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小子大任

小子大任

李幼谦 著

连载中免费

  小子大任是由作者李幼谦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玄幻小说,小说小子大任全文讲述了主角袁小子出生那天,他父亲并不知道妻子当天要临产,依旧上山去打柴,只是急着赶回家,不慎从山上摔下来,给他起个名便去世了,母亲五年后也过世了,看他会如何在这里成长……
  四方镇是个古怪的地方周围都是环形山山头差不多高圆溜溜的就像是粗粗的盆沿一样盆底最中间的地方就是个不大不小的镇子地形四四方方的除了最东边的房子高一些其余都一般高矮房屋和街道排列得没有章法人们进去就像入了迷宫一般方圆百里多以种田为生要有交换的农产品要购买东西都要等到每月逢五赶集环形山上下的人都来四方镇把本来不宽敞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又是一个月的十五在大家......

15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08

在线阅读

  小子大任是由作者李幼谦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玄幻小说,小说小子大任全文讲述了主角袁小子出生那天,他父亲并不知道妻子当天要临产,依旧上山去打柴,只是急着赶回家,不慎从山上摔下来,给他起个名便去世了,母亲五年后也过世了,看他会如何在这里成长……

免费阅读

  说他可怜,因为他的生日就是他父亲的忌日。

  袁小子出生那天,他父亲并不知道妻子当天要临产,依旧上山去打柴,只是急着赶回家,不慎从山上摔下来,被发现他的邻居背回家来的时候,妻子刚刚生产,见丈夫像个血人似的,惊恐下地,把他扶到床上去,问他怎么搞的?

  丈夫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却上气不接下气地问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见丈夫快不行了,得赶紧回答他呀,妻子忍住悲痛,把孩子抱给他看,说自己生的是个儿子,要丈夫赶紧给他取个名字。

  “袁……小子……”死神来得太快,当父亲的只来得及吐出这几个字,就永远闭上了眼睛。从此,他的儿子就叫袁小子了。

  母亲含辛茹苦抚养一对儿女,操劳过度,小子五岁那年母亲也撒手西去,他只有和大他三岁的姐姐相依为命。

  长姐为娘,如果父母早逝更是如此!姐姐把他拉扯大,他也像依恋母亲一样依恋她。

  姐姐对弟弟没话说,好吃好穿的都给他,但也填不满他的肚子,几乎天天都饿得哭。

  眼看十岁了,穷人的孩子要早自立,荒年饿不死手艺人,不能让他一辈子困在父母留下的几亩薄田上,还是要学点什么吧。虽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可是打铁太累,缝纫太苦,当木匠这一家进哪一家出,当瓦匠更是日晒雨淋……让他干什么好呢?

  一天弟弟砍柴回来,摘到两个桃子,舍不得吃拿回来给姐姐。姐姐看他的喉结不地停动,知道他馋得要命,就说怕酸,让他自己吃。拳头大的桃子,他两口就吃了一个,最后还把桃核都嚼了。

  本来留着晚饭两人吃的,担心弟弟砍柴累了,姐姐就说自己吃过了。弟弟三口两口就把两个人的饭吃光了。看着他小身子骨上一颗大脑袋,风扫残云一般,最后把桌子上的几颗饭放进嘴里,把菜汤倒进嘴里,还把菜碗舔了一遍。姐姐的眼睛涩涩的,知道家里太穷太苦,没有好东西给弟弟吃,突发奇想:不如让他学厨师去吧,起码能吃得饱。

  环形山下就是四方镇,离家只有五十里,带着他投奔镇上饭店。看见他像饿狼一样绿幽幽的眼睛与瘦骨伶仃的身子,家家饭店都不收。四季春的老板说看样子就是个吃货,一个劲儿地赶他走。闻着里面飘来的饭菜香味儿,袁小子哪里迈得动腿?干脆坐在门口嚎啕大哭,当家的鲁大厨动了恻隐之心,拿出几块锅巴打发他们回去,说等他个子长高了再来。

  锅巴黄亮亮的,香喷喷的,袁小子不为所动,跪在地下,哭着说:“师傅啊,留下我吧,我不能只吃一餐啊。”

  姐姐在一旁也帮着求情,说弟弟是因为缺吃少穿的才不长个子,但是诚实,勤快,除了喜欢哭,没什么缺点,只要收留他,一定专心学厨,老老实实干活。尽管老板不乐意,但是鲁大厨可怜姐弟两个,还是收袁小子当了徒弟。老板事先就告诫他,饭店里人多事情杂规矩也不小,三年满师以后才能回家。

  “那么长时间不能回家呀?”刚刚笑出两个酒窝的小子嘴一扁又哭起来了。

  姐姐连忙拍着肩膀哄他:“小子别哭,你回家干嘛呢?种田又种不动,饭也吃不饱。”

  “我想姐姐呀!”

