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锁魂咒

锁魂咒

知晓 著

连载中免费

  锁魂咒全文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知晓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锁魂咒全文讲述了主角张锦枝是个长得非常英俊的年轻男子,他有一个张老头的外号,在一次意外下刘眉村的人来找他看风水,这里面会有怎样的际遇呢?
  张老头骂骂咧咧进山的时候,一帮子村民还紧紧地跟着他,生怕他变个戏法就跑了。可这才刚走到河边,一群人又像脚底沾了胶水一样,哪怕张老头一路小跑,也再没人敢靠近他半分。
  刘眉村是陕西与河南交接处的一座普通的村庄,据说是古时候有一个叫刘眉的人带着亲戚朋友来此地躲避战争,久而久之便定居了下来,所以这个村子就叫刘眉村,村里老老少少几乎都姓刘。刘眉村有一条横穿了整个村子的长河,全村人的喝水洗衣做饭都指着这条养活了几代人的河。
  张老头看了眼躲得远远的村民,骂了一句娘。
  “大家听我说,我们应该坚信马克思主义科学世界观,打倒一切封建迷信的牛鬼蛇神。前面站着的是社会主义的大毒瘤,我们必须跟着他,不能让他跑了去破坏共(和谐)产主义伟大事业!”一个穿着灰白补丁中山装的年轻男子站在村民面前,慷慨激昂地说道。本来避之唯恐不及的村民们立刻追了上来,把张老头团团围住。
  妈了个叉,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爷爷还在你太奶奶怀里吃奶呢!张老头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正气刚正不阿的年轻男子,真想赏他两个大耳刮子。
  这孩子,简直就是魔怔了。
  张老头看上去并不老,唇红齿白双眸漆黑,是个长得非常英俊的年轻男子,老头只是一个外号而已。他不问世事多年,也就偶尔和陈教授一起鉴赏点古玩。没想到这次的政治动荡波及到了陈教授,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被拉到街上挨了臭鸡蛋的砸。他还没弄清怎么回事,陈教授就把自己也给供出来了,一群人把他拖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刘眉村,说是不治好村里人的怪病,那他就是毒害共(和谐)产主义事业的叛徒。
  说来这个刘眉村也奇怪,祖祖辈辈几代人都喝这条河里头的水,就

44万字更新:2019/02/10

在线阅读

  锁魂咒全文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知晓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锁魂咒全文讲述了主角张锦枝是个长得非常英俊的年轻男子,他有一个张老头的外号,在一次意外下刘眉村的人来找他看风水,这里面会有怎样的际遇呢?

免费阅读

  张老头骂骂咧咧进山的时候,一帮子村民还紧紧地跟着他,生怕他变个戏法就跑了。可这才刚走到河边,一群人又像脚底沾了胶水一样,哪怕张老头一路小跑,也再没人敢靠近他半分。

  刘眉村是陕西与河南交接处的一座普通的村庄,据说是古时候有一个叫刘眉的人带着亲戚朋友来此地躲避战争,久而久之便定居了下来,所以这个村子就叫刘眉村,村里老老少少几乎都姓刘。刘眉村有一条横穿了整个村子的长河,全村人的喝水洗衣做饭都指着这条养活了几代人的河。

  张老头看了眼躲得远远的村民,骂了一句娘。

  “大家听我说,我们应该坚信马克思主义科学世界观,打倒一切封建迷信的牛鬼蛇神。前面站着的是社会主义的大毒瘤,我们必须跟着他,不能让他跑了去破坏共(和谐)产主义伟大事业!”一个穿着灰白补丁中山装的年轻男子站在村民面前,慷慨激昂地说道。本来避之唯恐不及的村民们立刻追了上来,把张老头团团围住。

  妈了个叉,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爷爷还在你太奶奶怀里吃奶呢!张老头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正气刚正不阿的年轻男子,真想赏他两个大耳刮子。

  这孩子,简直就是魔怔了。

  张老头看上去并不老,唇红齿白双眸漆黑,是个长得非常英俊的年轻男子,老头只是一个外号而已。他不问世事多年,也就偶尔和陈教授一起鉴赏点古玩。没想到这次的政治动荡波及到了陈教授,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被拉到街上挨了臭鸡蛋的砸。他还没弄清怎么回事,陈教授就把自己也给供出来了,一群人把他拖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刘眉村,说是不治好村里人的怪病,那他就是毒害共(和谐)产主义事业的叛徒。

  说来这个刘眉村也奇怪,祖祖辈辈几代人都喝这条河里头的水,就是最近出了问题。村里十几天里陆陆续续死了七个人,尸体全都全身黑紫恶臭异常。问起死因,市里的医院也含糊其辞,只说是遗传性的疑难杂症。村里的老人都说他们是喝了河里的水所以丢的小命,因为前几天下河游泳的几个年轻人也病倒了,身上还长满了桂圆大小的黑色肉疙瘩,一到夜里就痛地钻心,几个大男人躺在床上嗷嗷直喊疼。

