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极品包工头

极品包工头

心跳畅想 著

连载中免费

  极品包工头完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家心跳畅想,书中的主要人物是朔铭刘晓婉。全文讲述了包工头朔铭自从与某领导有了莫须有的关系之后,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仅有应接不暇的工程,还有各种美女和权贵都找上门来。
朔铭紧紧没扣子的衣服,太单薄基本没什么保暖的作用:“要不我们挤挤?”
  刘晓婉没搭腔,似乎是在考虑,紧接着说:“我饿了。”
  其实刘晓婉早就饿了,后悔没吃那根黄瓜。想让朔铭出去摘两根回来又羞于张嘴哀求。
  朔铭起身出去,回来时手上多了四五根半大的黄瓜与一个略带发青的西红柿,扔到床上:“吃吧,我可看着呢,别偷摸的藏进被窝,这刺挺大,像不像大颗粒的小雨衣?”
  刘晓婉轻啐一口,没敢张嘴骂。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朔铭什么脾性他也有些了解,惹恼了朔铭回身就把黄瓜抢走。朔铭一旦文明起来挺爷们的,流氓起来简直不是人,连女人也打,如果打屁股算打的话。
  “要不……你上来躺会?”刘晓婉说完连自己都不相信这句话是她自己说的。

247.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在线阅读

  极品包工头完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家心跳畅想,书中的主要人物是朔铭刘晓婉。全文讲述了包工头朔铭自从与某领导有了莫须有的关系之后,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仅有应接不暇的工程,还有各种美女和权贵都找上门来。

免费阅读

  朔铭紧紧没扣子的衣服,太单薄基本没什么保暖的作用:“要不我们挤挤?”

  刘晓婉没搭腔,似乎是在考虑,紧接着说:“我饿了。”

  其实刘晓婉早就饿了,后悔没吃那根黄瓜。想让朔铭出去摘两根回来又羞于张嘴哀求。

  朔铭起身出去,回来时手上多了四五根半大的黄瓜与一个略带发青的西红柿,扔到床上:“吃吧,我可看着呢,别偷摸的藏进被窝,这刺挺大,像不像大颗粒的小雨衣?”

  刘晓婉轻啐一口,没敢张嘴骂。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朔铭什么脾性他也有些了解,惹恼了朔铭回身就把黄瓜抢走。朔铭一旦文明起来挺爷们的,流氓起来简直不是人,连女人也打,如果打屁股算打的话。

  “要不……你上来躺会?”刘晓婉说完连自己都不相信这句话是她自己说的。

  刘晓婉的衣服挂在篝火旁烘烤,身上什么没有,邀请朔铭钻被窝这不是开门揖盗吗。

  朔铭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他实在太冷了,尤其是为了摘黄瓜出门又淋了点雨,冻得有点哆嗦了。回过身好半天才说:“这样好吗?”

  “你先把我的衣服拿给我穿上。”

  “好嘞。”朔铭得了圣旨,几把抓过衣服扔到床上:“快点穿,冻死我了。”

  隔了好一会也没什么动静,朔铭走近了看,刘晓婉侧着身躺倒一边,留下一个侧躺的位置。

  朔铭把弹簧床拖到篝火边上,又在床边堆了点木头这才掀开被子躺上去,贴着刘晓婉的后背很温暖,朔铭不仅有点心猿意马。

  一床小被子两人盖实在太小,朔铭半个身体露在外面,不过这样他也挺满足的了,至少不会浑身颤抖。

  “你为什么不转过身。”刘晓婉的声音很小,可两人隔得太近听得清清楚楚。

  朔铭嘿嘿一笑:“我怕一不小心没忍住给你老公戴绿帽子。”

  刘晓婉早就被他看光了,有时候就是这样,一旦迈出第一步再后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刘晓婉说:“你能抱着我吗?”