  “嗨,你不能回去看我,我来看你呀!”姐姐不但答应了,还真是雷打不动,风雨无阻,每个月的逢五的赶集日都来看他。

  这个月不知道怎么了,初五没有来,小子楼上楼下地跑。这都十五了,日上三竿,赶集的人把四方镇都快挤爆,还是没见到姐姐的影子。他在门口看不到,就到十字街头,看能不能遇到附近的邻居,问姐姐到底为什么没来?

  问了几个村里人,大家都说不知道。因为袁家住在环形山最东头,他姐姐深居简出,平日里与人不交往,同村的人也不了解他家的情况。

  姐姐不会不来看他的,莫非在家里生病了?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小子就站在十字路口张望,不知道姐姐要从哪个方向来,也便于逮熟人问问。

  转了好多圈子,望酸了脖子,连姐姐的影子都没看见。他担心害怕了,嘴里喊着姐姐——姐姐——眼睛哗啦啦地淌着泪水,在十字街头哭成一个泪人。

  四乡八邻的人见他都觉得可怜,从小就父母双亡,姐姐再要找不到了,在这世上他就是孤家寡人了。一个个都躲着他走,不忍看他痛苦的模样,没办法回答他的询问,也留个空地儿让他好找人。

  哭着哭着,朦胧的眼睛看见东边来了一对中年夫妻,一个挑着稻谷,一个挑着蔬菜,这不是隔壁邻居庄大伯和他妻子吗?

  看到街中心哭着的孩子,庄大伯停住了脚步,说:“袁小子,不好意思啊,你姐姐出远门去了,让我们捎个信来的,可最近地里忙,到现在才来。”

  问到哪儿去了?庄家的人就说,袁小姐没有告诉他,慢慢等就是了。夫妻俩说完就去忙自己的去了。

  半个月都没回来,别发生什么意外吧?他蹲在地上,哭得更伤心了。

  “袁小子——袁小子——你家伙跑哪去了?”

  雷鸣一样粗大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知道,是师傅鲁大厨来了,要他回去炒菜。

  袁小子有几分委屈,说已经向饭店老板告假了。鲁大厨说请假也不行,也是老板让他回去的,镇长来吃饭,点名要他做爆羊肝。别的大厨不是不能炒,就是没他炒得嫩滑。

  他就说今天姐姐要来了,要在这里等着。

  鲁大厨骂他没出息:“这么大个人了,还像离不开娘的奶孩子一样,要是姐姐出嫁了,难不成还跟着姐姐去吗?”

  说完拧着他的耳朵就往回拉。小子被扯疼了,更哭得惊天动地。刚走几步,后面就传来了救命的声音——是姐姐细碎的脚步和轻声的呼唤:“鲁师傅,慢点慢点,小子,我来了……”

  “姐姐来喽——”听到亲切的呼唤,鲁大厨还没来得及放手,他就挣脱开来,满面笑容扑到姐姐的怀里。

  满街看热闹的人都笑起来了:这小子失心疯了,抱着一个小伙子喊姐姐。

  小子这才发现,姐姐是男人打扮,身上还背个大包袱,风尘仆仆的样子。

  “谁说她是个小伙子?”他一把摘去姐姐的头巾,乌泱泱的一头秀发披散下来,姑娘俊着呢。

  姐姐袁秀梅赶紧拉弟弟走到边上,向鲁大厨鞠躬敬礼:“对不起,耽误你们做生意了。”

  大厨虽然外表凶猛,但是心地里软得像糍粑,说:“不是对不起我,老板吩咐让他赶紧干活,你姐弟俩有话待会儿再说。”

  袁小子有一肚子话要问姐姐,拉着姐姐不愿意放手。袁秀梅只好把他送到饭店门口,让他先炒菜去,说自己到杏林堂等他。

  听到底下男女说话的声音,楼上伸出一个脑袋,枣核一样,上下都尖尖的,两只眼睛骨碌碌转,那就是四方镇镇长,恰好姓方。

  他有权有势,有田有地,占据了东边的一大片房屋。家里应有尽有,就是请客吃饭也难得进一回饭店,今日跑出来,是家里有窝心的事,这饭店小厨师的爆羊肝做得很好吃,就到这里来喝闷酒,四季春老板当然极力巴结。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