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河川 著

完本免费

  陈汤圆陈季彦小说结局是什么?主角陈汤圆陈季彦的小说《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是一部很好看的穿越种田文,作者河川。她是有田有钱俏寡妇,他是才高八斗俊书生,她没有穿越女强硬的心理素质,他却有标配男主的凌厉和手腕,她琐事不断,蜚短流长,却总是在他的庇佑之下逢凶化吉,日久生情的禁忌之恋,如何冲破枷锁?
  张大翠笑了一阵,有着几分亲切:“小陈,我亲弟弟的事,别人不管,我怎么能不管,日后啊!我就住在这里了,把我那两个侄子侄女养大,把张家的家业维系住,还有找小陈你讨论讨论学问。”
  汤圆心里闷闷,虽然张大翠的声音很清脆,可她听着很刺耳。
  “窗户怎么那么小……闺女,推娘一把,我挤不出去了。”陈花椒爬上了窗口,半个身上卡住了,她背上硕大的行李成了她的负担。
  “娘,你先下来,有人会帮我们的。”汤圆赶紧把她拉了回来,外面的情况在变,等着陈季彦。
  “他怎么可能帮你?张大翠也不是吃素的,趁着她们在讲话,我先跑出去。”汤圆娘又打算爬窗,汤圆死死拉住她,让她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这话谁教你的?”
  “我自己想的。”
  “你脑子灵光了。”
  汤圆郁闷地扭开脸,做娘的怎么可以质疑孩子的智力。
  “姑奶奶,此事又欠考虑,做为老师,我只是替张小少爷,小小姐说一句话。”陈季彦说道。

145万字更新:2019/01/11

在线阅读

  陈汤圆陈季彦小说结局是什么?主角陈汤圆陈季彦的小说《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是一部很好看的穿越种田文,作者河川。她是有田有钱俏寡妇,他是才高八斗俊书生,她没有穿越女强硬的心理素质,他却有标配男主的凌厉和手腕,她琐事不断,蜚短流长,却总是在他的庇佑之下逢凶化吉,日久生情的禁忌之恋,如何冲破枷锁?

免费阅读

  过了几日,张家又传出一阵嚎叫,大院里头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头披头散发,对着正座上的张四爷磕头求饶,哀呼:

  “四爷,我钱三跟了张家半辈子了,操持着张家事务,不念功劳也念着旧情,饶我一条老命吧!”

  汤圆缩着位子上,瞧着钱三头上的血迹,擦了擦额头,不敢去看大胡子爷爷学窦娥喊冤。

  “钱三!你唆使长工欲害主母,事情败露逼迫长工做假供,倒扣屎盆子,污蔑陈先生,你这老树皮真是又硬又贼滑!你做这些恶,到底要求个什么!”张四爷怒喝。

  “我招,我招,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求求您了,让我再活些日子吧!”钱三老态龙钟的脸还是带着求生的渴望。

  “老货,你做了这些恶事,还有什么脸面活着?来人,把他送到官府!”张四爷厌恶地闭上了眼睛,对将行朽木的钱三毫不留情。

  汤圆有些怕了这个严厉的四爷,虽然没做什么对不起张家的事,可真不敢与他多加相处。

  “你怕张四爷。”

  “你发现了?”

  陈季彦擦着水盆里的小猫湿漉漉的身子,嗯了一声,然后去拿凳子上的梳子。

  “这小家伙怎么来的?”梳子已经拿在了汤圆手里,她蹲在他身边,去瞧小猫,这猫差不多二个月大,小尾巴一抖一抖,四肢细细,只有肚子圆圆,它肚子上的白白的毛发,背上有着几块灰墨色,像是白布上洇了几团墨汁。

  “它好像汤圆,你看小脑袋,小手小脚小尾巴,肚子圆圆的。”汤圆说一下就去捏小猫的手,小猫小小声地叫着,依恋着身上的手掌,小嘴时不时勾到脖子后头去吸陈季彦的手背。

  “我给它梳毛,你给它搓澡。”汤圆很善意地对待这只小家伙。

  “它是钱三家里跑出的,它的母亲与几个兄弟被几个长工捉了。”

  汤圆想到一个画面,高高的房子里,忽然被人抽走了顶梁柱,生活在房子里的花草被坍塌的砖瓦压死了。

  “那它叫什么?”汤圆小小声地问道。

  “阿正。”

  “啊?”