  “这……好吗?”虽然嘴上这么说,朔铭还是立即转过身轻轻搂住刘晓婉。

  朔铭终于体会到什么是软玉温香,身体由内而外的火热起来,非但不冷了还有点燥热。

  小屋里很静,除了门外拍打的雨滴就是狂风肆虐的声音,朔铭能清楚的听到刘晓婉极有韵律的呼吸声。刘晓婉的呼吸粗重悠长,这说明她心里是紧张的而又刻意装作无所谓。朔铭正心潮澎湃的想要不要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时候,刘晓婉突然转过身一头扎进朔铭怀里。

  朔铭不知道这算不算那什么遇,干柴遇烈火豺狼配虎豹,猛地把刘晓婉搂住吻过去。可朔铭却吻到刘晓婉的一脸泪痕。

  “呃,我不是有意的,你也知道男人在这方面基本没有抵抗力,如果你介意我可以下去烤烤火。你一定是一个……呃……我错了。”朔铭有些语无伦次。

  “这是我自愿的。”刘晓婉哭的更厉害了:“能安静的抱我一会吗?”

  朔铭心里刚刚升起一团火,瞬间就被刘晓婉的泪水浇灭,无奈的叹口气。感觉到刘晓婉哭泣中耸动的身体,知道对方强压着不哭出声音:“如果不愿说你可以哭出来,我保证做一个柳下惠。”

  时间仿佛静止了,朔铭直到胳膊酸麻也没动一下,不知什么时候沉沉的睡过去。

  雨一直下到第二天中午,朔铭看看天,依旧阴云密布,看来这场雨还没完全过去,必须要趁早离开。

  朔铭去土堆旁勘察一下地形,狂风扫过草丛贴伏在地面上,朔铭计划了一个行车路线,虽然有陷进烂泥坑的风险还是打算冒险一试。

  面包车开过来,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才从稀泥地里挣扎出来,朔铭早就饥渴难耐,油门踩到底向丰城疾驰。

  朔铭把刘晓婉送回家,惊讶的看着极为高档的别墅区:“你住这?这么有钱还做监理?”

  “拜拜。”刘晓婉不想多说,两人暧昧的过了一夜让她面对朔铭时非常尴尬。

  “来个吻别咋样?”朔铭又恢复痞里痞气的样子,调侃的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虽然没干什么正事也差不多了,你就不想找机会再续前缘?”

  “签证等我重新弄一份。”刘晓婉说完重新恢复高冷的气质,转身摇曳着身姿走进别墅区。朔铭咂咂嘴,驱车离开。

  回到家,朔铭赶紧冲了个热水澡,喝了好大一碗姜汤,倒在床上一口气睡到第二天清晨。

  朔铭打开手机,一溜短信息叮咚了半天。基本上都是那帮同学发来的,看来这帮小伙伴已经聚过了。

  翻看完,朔铭挑着几个关系不错的回了几条。这时候刘伟把电话打过来:“哎,我说你小子什么情况,我特么刻意找人把班花请来,你电话也关机,死哪去了?”

  “不接你电话就对了,昨天跟一个美女共度良宵,哪还能想起你这头猪。”朔铭半真半假的说。

  “就你那怂样。”刘伟的嗓门太大,穿过话筒钻到耳朵眼里说话一样:“怎么样?今天晚上到我这乐呵乐呵,给你开瓶好酒。”

  朔铭婉言拒绝,担心刘晓婉提上裤子不认账,签证的事必须解决,那可是好几万的红票子,朔铭拼死拼活忙活一年也没挣几个一万。

  想想最近手头上没什么活了,干脆给水利局的一把手乔红杉打过去。响了几声,电话接通:“喂,掌柜的,我是朔铭啊。”

  “你一定有事,不然不会给我打电话,我琢磨着你已经把我忘了。”乔红杉很喜欢开玩笑,听着口气心情不错。

  虽然没什么大事朔铭也不能在电话里说太多,这些官老爷还是喜欢当面谈事,国人就是这么个文化,不喝点不能说正事。

  朔铭约了个地方说准了时间,没想到乔红杉答应的非常痛快,并且说要带着几个科室的领导一起去。

  挂了电话,朔铭琢磨乔红杉是什么意思,想了想没头绪,可能是局里长时间没聚会了,正好赶我这个场一起聊聊。做一个局的一把手也不容易,班子是要团结的,当然就要经常一起坐下聊聊。

  朔铭干这个包工头也不容易,二十八岁能混成这样的也是少之又少。除了会办事懂人情世故之外还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与人脉关系。像水利局这种关系是从老爹手里接过来的,自己经营几年才有今天的局面。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