林语终是拨通了柯岩的手机号码。他在监狱里,柯岩来看过她一次,不过那一次,柯岩脸上写满了失望。林语辣红着脸,细细听着电话里的声响。电话响了好几声,林语以为对方不会接的时候,柯岩的声音从其中传了出来。“小语?”林语顿了顿,很不好意思的开了口:“对不起,我……我不是诚心打扰,只是,只是我出狱了,这里没有车,我又……”她结结巴巴的说到这里,满脸难为情。柯岩半晌没有反应,她心头的羞涩肆意的铺张开来,一股血冲到了脑门,怕听到拒绝,立即给自己找了台阶下,“对不起,这里还是有车的,你忙,我先挂了……”“小语,你等会儿,我马上到。”柯岩温温和和的声音窜到耳中,在嘟嘟嘟的忙音一阵后,林语反应过来。

  在得知林语怀孕后,柯岩将自己心头的那些个想念埋进了深坑,并听从父母的安排相亲交了一个女朋友。女朋友漂亮大方,学历与自己相符,两人很谈得来,半年的相处也已经订婚,不出意外不久后就会结婚。知识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今日接到林语的电话,他才发现,他对相亲对象的女孩儿少了心跳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在面对林语的时候才有。他明白,自己还是放不下她。可他知道,自己的父母绝对不会接受林语,蛮强的纠结和困惑下,他一路猛踩油门,来到了目的地。林语蹲坐在树荫下,一手扇着风,一手覆着肚子。她穿着宽松的孕妇裙,一截儿暖玉般你的小腿露在外面,白嫩的肌肤给柯岩带来一阵凉意。柯岩只关注了林语,丝毫没注意到在不远处停着的卡宴。

  柯岩下车,径直走向了她,温温的唤了一声小语。林语连忙站起来,脸上突显一阵局促,“你、你来了……”柯岩抿了抿唇:“很抱歉,来晚了。”林语摇头摆手,“没有,没有,已经很快了,很抱歉来麻烦你,只是我在这边没有别的朋友……”“你瘦了。”林语骤然愣住。柯岩拧着眉 ,他以为能够很好的处理与林语的关系,但见到她那憔悴的模样,还是忍不住的心疼。“我……”她微红着脸低头,眼中是难以掩饰的窘迫,“我很好,在里面,在里面,室友对我很好,狱警对我也很好。”但她手腕上的痕迹,却全入了柯岩的眼。他知道,她过的并不好,否则……又怎么会伤害自己……蓦地,柯岩向她靠近了一步,竟是将她拦在了怀里。林语愣着原地,瞪大了一双眼睛。“对不起,我不该在你最需要我帮助的时候离开,原谅我好吗?”她以为柯岩有些讨厌她的,但现状好像不是。“柯岩……”就在林语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个黑影猛地冲了上来,将柯岩一拳挥倒在地。离开柯岩,她竟落到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下。她怔怔的抬起头,入目的是那人坚毅的下颚,,俊朗的眉眼,以及梦中无时不牵挂念着的味道。“你谁呀?”柯岩嘴角挂着血渍,利落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言辞中没了方才的好脾气。莫沉紧蹙着眉头,下巴微仰着,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