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情风律意

情风律意

九日舟中 著

连载中免费

  《情风律意》是由网络作者九日舟中所写的一部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又名《阴阳风水:女风水师诱爱金牌律师》,主角肖文静杨慎思。这本书全文讲述肖文静十七岁那年差点被继父夺走了清白,她失手将继父杀死,后来坐了七年牢,出狱后为了她暗恋的律师,孤身一人来到北京,可没想到却意外扯入此生从未涉足的神秘风水世界……
  肖文静租的房子就在附近,她推着煎饼车多绕了一段路,途中经过建设中的工地,附近耸立着一幢孤伶伶的二十四层写字楼,在刚完地基的工地上如同奇峰突起。
  这便是张小仪她们律师事务所租用的写字楼了,肖文静知道那家律师事务所就在十一楼,连个广告牌都没有,外墙的天青色瓷砖历经风吹雨打,颜色泛黄发白,玻璃窗内挂着整齐的百叶窗帘。
  她在街边站了一会儿,抬首仰视,车流从她身侧呼啸而过。
  张小仪讲杨律师昨天打赢了官司,那他今天应该在所里吧?也说不定,他那么忙,常常是几个案子连轴转,连见缝插针的坐班时间都没有。
  再说了,就算杨律师在所里,她又能做什么?想做什么呢?
  肖文静黯然地低下头,手指紧紧攥住炉子的把手,那上面满是烟熏火燎的油迹,她舍不得戴手套去摸,黑乎乎的油烟便染在了皮肤上,似乎永远也洗不脱。

99.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7

在线阅读

  《情风律意》是由网络作者九日舟中所写的一部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又名《阴阳风水:女风水师诱爱金牌律师》,主角肖文静杨慎思。这本书全文讲述肖文静十七岁那年差点被继父夺走了清白,她失手将继父杀死,后来坐了七年牢,出狱后为了她暗恋的律师,孤身一人来到北京,可没想到却意外扯入此生从未涉足的神秘风水世界……

免费阅读

  肖文静推着煎饼炉子穿过坑坑洼洼的巷道,进入一处年久失修的老社区,附近原来有一家国营老厂,社区里住的便是厂里的工人。听说当年改制的时候国营老厂被打包卖给了某个香港老板,没多久又转卖给另一名台湾老板,十几年间几易其手,现在的老板是一位马来西亚华裔,厂里早就不开工了,空着大块地盘,为了工业用地转民用地的审批和政府扯皮中。

  社区的几幢楼呈“井”字结构,团团围绕着正中央的篮球场,两边的篮球架拆得只剩锈迹斑斑的底座,球场地面却维持得还算干净,数十位退休的中老年妇女列队翩然起舞。

  肖文静一眼就看到队伍中的房东阿姨,姓徐,女儿比肖文静年纪还大几岁,别人都管她叫牛大姐,肖文静也跟着叫,不知道这辈份到底是怎么算的。

  牛大姐属于缺乏运动细胞,手脚不协调的类型,正愁眉苦脸地跟着跳,抬眼瞅见肖文静,眼前一亮,三两便抛开小伙伴跨了过来。

  “小肖啊,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牛大姐,”肖文静笑吟吟地招呼了一声,“今天运气好,卖得快。”

  她像是想起什么,把手伸进炉子边上挂的塑料口袋,掏了掏,取出最后的两根火腿肠。

  “还剩了这个,您家的狗不是爱吃吗?”

  “哎哟!”牛大姐亲昵地拍了拍肖文静的胳膊,“快拿回去,你挣俩辛苦钱不容易,那小崽子就是馋的,不用惯着他!”

  “您拿着吧!”肖文静坚持塞进她掌心里,“反正我下午也要去进货,这保质期快到的火腿肠不能给人吃,给狗正好,免得浪费。”

  牛大姐这才半推半就地收下,平心而论,她除了爱占点小便宜人还不错,因为对肖文静的知情识趣很满意,拉着她就站在篮球场边聊起了天。

  背景是大妈们整齐的舞蹈和快节奏的舞曲,肖文静耐心地在音乐声中陪聊,全程面带笑容,“嗯”、“唔”、“噫”、“哦”,四字真言循环往复,反正牛大姐也不是要听她说,而是想找个人满足自己的倾诉欲。

  当她说到二单元一楼B座的那个疯女人,肖文静脸上的笑容有些变了样。

  “……那疯子天天啥都不做,搬条板凳就坐在球场上骂人,疯言疯语,也听不清骂的是谁,今天好不容易她没出门,我们才能过来练习……”

  牛大姐看出肖文静有些心不在焉,心念一转以为自己猜到她在想什么,苦口婆心地劝道:“我听说你给那疯子送吃的了?可不能招惹她,这种人惹上了就没完没了,你看连她哥也是把人往这儿一扔就不管了……万一她自己吃坏了肚子,说得再难听点,她要把自己毒死了,她家里人还不讹上你?”

  肖文静“嗯”了一声,默默地低首不语。

  牛大姐看她垂头丧气的样子有些可怜,不忍地道:“我知道你这孩子心肠好,见不得她吃了上顿没下顿,可她又不是你家里人,再好心也不能为了个外人把自己搭进去啊……”

  肖文静摇了摇头,心想,我倒宁愿她是我的家人。

  她告别了牛大姐,推着煎饼炉子骨碌碌地拐弯,从两幢楼中间的夹缝穿了进去,篮球场正对着居民楼的阳台,单元入口却在里侧。

  靠左边的一幢楼是一单元,徐大妈就住在一单元的底楼,肖文静在她家租了一个单间,楼梯底部那点空间也被他们砌成了带锁的小屋,肖文静的煎饼炉子正好可以收进去。

  她拿出钥匙打开杂物间的门,先把里头满满当当的杂物,什么旧衣服、烂棉絮、狗狗咬坏的玩具之类的垃圾重新整理一番,硬是挤出小块临时的空档,这才把煎饼炉子推进门,小心地锁好。

  这是她目前最昂贵的财产,也是安身立命的工具,不小心不行。

  干完这些,肖文静拍了拍脏兮兮黑乎乎的手掌,转身正要进门,脚步却又顿住。

  她没犹豫多久,交叉握住双手放到身前,不让更多的污垢蹭到羽绒服上,脚下一转,径直迈向二单元。

  两幢居民楼的楼梯口正对着几间平房,那也是以前的老房子,住在里面的人早就搬走,屋瓦没有人翻检修理,每到雨天便屋外大雨屋内小雨下个不住,墙壁早被泡褪了色,木门也不知被谁摘了去,空露着黑洞洞的门廊,仿佛一个择人而噬的兽口。

  平房的地基比楼房要高出一截,肖文静踩着楼梯上去,贴边走,一面走一面伸长了的脖子往二单元眺望。

  果然,她很快就望见了她要找的人,那个疯了的老妇拎着她的小板凳坐在二单元的楼梯口,表情麻木,眼睛直愣愣地瞪视前方,嘴皮子却灵活地翻动不休。

  再走近一点,肖文静已经能听清她说的话。

  “顶心煞……杀千刀的害我……顶心煞……要害死全楼的人……顶心煞……血光之灾啊!”

  最后一句话陡然拔成高音,老妇带着颤音的细长调子迎面扑来,肖文静身不由己地打个寒颤,只觉阴气逼人,鬼意森森!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