  “它的主人是一个穷书生,起些个阳春白雪的名字,会让人笑话的。”陈季彦抱起阿正,替它擦干了身子。

  “陈先生,你不是说自己很贵么?怎么会是穷书生?”汤圆脱口问道,说了立马后悔,急忙改口道:“其实每个人都是富有的,这世上没有穷人。”

  陈季彦看她说了又吐,那种怕惹恼他的小心翼翼,让他不由莞尔,随后说道:“夫人真是豁达。”

  汤圆拿着梳子一下下刮着膝盖,认真道:“我说的话有道理的。”

  “那夫人可以说一下王石头富在何处?”陈季彦问道。

  汤圆皱眉,觉得他有些瞧不起那些弱者,想想自己也很弱,不由生起了一种正义感:“石头不穷,你看王大栓为了替他攒药钱,出卖了人性,搭上了下半辈子,你看王大嫂吃苦耐劳,替他维持一个家,他有两个对他不离不弃的亲人,万金难买。”

  “你再看老爷,他生前家财万贯,死后他的仆人们都要算计着他的钱财,不念旧情,连他的妻子也差些被人害死,他也不是特别富有。”

  汤圆知道自己说得在一些人眼里很傻,高高在上的人怎会仰视地上的浮游。

  陈季彦问道:“那你呢?你觉得富有了么?”

  看吧!我就知道他不会信的。

  “我身体康健,无隐疾,我有生育与劳作的能力,就算离开了张家,我还是可以活下去。”

  陈季彦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富有?逆来顺受,随遇而安。”

  “平凡人都这样活着,没必要感天动地。”

  “不无聊么?”

  汤圆用齿梳子在裙子上印出一个个印子:“应该不大会。”

  陈季彦仰天看着四四方方的天井,淡淡道:“你挺有直觉。”

  汤圆等他抱着阿正穿堂以后,把梳子丢在了盆子里,咕哝道:“我又不笨。”

  张大富才走不久,便出了长工与管家加害主母的事,接后的日子又怎会一平如镜。

  有道是寡妇门前是非多,一夜的功夫,谣言就能从村头刮到村尾,几圈下来,添油加醋以后,屁大点事也能发酵膨胀成惊天动地的大事。

  村里流言蜚语最多让人名声差些,但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这不酿成了祸水。

  “陈汤圆,你家人来接你了,快些收拾东西滚出张家大门。”一个妇人约莫四十来岁,穿着大红色的袄裙,身上有股呛人的水粉味,冲得汤圆抹了眼睛,赶着飞进眼睛的粉尘。

  这个对她颐指气使的妇人是张大富的大姐张大翠,这女人比她弟弟还要蛮横,借着张家人的身份,随意指挥着张大富的长工,全然把自己当做了这里的主子。

  “我,我已经嫁给老爷了,回去不好嫁人了。”汤圆着急地说道,而她的母亲却打了她一下,攥着她袖子往房间走:“瞎说什么,你还是黄花闺女,这张家里没几个有良心的东西,你还耗着做什么,你哥的亲事已经订下了,娘这次给你也找个好人家。”

  “可……”

  “可是什么可是!”汤圆的娘把她拉进房,然后把门关了个严实。

  “娘……”汤圆心里忐忑,轻轻叫了叫。

  “闺女,咱们可不能吃亏,张大翠这个辣泼子我们惹不起的,但也不能让她就这么轻易把人赶走。”汤圆娘陈花椒一边说,一边麻利地收拾女儿的衣裳,把张大户给她的几件新衣嫁衣都包了,还有金钗银簪玛瑙戒指宝石珠子也包在了衣裳堆里,有些还揣进了裤兜,一些碎银子还藏在了布鞋里。

  “娘,这样会被人发现的。”汤圆看着陈花椒风卷残云后的房间,无力地耸耷着眼皮,这个娘忒厉害了,不怕脚底长鸡眼?

  “把门关上做什么?陈花椒,你不会是想私通我家的珠宝吧!”张大翠来了。

  “呸!你个死不要脸,真把自己当主子了。”陈花椒厌恶地唾弃,把行李罢包严实了,赶紧背上了肩,使着汤圆道:“一会儿把张大翠拖住,娘先走,你自己回家,那老货要是赖你身上,你就死不承认知道么?咱不怕她们来搜家。记住!拖住她!不然你下半辈子就难过了。”

  陈花椒打好了如意算盘,就要跳窗逃跑,门外忽然响起了陈季彦的声音:“姑奶奶,你要送走夫人之前,可问过小主人的意思?”

  张大翠尖嗓子收敛了些,有着刻意的忸怩道:“小陈,你这话啥意思?我也是不想耽误了人家大姑娘,这事也没错啊!”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