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大叔暖宠小新娘

大叔暖宠小新娘

月夜潇湘 著

完本免费

  《大叔暖宠小新娘》是由网络作者月夜潇湘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宁婉鱼龙耀阳是书中的主要人物。新婚在即,宁婉鱼被未婚夫抓到了出轨视频,怒指她不守妇道,小女人有屈难申欲哭无泪,竟还遭到绑架,只是她不知,从初遇的那一刻起,龙耀阳便把小女人装进了心里,宠她上天入地至真至宝。
  “龙少,我们已经找到雇佣水军炒大官司的幕后人的家里,不过人已经跑了,大概是警觉到我们的追踪,现场看住在这里的应该是个女人,屋子很干净,还有女人的衣物,跑的很仓促。”
  “有监控吗?”
  “这里的小区很陈旧,地方又偏,没有监控。”
  龙耀阳挂了电话,看向副驾驶的聂新:“之前你们是怎么找到的宁婉鱼?”
  聂新回头:“有匿名人举报,我查过那个号码,没有登记,已经是空号了。”
  龙耀阳捏捏鼻梁,琥珀色的眼眸闪过深沉的犀利。
  除了身边亲近的几个人,没有人知道他在找她,这个举报人会不会是她?
  “查一下林千业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龙少,那万小姐还要找吗?”
  龙耀阳重新阖目,后背舒服的躺进皮椅,轻勾唇角:“她还欠我一个孩子,当然要找。”
  提到孩子,聂新不再言语。

98.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3

在线阅读

  《大叔暖宠小新娘》是由网络作者月夜潇湘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宁婉鱼龙耀阳是书中的主要人物。新婚在即,宁婉鱼被未婚夫抓到了出轨视频,怒指她不守妇道,小女人有屈难申欲哭无泪,竟还遭到绑架,只是她不知,从初遇的那一刻起,龙耀阳便把小女人装进了心里,宠她上天入地至真至宝。

免费阅读

  搬东西的工人见她要吃人似的,不屑的瞟了一眼那个破箱子。

  刚才他都翻过了,里面除了那些破衣服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紧张个屁!

  摸摸鼻子不屑道,“旅馆被卖了,老板拿着钱跑了,其它人该走的也走了,里面剩下的东西都是要扔的,谁知道你一直不回来是要还是不要了,正好,你这一箱子垃圾我还懒得管呢。”

  暗地里啐了一口往回走。

  “什么?老板拿钱跑了?”宁婉鱼傻了一样,怔茫了一会冲过去抓住他:“那我预付的房钱怎么办?”

  男人见她抓着自己的衣袖很不耐,用力一甩:“我怎么知道。”

  瞥了一眼她灰败的脸色:“老板都跑了你还找谁要钱,我只管搬东西,钱的事你可跟我说不着。”

  他甩开宁婉鱼时的动作太大,一个陈旧的木盒从他上衣兜里掉出来,落在宁婉鱼的脚边。

  男子的脸色陡然一僵,女人已蹲下身体把木盒捡起来,眉头紧锁:“这是我的东西,怎么会在你那?”

  又低头盯着自己的箱子:“你翻我东西了?”

  男人见被抓个正着很暴躁,口气沉到底:“谁它妈有时间翻你的破烂,那破盒子扔在墙角我以为是没人要的。”

  宁婉鱼的眼睛一眯,俨然不信。

  男人气的推了她一下,推的宁婉鱼一阵踉跄,嘴里叫嚣:“拿了东西就快滚,别影响老子干活。”

  它妈晦气!回身骂骂咧咧的往回走。

  宁婉鱼在后面掏出手机:“喂,110吗?我要报警,有人偷我东西……”

  那工人听到后吓的脸都绿了,急忙冲回来抢过她的手机,挂断,面色铁青的咆哮:“你它妈有病啊?”

  东西都给她了,还死抓着不放什么意思?

  他的态度让女人挑起眉头,盯着自己手机朝他伸手:“你是想多加一条抢劫罪?”

  后回身指指电线杆上的监控:“证据确凿。”

  工人的脸立刻黑沉如墨,无话可说,气的胸口一喘一喘的,眼神像要把她吃掉。

  两人对视了好久,最终是男人无力的低下头,将手机还回去。

  声音里压抑着难堪的怒意:“对不起,之前是我贪心了,态度恶劣是我不对,求你别报警,我还有三个孩子要养……不能坐牢。”

  路边,白色的迈巴赫静静的停着,龙耀阳播通聂新的手机:“派人继续跟着她,她住一家旅馆就收购一家。”

  往窗外看了眼,见那工人点头哈腰的向她道歉,微微勾起唇角:“让那些人在暗中保护她,不要让她吃亏。”

  他很在意,刚才那男人推了她一下。手机挂断后,聂新的嘴角不断的抽。这样逼法,还不如直接把宁小姐绑回来呢。

  ……

  抱着行李箱,双眼空洞的坐在大街上。她这是被现世报了吗?

  刚撕了支票就穷的叮当烂响,刚退了房就只能坐在大街上。

  翻查着手机里的通讯录从上到下,除了那两个男人竟然一个能找能帮忙的人都没有。

  她在林千业与龙耀阳之间选择,最终按下了龙耀阳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起来:“喂。”说话的人却不是他。是个女人。

  宁婉鱼拿起手机瞧了眼号码,有些犹豫:“你好,我找龙耀阳……”

  啪!电话竟然被挂断了。这边的聂巧依眉头紧锁,刚才那女人的声音……

  看着手机上的陌生号码,愤怒的捏紧小拳头,直接把那个来电删除,又把手机放回原位。

  “巧依?”从身后的浴室里走出一道伟岸身影,身上仅围了一条白色浴巾,胸肌半敞,头发还在滴着水。

  空气中荡漾开他的男性气息,还有清爽的沐浴乳味道。

  他的视线先落向衣架旁的浴袍,拿起披在身上,之后又感觉到身后如影随形的视线,回头,不明所以的盯着仿佛有话要说,又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女人。

  “怎么了?”他上前一步,带着审视的目光盯着她,看向床边的电话。

  放的角度偏了,很细微。他眯起眸,深邃的看向聂巧依。

  女人干涩的笑了笑,瞥到他浴袍外挺健的胸肌时羞赧的别过头,咬着唇,小手紧张又用力的绞在身前聂聂道。

  “对不起耀阳哥,刚才不小心把你的衣服弄脏了,我这就给你洗干净。”说完就上前抓起他染了酒渍的衬衫。

  紧绷的小手被他的大手攥住,居高临下敏锐的盯着她的眉眼。

  静默了半响,沉声:“我已经让你哥送衣服过来了,下边的宴会已经开始,你先下去吧。”

  小手被松开,上面的热度还在,聂巧依有些失落。

  龙耀阳若无其事的来到酒柜前取出尘封的红酒打开,顿时酒香肆意,拿出高脚杯优雅的倒满,抓在指尖轻晃。

  见那女人没有动,慵懒的挑了挑眉毛:“还有事?”聂巧依有些心虚,很怕被他看穿自己拙劣的手脚。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