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

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

千苒君笑 著

连载中免费

  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是一部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千苒君笑,小说的主要人物有叶宋、苏宸,讲述了叶宋莫名其妙的穿越成为一名王妃,看她如何斗小三,逛妓院,撩美男,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付出代价……
  宁王府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煞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宁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全城热议想当初宁王娶宁王妃的时候排场真只能用‘简便’二字形容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行在队伍前面的一匹骏马上宁王一身大红喜服身姿绰约俊朗不凡往日的冰山脸也被今日的喜庆所融化......

5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7/31

在线阅读

  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是一部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千苒君笑,小说的主要人物有叶宋、苏宸,讲述了叶宋莫名其妙的穿越成为一名王妃,看她如何斗小三,逛妓院,撩美男,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付出代价……

免费阅读

  宁王府。

  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煞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宁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

  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

  全城热议,想当初宁王娶宁王妃的时候,排场真只能用‘简便’二字形容,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

  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

  行在队伍前面的一匹骏马上,宁王一身大红喜服身姿绰约俊朗不凡,往日的冰山脸也被今日的喜庆所融化,溢满了柔情。那俊朗的眉眼之间,掩藏不住幸福的笑意,骨节分明的手勒着马绳,马蹄一步步优雅稳重地朝王府去。

  到了王府,他亲自走过来,撩起喜轿的帘子,温柔地把新娘子牵起,进了王府大门。鞭炮声,锣鼓声,热闹非凡。

  “吉时到!”

  新郎新娘站在大堂上,好一对儿天造地设的妙人儿!

  然,不等众人喝彩,一拜天地还没能拜下,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大堂瞬时安静了下来。内堂里,缓缓走出一个女子,女子一身红裳,绝美的小脸上了素淡的妆容,更显倾城之貌。只是她脸色仍旧有些苍白,走起路来不甚稳当,幸得丫鬟搀扶着才能一路走来前堂。

  宁王妃,叶宋。

  宁王顺着宾客的眼光转身过来,瞧见了她,原本疏朗的笑意霎时消散,转瞬冰冷如寒冰。

  叶宋不卑不亢地走上主位,坐了下来。

  宁王抿着唇,冷冷道:“不是身子不舒服病着么,不好好在后院养着怎么到这里来了?”

  叶宋端起一盏茶呡了一口,眼中浸开淡淡的笑意,道:“王爷今日大喜,臣妾就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得爬起来恭贺王爷。北夏有规矩,夫君纳妾,若是得不到正室的祝福,是不会幸福的。因而,臣妾为王爷主婚来了。”

  宾客哗然。来的宾客大多都是在朝为官的,但凡有点八卦的人都知道,宁王妃叶宋在王府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心,且又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拿捏,对宁王用情至深百依百顺,没想到今日宁王大婚她居然主动出来了。

  宁王脸色沉了下来,定定地盯着主位上的叶宋,似乎想要透过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穿她的心,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既然如此,便有劳了。”只要叶宋敢耍什么花样,他保证她会死得很惨。

  叶宋笑了笑,支着下巴,努努嘴又道:“北夏还有个规矩,妾室进门,王爷也得坐在上头。”

  宁王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牵着新妾的手道:“不用了,本王陪南氏一起。开始拜堂吧。”

  新妾姓南,单名一个枢字。

  南枢。

  “也好。”叶宋道。

  在喜婆的吆喝下,那一双人幸福地拜了天地。除了彼此,其余的都是局外人。

  敬茶的时候,喜婆端来一盏热茶递给南枢,南枢向王妃敬上,柔柔道:“姐姐喝茶。”

  叶宋伸手来接,正好头晕脑胀久了她觉得口干舌燥,笑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妹妹一定要好好服侍王爷才是。”

  “妹妹记住了。”

  只是,两手相碰时,忽然一声低呼,那盏热茶也不知是谁没有接稳,往一边斜翻,滚热的茶水倾洒了出来,烫了叶宋的手背也湿了南枢的嫁裳。

  宁王赶紧握过南枢的手,紧张的问道:“怎样,有没有被烫到?”

  南枢摇头,泣声道:“是妾身不小心,惊扰了姐姐。”

  宁王用要吃人的冷眸逼视着叶宋,用只有两人才听得清的声音一字一顿道:“叶宋,不要以为本王不敢动你。”

  那样冷酷绝情的面容,那样冰冷的眼神,分明是在看着自己的仇人。

  叶宋也不恼,笑眯眯地看着垂头的南枢,道:“不好意思,是姐姐手没有端稳,应是姐姐给妹妹赔罪。沛青,再上一杯茶来。”

  身旁丫鬟忙递上一杯茶,让南枢重新敬茶。沛青死死咬着嘴唇,垂着眼帘,把一切愤怒不甘的情绪都隐藏在了眼底。

  敬茶结束以后,南枢被送去了洞房。

  宁王立刻道:“来人,王妃身子不适,把王妃扶下去歇息。”

  叶宋领着沛青云淡风轻地转身,声音里有了一丝慵懒:“不必了,臣妾自己走回去就可,多谢王爷关怀。噢对了,”走了几步复又回头,对宁王含笑眨眨眼,“好歹是你结婚,别忘记让人送一桌酒菜来我院子里,我也好高兴高兴。”

  说罢扬长而去。

  那抹红色丽影,恍惚间竟比嫁衣的颜色还要艳烈几分。明明柔弱的身骨,却挺的笔直。

  宁王手握成拳,死女人竟敢在他大婚上来捣乱。

  回去的路上,沛青抚着叶宋手背上的红痕又是心疼又是义愤填膺:“小姐,奴婢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那个南氏故意翻了茶杯!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叶宋睨她一眼,似笑非笑:“说出来有人信么?”

  “可恶!”

  叶宋捏了捏沛青头上的发髻,道:“我都不急你急个毛线,一想起苏宸那憋屈的脸我心里头就畅快,走,回去喝酒。”

  沛青被叶宋勾肩搭背地推搡着往前走,偷偷瞧了她一眼,嗫喏:“小姐……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