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末日青铜

末日青铜

冷角落 著

连载中免费

  末日青铜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冷角落所著的一部非常好看的科幻小说,小说末日青铜全文讲述了主角楚罂是一个普通人,他的身体里寄居着希腊神话中的青铜人类被毁灭后留下了遗种,看他会有怎样的传奇故事,面对青铜遗种的仆人来临,他会如何做呢……
  从监狱里走出来,稍微清新的空气吹不进凌伽忧郁的心里,他朝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头发花白的老管家站在车边,慢慢打开车门,同样一言不发。
  凌伽坐进后排座位里,透过茶色玻璃,看森严的监狱大门,可怎么看也看不出,它同一个娇弱的女孩有什么关系。
  尽管凌云算不上是娇弱的,但依然是个小女孩。
  凌伽不禁苦笑一声。
  老管家坐进车子里,通过后视镜观察凌伽的样子,依旧不说话,也不发动车子。
  凌伽勉强从伤感中挣扎出一丝神智,对老管家笑笑:“庆伯,我们先不回家,随便走走吧。”
  “嗯。”老管家点点头应道,稍稍思忖一下,建议说:“那么就去城南吧,那里有个酒吧,很不错。”
  “随您好了。”凌伽懒得思考这样的问题,闭起眼睛,仰躺在座位上。
  轿车缓缓离开路边,而与此同时,远处的一辆银色车子也启动了,跟在了稍远的距离外。
  在出了监狱的范围后,车辆渐渐多了,那辆银色的车子加快了速度,进入了三十米的范围内。
  老管家伸手将倒车镜调整一下,对向车后的某个角落。如此,镜子里便收纳了不少身后的事物。他眯着眼睛慢慢搜寻,找到了一个微小的点。
  这个点落在他苍老的眼睛里,是一张年轻人的脸。
  凌伽的车子缓缓驶入城南区域,老管家显得轻车熟路,直奔自己所指的酒吧。而身后的那辆车,则还是像刚才那样跟着。从监狱到城南区域,大概有五十分钟的车程,这样长的时间,即使是一个普通人,也会容易察觉到自己被跟踪的,不过那辆银色车子的主人似乎并不在意,悠闲地开着车,把自己暴露在老管家的视线里。
  黑色的轿车靠在马路外侧稳稳开着,老管家瞄

86万字更新:2019/02/10

在线阅读

  末日青铜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冷角落所著的一部非常好看的科幻小说,小说末日青铜全文讲述了主角楚罂是一个普通人,他的身体里寄居着希腊神话中的青铜人类被毁灭后留下了遗种,看他会有怎样的传奇故事,面对青铜遗种的仆人来临,他会如何做呢……

免费阅读

  “你会不会再也不管我了,哥哥?”

  凌云一遍一遍地问着同样的问题,即使在监狱里也不例外,她双手做完复杂的手语后,便用力抓住哥哥的手,不肯有一丝松懈。

  而凌伽也绝不会感到厌烦,他总是会将小妹的手握得牢牢的,然后用微不可闻却极温柔的声音对她说。

  “不会啊,你这个小笨蛋!”

  虽然小妹听不见,但这句话彼此都是明白的,根本不需要借助语言和复杂的手势表达,一个眼神便足够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

  云灵的血还粘附在他的手上,已经干掉了,深深印进了手掌的纹络里,他甚至还可以闻到一股刺鼻的腥气。并不是这双手不可以牵小妹,只是……

  凌伽知道自己再也看不到那个可爱的女孩笑了,她在几天前还跟自己说过,她的名字倒过来写的话,刚好是“凌云”——小妹的名字,并且向自己信誓旦旦,一定会博得小妹的欢喜。

  可是她的尸体现在已经被放进了冰冷的木棺里,从同样冰冷的地面被挪走,她脸上惊恐和不敢相信的表情怎样抹都抹不消。

  “我女儿就是你们害死的,我死了,一定会向你讨债的!”云母在得知女儿死讯并企图自尽时,对凌伽凶狠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一副副令人惊惧的画面轮番闪过凌伽眼前,他闭上眼,可是却看的更加清晰。

  凌云已经停止问哥哥问题了,只安静地坐在铁窗后,安静地看着他,只要哥哥在面前,她就会变得很乖很安静。

  凌伽也不说话。从最后一个问题结束,他们已经沉默着对坐了十分钟,狱警抬手看表,并对凌伽做了一个手势。

  凌伽点点头,他这一点细微的动作立刻牵动了凌云眼中的神采。凌伽比谁都了解小妹,她会错了意,误以为这动作是面对自己的。

  凌伽心里再添一丝苦涩。

  他举起手,手指在今天翻动得格外生涩,仿佛他是第一次学做手语。

  “记得听话,哥哥会常来看你的,不用怕。”凌伽做出了一句手语,然而原本每次都会加上的“我不会不管你”被省略掉了,云灵恐惧的脸出现在眼前,将他的手语生生打断。

  凌云乖乖点了点头。

  从监狱里走出来,稍微清新的空气吹不进凌伽忧郁的心里,他朝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头发花白的老管家站在车边,慢慢打开车门,同样一言不发。

  凌伽坐进后排座位里,透过茶色玻璃,看森严的监狱大门,可怎么看也看不出,它同一个娇弱的女孩有什么关系。

  尽管凌云算不上是娇弱的,但依然是个小女孩。

  凌伽不禁苦笑一声。

  老管家坐进车子里,通过后视镜观察凌伽的样子,依旧不说话,也不发动车子。

  凌伽勉强从伤感中挣扎出一丝神智,对老管家笑笑:“庆伯,我们先不回家,随便走走吧。”

