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肃风窃我情

肃风窃我情

桑葚酒 著

连载中免费

  《肃风窃我情》是一部很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桑葚酒所写,肃风窃我情赵肃苏玉徽是小说主人公。这本书全文讲述了他是赵肃本是权倾朝野的战神王爷,可惜如今却成了一个疯子,苏玉徽是背负血海深仇的相府千金,从小受人冷眼,当他遇上她,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羡玉撑着墙,勉强的站起来的,这个身体伤太重,身子十分虚弱!
  看着羡玉扶着墙壁颤颤巍巍的站稳,春杏才反应过来,她竟然被她打的半死的傻子威胁了!
  随即反应过来,扬起手要打在她的脸上,羡玉嘴边勾起了一抹冷笑,不自量力!
  春杏脖子莫名一凉,似是被什么缠在上面了,吐着猩红的信子,阴冷冷的三角眼正好对上她。
  一瞬间三魂吓掉两魂,发出一种非人的惨叫声:“蛇啊!”
  那声音快要掀破屋顶了,只是她为了折磨苏玉徽不受打扰,将下人们都支开了,也没人来看个究竟。
  羡玉看着她涂着那么厚重胭脂的脸都能看出脸色灰败,似乎连身上的伤口都不是那么痛了,十分愉悦道:“这可是毒性极强的银环蛇,若是不小心被它咬一口,啧啧……”
  似是明白配合她的话一样,那通体黝黑唯独额头上有一圈小银环的毒蛇耀武扬威一般的凑近她的鼻子吐了吐信子,春杏差点都晕了过去,却依旧强撑着一口气,看着羡玉,眼神惊恐,不亚于看着缠在她脖子上的蛇:“怎……怎么可能,这冬日里哪里来毒蛇……”
  羡玉似笑非笑,她体质特殊,生下来便喜欢招惹那些凶兽蛇虫,凡是她所到之处便有凶兽蛇虫潜伏,怕它们误伤人,很小的时候便就学会了如何控制它们。
  方才她不过想尝试一番,倒是没想到被她捉到一只剧毒的小银环。

8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7

在线阅读

  《肃风窃我情》是一部很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桑葚酒所写,肃风窃我情赵肃苏玉徽是小说主人公。这本书全文讲述了他是赵肃本是权倾朝野的战神王爷,可惜如今却成了一个疯子,苏玉徽是背负血海深仇的相府千金,从小受人冷眼,当他遇上她,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免费阅读

  人们对于冷血动物有着天生的恐惧,更何况,是剧毒的。

  在羡玉手上那小银环的威胁下,春杏不敢耍心眼,更顾不得去想为什么痴傻的苏玉徽,忽然变得如此精明厉害的事了。

  “求小姐饶命啊,奴婢也是受夫人的指使,是她让奴婢在庄子里折磨小姐和折辱公子的……”

  羡玉见这具身子上鞭痕有新的有旧的,再联想到春杏肖想苏瑾瑜那恶心事,这家的夫人好歹毒的心肠。

  “夫人?”羡玉阴冷冷的笑了一下。

  春杏见那人浑身是血,像是丝毫不觉得疼一般,缠在她手腕上的三寸长短的毒蛇还十分乖巧的对她摇着尾巴,只觉得眼前的不是人,而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当下心中一寒,道:“是……是如夫人,现在相府中大小事情都是她在打理,奴婢们都叫惯了……”

  羡玉眼中一凛,整个身子瞬间绷直,显然不仅仅是为了她称呼的事情。

  相府?姓苏?“苏玉徽的父亲,是大倾的丞相,苏显?”那咬牙切齿的语气,是从牙缝中挤出这段话来的!

  昭国城破当日,她做为昭国最小的公主被皇姐所陷害殉国身亡。大师兄徐毅乃是三军统帅,对昭国忠心耿耿,却和三百将士被人所害死在了城门外。

  而挑起一切事端的幕后黑手不是别人,正是大倾权相,苏显!

  没想到,她没有死,反而成了苏显的女儿!

  或许是上天都看不下如师兄那样的忠臣良将枉死,将这样好的报仇机会送到了她的面前!

  似是感受到了羡玉心中的变化,原本挂在羡玉手上撒娇的小银环瞬间整个蛇绷直,吐着信子威胁春杏,春杏吓的牙齿都在打颤,话都说不出来了。

  从记忆中回神,羡玉摸了摸手上的小银环安抚她的情绪,淡淡的看了瘫软在地上的春杏一眼,吩咐道:“苏家的情况,所有的,你继续说下去。”

  兵书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出乎羡玉的意料,苏玉徽兄妹二人并非是什么外室或者小妾所生,而是苏家嫡出的儿女。

  苏玉徽的亲生母亲是大倾晋候府上的嫡出小姐,苏显的正室。

  晋候一共有两子一女,这一女谢婉便是晋候府的掌上明珠。

  十六岁那年上元节上,谢婉遇见了原是布衣的苏显,一见倾心,不顾父兄反对嫁给了她。苏显,并非是谢婉的良人。

  成亲不到两年,苏显便就抬了谢婉身边的贴身丫鬟沈怜做了姨娘,沈怜在谢婉之前,生下了苏家的长子。

  而那时,晋候府已经渐渐式微,苏显成了新帝眼前的红人,谢婉只能将苦往肚子里咽。

  六年后,晋候府因为得罪了皇上被问罪贬谪到了通州,当时谢婉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忧思重重生下苏玉徽便就撒手人寰,留下一子一女。

  谢婉死后不到三个月,苏显便就娶了宣和郡主为妻,娇妻美妾在畔,位极人臣,好不风光得意。

  谢婉留下的两个孩子,苏玉徽生下来便就是个痴儿,而其兄长苏瑾瑜在十五岁那年摔落下马,好好的相府公子成了瘸子,兄妹二人在相府的处境更加不堪。

  在后宅那些人逼迫之下,苏瑾瑜带着年幼的妹妹住到了庄子里,一住便就是七八年。

  虽然苏瑾瑜带着苏玉徽离开苏家,是想远离后宅那些龌龊的事情,但是也不知苏显是怎么想的,不喜谢婉生下的两个孩子,却还是让他们占着嫡子嫡女的位置,是以苏家后宅无论是宣和郡主还是沈怜都将此处盯的死死的,一有风吹草动苏家里立马知晓。

  沈氏或许是出于对于谢婉的嫉妒,更是安插了春杏来折磨兄妹二人。

  春杏为了活命将能说的都说了,末了还道:“庄子里,主事的除了奴婢,郑嬷嬷也是后宅派来的,她是宣和郡主的人。”

  羡玉眸色暗沉沉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春杏,冷笑道:“放心,谁都逃不过的。”

  欠下的债总该是要还的。不管是苏显欠苏玉徽兄妹的,还是欠昭国将士们的!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