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牢花狱草

牢花狱草

横刀 著

连载中免费

  牢花狱草是由作者横刀最新创作,小说又名《女监男囚》、《我的管教生涯》,主要人物是张倩林枫。该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医生林枫顶替妹妹去坐牢,金子在哪里都会发亮,自从救治了一个伤重女囚之后,监狱长让他在女监坐诊。
  林枫走出队长办公室,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个方大队长虽然是位高权重,但在感情上完全就是一个小白,或许,林枫选择进攻的时机非常好,女人在痛经的时候的确是最为脆弱的时候,当然了,因为林枫是人犯的身份,他不敢奢望能跟这位冷艳的方大队长发展成恋人关系,但想要在女子监狱立足,能够巴结上她总归是好事。
  晚上吃饭的时候林枫享受到了自从进了监狱有史以来最为丰盛的晚餐,四菜一汤三个荤菜,最让人惊喜的是还有一瓶易拉罐啤酒,林枫并不嗜酒,但这种带有一丝丝苦苦的味道,让林枫泪流满面。
  一夜无话,第二天林枫还是睡到自然醒,看看天色又到了放风的时间,玉管教打开铁门说:“带着你这个男犯人在女监放风,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跟随她进来的还有一位瘦瘦的女狱警,她叫吴管教,是玉管教请来帮忙的,她说:“谁让这个男犯人偏偏又长得眉清目秀,别说那些几年都没见过男人的女犯人,就连我们女狱警都看着喜欢。”

103.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在线阅读

  牢花狱草是由作者横刀最新创作,小说又名《女监男囚》、《我的管教生涯》,主要人物是张倩林枫。该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医生林枫顶替妹妹去坐牢,金子在哪里都会发亮,自从救治了一个伤重女囚之后,监狱长让他在女监坐诊。

免费阅读

  在沉默中林枫把方致雅的小腹焐热了,痛经这种病很难根治但很容易治标,按照林枫的方法,先暖暖胃,然后把小腹焐热,一般这样就能够止疼了,林枫柔声问:“好多了么?”

  方致雅轻轻点头:“一点都不疼了。”

  林枫的手掌从她的小腹收回来,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她点头:“嗯!”

  林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忽然说了一句:“我叫方致雅。”

  林枫回头说:“我叫林枫。”

  她莞尔一笑:“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了。”

  林枫一本正经地说:“以前你知道的是一个犯人的名字,现在我告诉你的是你的朋友的名字。”

  她收敛起笑容,重重点头:“嗯!”

  林枫走出队长办公室,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个方大队长虽然是位高权重,但在感情上完全就是一个小白,或许,林枫选择进攻的时机非常好,女人在痛经的时候的确是最为脆弱的时候,当然了,因为林枫是人犯的身份,他不敢奢望能跟这位冷艳的方大队长发展成恋人关系,但想要在女子监狱立足,能够巴结上她总归是好事。

  晚上吃饭的时候林枫享受到了自从进了监狱有史以来最为丰盛的晚餐,四菜一汤三个荤菜,最让人惊喜的是还有一瓶易拉罐啤酒,林枫并不嗜酒,但这种带有一丝丝苦苦的味道,让林枫泪流满面。

  一夜无话,第二天林枫还是睡到自然醒,看看天色又到了放风的时间,玉管教打开铁门说:“带着你这个男犯人在女监放风,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跟随她进来的还有一位瘦瘦的女狱警,她叫吴管教,是玉管教请来帮忙的,她说:“谁让这个男犯人偏偏又长得眉清目秀,别说那些几年都没见过男人的女犯人,就连我们女狱警都看着喜欢。”

  呵呵,这吴管教说话真是豪放,林枫说:“为了不给领导们添加麻烦,以后在女监的时候,我就不用去放风了。”

  昨天见识过了女犯人们的饥、渴,林枫现在一点都不渴望出去放风了,再说这医务室的环境比牢房好太多了,犯人需要放风是担心在牢房里闷出病来,而林枫在医务室里可以在这么多房间随便溜达,还有朱敏这个长得不错的女病人陪着说说话,有时候还会被她调戏一番,林枫的日子轻松快活的很。

  玉管教和吴管教对林枫自行放弃放风的行为表示赞赏,玉管教说:“你这个人知进退,我倒是希望你一直待在女监。”

  吴管教说:“玉玲珑,你可是摊上了美差,看管这个男人轻松自在还可以监守自盗。”

  玉管教红着脸说:“你这个人说话怎么不带个把门的,我又不是没见过男人,为什么要监守自盗。”

  吴管教促狭地说:“你既然这么说,那我们交换一下岗位如何,只要你答应,休息日的时候我请你去县里吃龙虾。”

  玉管教看看她又看看林枫,说:“不换,要是换了,你们非得出事情不可,你自己说的,监守自盗。”

  吴管教说:“你这人真没意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自己一个人吃独食有意思嘛!”

  听她们说话林枫倒是有点面红耳赤了,他走进病房给朱敏换药,听见朱敏充满不屑小声地说:“别看这些女管教整天高高在上,实际上也是骚、货,她们跟我们一样整天窝在女监,想找男人也是不容易。”

  西山监狱建在距离西山县几十公里的山窝窝里,就算到了休息日,女狱警们想要去一趟县城市区也是比较麻烦的,这样看来朱敏说的倒是有一些道理,当然了,女狱警可以不受限制随时去男监找男狱警,但是选择范围确实是非常小了。

  玉管教和吴管教跟着进了病房,当着她们朱敏可不敢骂她们骚、货了,谄媚地喊:“玉管教好,吴管教好。”

  吴管教走过来看林枫换药,表情严肃地说:“朱敏,你好好养伤,周媚被关小黑屋了,你以后也不要去找她报仇了。”

  朱敏恨恨地说:“我这次差一点就去见阎王爷了,周媚那个贱人仅仅是被关小黑屋怎能平息我的心头之恨。”

  她就是跟那个叫周媚的打架,那个人也真是够狠的,林枫现在算是明白了,别看那些狱头整天耀武扬威的,其实也是用命换来的。

  玉管教从抽屉里找出一件白大褂,说:“林枫,方大队交代了,让你脱下囚衣换上白大褂坐诊。”

  林枫心里一喜,让他在女监坐诊就意味着有可能留在女监,照顾朱敏是短期的,而坐诊则是长期的,编制里的位置一个萝卜一个坑,前任女狱医请产假,监狱里不会再聘请一个女狱医,如果林枫代替她坐诊的话,有可能会有几个月的时间。

  相对于以前的牢房生活,林枫能够在女监多待一天就是赚了一天,如果能够待几个月的话,晚上睡觉都会被笑醒,林枫接了白大褂准备去休息室换上,却听吴管教说:“站住,男人换个衣服需要回避吗?就在这里换。”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