  “嗯。”老管家点点头应道,稍稍思忖一下,建议说:“那么就去城南吧,那里有个酒吧,很不错。”

  “随您好了。”凌伽懒得思考这样的问题,闭起眼睛,仰躺在座位上。

  轿车缓缓离开路边,而与此同时,远处的一辆银色车子也启动了,跟在了稍远的距离外。

  在出了监狱的范围后,车辆渐渐多了,那辆银色的车子加快了速度,进入了三十米的范围内。

  老管家伸手将倒车镜调整一下,对向车后的某个角落。如此,镜子里便收纳了不少身后的事物。他眯着眼睛慢慢搜寻,找到了一个微小的点。

  这个点落在他苍老的眼睛里,是一张年轻人的脸。

  凌伽的车子缓缓驶入城南区域,老管家显得轻车熟路,直奔自己所指的酒吧。而身后的那辆车,则还是像刚才那样跟着。从监狱到城南区域,大概有五十分钟的车程,这样长的时间,即使是一个普通人,也会容易察觉到自己被跟踪的,不过那辆银色车子的主人似乎并不在意,悠闲地开着车,把自己暴露在老管家的视线里。

  黑色的轿车靠在马路外侧稳稳开着,老管家瞄向窗外,略略寻找。车子再驶出了十几米便停下了。

  “我们到了,少爷。”

  老管家提醒了一声,没有听到回应,他转头看向后座,凌伽已经靠在座位上睡着了。也许极度的伤感,也会带来极度的疲惫,他的脸上依然挂着浓浓的忧郁。

  老管家没有叫醒他,略整理下自己的衣服,推开车门走出去了。他径直走进了酒吧的门里,也不打算理会那一直尾随着的年轻人。

  轿车绝佳的隔音车壁营造了安静的世界,凌伽意外地睡得极熟,只是做着些繁乱的梦,凌云,云灵,云灵的父母,甚至还有自己的父母,轮番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一摊暗红色的血慢慢散开,却不是那天云灵的。殷红刺眼的颜色,似乎永远存在于凌伽的眼前,陪伴他度过十四年的岁月,或者,谈不上是陪伴,应该叫做捆缚,解不开的捆缚。

  而这些颜色,同样存在于小妹的脑海里。也许就是因为如此,因为害怕,她才会频繁地问同样的问题。

  “你会不会不管我了,哥哥?”

  凌伽睁开眼。

  车窗外,天色已变得微黑,茶色的玻璃更为它添了一层暗淡至极的颜色。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无论看什么东西都是阴暗滞涩的。凌伽的心里闷得难受,他用力眨几下略略红肿的眼睛,推开门。

  然而他的脚刚刚踏上冷硬的地面,一股细微的危机感如毒蛇一般,猛然窜上他的后背。凌伽的瞳孔立刻缩成一线,虽然刚刚从睡眠中挣脱出的身体有些僵硬,但也已足够,他伸手向左探,精准地握住了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腕,堪堪可握其一半。而手腕的尽头是一把精巧的暗器,尾部闪烁着摄人的电火花。

  “耐心不错,不过技术太差了。”

  凌伽冷哼一声,手掌猛然较力,一阵骨骼碎裂的声响,壮汉的手腕被反向弯成了近乎0度角,黑色的电棒掉到地上,只不过他并没有惨叫,虽然额头已布满汗珠,所以这奇怪的一幕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壮汉似乎也没有再动手的打算,周围也不像凌伽所想,冒出众多的帮手。

  “你倒是有点毅力。”

  凌伽挥动胳膊,把壮汉甩撞到车门上松开了手。壮汉捂住自己断掉的手腕,一言不发地紧盯住凌伽,眼中却出奇地没有恼恨。

  凌伽的好奇心马上被挑了起来,遭遇袭击他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只是类似这样的特别场景很是少见。

  “单枪匹马敢来绑架我的,你还是第一个。”凌伽笑着打量他的模样,“可是你对自己的实力未免太高估了。”

  壮汉却仍只是盯着他,并不说话。

  “你是谁?”凌伽问。

  依旧沉默。

  “一个哑巴?”

  凌伽皱眉,这下可就没有什么好玩的了,对于这种角色,他连送他去警察局的欲望都没有。因为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聋子,凌伽对他做了一串简单短促的手语,意思为“你走吧”,然后自己向酒吧走去。

  而就在这时,壮汉却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异常动静,一张冷漠刻板的脸立刻换上了恭敬的表情,对着凌伽的后方点了点头。

  凌伽稍微一愣,回头看,与不远处走来的年轻人对视在一起。年轻人笑吟吟地看着凌伽,慢慢向这边走。在他的身后,正是那辆银色的车子,看其价值,丝毫不比凌伽的车子逊色。

  但凌伽注意的不是这些琐碎细节,他第一眼见到这个年轻人,便有些奇怪莫名的感觉在脑海里隐现,却又不能具体说出来是什么,只可以暂时理解为,这个家伙有极深的城府。

  凌伽正胡思乱想着,年轻人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他或许天生一副带笑的脸,而并非真正的表情——这是凌伽观察所得。

  原本被凌伽摔在车门上的壮汉,面对站到面前的年轻人,脸上明显多出了几分敬畏的神色,忍住手腕的伤痛向其鞠了一躬。

  “罂少。”原来他并不是个哑巴,也并非聋子。

  年轻人瞄了他的手腕一下,一点都不惊讶,只是笑道:“现在,你应该该知道差距了吧。”

  壮汉面露愧色。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