  “我又不是医生,你们杀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张老头丢了手里的家伙——那个刘村长给他“收妖”的棍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来来来,现在就杀了我吧,往这咔嚓一刀,指不定就收了妖!”张老头往地上一坐,一副老子就是无赖地痞,你能奈我何的架势。

  “不是的嘞,里头的东西厉害的很,半夜里河底传出来的哭声可吓人!前个还有人听到河底下有女娃说话嘞。”一个举着铁锹的村民神神秘秘地对张老头说。张老头也是郁闷,若是下毒,再毒的毒药给河水这么一冲,也稀释地没毒了啊。往井里河里投毒,都是小说里骗人的玩意。喝河水喝死人,他张老头倒是头一次见。

  “他就是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破坏社会主义的叛徒!”那个中山装拿手里的棍子敲了下地面,指着刘老头狠狠地说。其他的村民也被刘老头的态度激怒了,学着中山装拿手里的家伙敲着地面。活像包青天升堂的时候一群差役在敲着棍子喊威武。

  这不敲不要紧,一敲,张老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闪开!”他跑到中山装站在的地方,一把推开了他,仔细地观察着地面。村民们看着刘老头,意识到可能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都屏住了呼吸面面相觑。

  这里的地面就是普通的泥土地,只是泥土地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老鼠洞而已。村民都很奇怪这个市里来的年轻人在找什么,忽然,刘老头指着一个稍大的老鼠洞,一拍大腿,惊呼道:“这不是老鼠洞,这他妈是个盗洞啊!”

  盗洞?村民们都惊呆了。刘眉村的村民,都是祖祖辈辈都住在刘眉村的。这么些年了,从来没听老一辈说过村里有古墓啊。再说了,这个盗洞跟老鼠洞也差不了多少,就算是个两三岁的娃娃,也不可能钻得进去啊。

  “挖!”张老头指着盗洞一声令下,所有的村民都行动起来了。就连刚刚那个挥斥方遒的中山装都参与到了挖土大军中来,热火朝天丝毫不敢怠慢。张老头长了一张帝皇般威严的脸,认真起来说话又极有说服力,谁都没想过他们为啥要听一个社会主义大毒瘤的话在这里辛苦挖土,而让那个大毒瘤在树荫底下乘凉快活。

  挖土之事几乎是全村总动员,不一会儿便挖出了一个四米多深的大坑,再往下挖,便挖不动了,露出了一片两米多长的青石板。张老头过来看了一眼,说:“掀!”村民们又用铁锹和撬棍,中山装喊一二三,大家一处用力,一刻钟之后终于把青石板掀了开来。

  张老头心里还是犯嘀咕的。中国古代墓葬,都讲究风水二字。风水一说总结起来无非四个字:阴阳调和。阴得阳,如署得凉,五姓咸和,百事俱昌。山为阳,水为阴,山随水转乃上中之上。然而眼前这片鸟不拉屎的地方,除了这条河还有点生气,周围一片荒土寸草不生,实为大忌。这条河也是很不吉利的,古语有云:有山无水休巡地,未看山时先看水。水乃墓葬重中之重,墓地的水一定要清澈绵长,弯环屈曲,悠扬深缓,这样才能儿孙满堂多福多寿。然而刘眉河直来直去,实在是个断子绝孙的凶穴。

  墓葬能用上两米多长的青石板的,非富则贵。怎么可能葬在这普通人家都看不上眼的地方呢?这里还有一个盗洞,看这盗洞小到同老鼠洞一般,没个四五十年是绝对不可能把缩骨功练到这种境界的。而且这个盗洞还很新,应该是不久前刚挖的。这样一个倒斗界的顶级高手,为什么会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费那么大的劲盗了这么个邪门的墓?

  “老汉,挖出来咧。”不知道哪个村民喊了一声,张老头回了神,拍拍身上的土,往青石板那里走了过去。

  青石板下,是一条漆黑而悠长的甬道。

  张老头虽说是认识几个倒斗的朋友,却从未下过斗。况且那几位倒斗的朋友,八卦占星无所不通,缩骨攀岩信手拈来,一个个都是从小训练的练家子。他张老头啥都不会,还带着一帮脑子里全是浆糊的村民。这下去不是找死么?张老头替自己捏了把冷汗。

  “去十几个人找火把,其他的守在这里不让任何人靠近。通知生病的村民,煮点糯米一边喝一边泡澡。顺便给我找个杀过猪宰过牛的刀来。中山装去村头,盯着河水,水色一变黄就立刻跑过来通知大家。”村民们听罢立刻行动了起来。他们看张老头的眼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好些个风水先生阴阳先生都来看过了,啥门道都没说出来,如今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然看出了这么大的名目。张老头从毒瘤摇身一变成了活神仙。

  张老头独自看着漆黑看不到尽头的甬道,忧心忡忡。

  这墓透着古怪。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