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华年风云

华年风云

诗晓慢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侯彧和蔺传珺的小说名字是《华年风云》,这是由作者诗晓慢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历史小说,小说华年风云全文讲述了主角侯彧本是冷若冰霜、腹黑复仇的富家养子,他在遇见善良的蔺传珺之后,转变为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看他会有怎样的际遇……
  “哪里哪里,让您见笑了。您的到来可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这是其次,侯老爷,咱俩的约定你可别忘咯。”郭澄一脸奸笑,小声提醒侯外员。
  “这是当然,只是那洛家还有一双儿女不知去向,这以后……”侯外员表情突然紧张。
  “这个嘛,”郭澄直起身板拍了拍头,“侯老爷,这个大可不必担心,那两个乳臭未干的洛家遗孤能掀起什么风浪,以后也只是无名无份的野孩子,哈哈哈哈。”郭澄说完开心地笑了起来。
  “郭大人所言极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侯外员也跟着笑了起来。
  “侯老爷,那……”
  “郭大人大可放心,那洛家大宅自然是非您莫属,说好的银子也会如数奉上,只是此次善后定要干净利落,免得夜长梦多啊。”
  “那是自然。”
  郭澄出门后便派人挂榜,其目的不过是想告知世人,洛怀已认罪伏法,其门下工仔助纣为虐,也被即刻处死,这回郭澄和侯外员倒是摘干净了。
  侯外员与此时撇清关系后,继续他的茶庄事业。侯外员倒无害百姓之心,只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被郭澄蒙蔽了双眼,才命人制了有毒的茶叶用以加害洛怀。
  自此之后,侯外员几乎垄断了当地的茶行,方圆千里之内,无人能及。
  洛季安走出家门后,无依无靠,已经被饿昏了两次,现在是个小乞丐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是以前那个风光的小少爷,不管他走到哪儿都会有乞丐欺负他。
  洛季安虽然才七岁,可心智却远远高于同龄人。他深知父母以及洛家上下百口性命皆是侯外员和郭澄而人所害,只是痛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无法为他们报仇。
  “爹娘,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安心,儿子将来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还洛家一个清白。

1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01

在线阅读

  主角叫侯彧和蔺传珺的小说名字是《华年风云》,这是由作者诗晓慢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历史小说,小说华年风云全文讲述了主角侯彧本是冷若冰霜、腹黑复仇的富家养子,他在遇见善良的蔺传珺之后,转变为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看他会有怎样的际遇……

免费阅读

  清末年间,局势动荡,商业在夹缝中息息成长。一夜之间,满城风雨。生活仿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沉寂。

  黎明接踵而至,广州在黑夜的沉睡中渐渐苏醒。

  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长空的寂静,洛家上下一片忙乱,洛夫人给洛怀添得一双儿女,子为兄,女为妹,子名洛季安,女名洛季沄。全家上下喜气连连,洛老爷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洛家是广州著名的茶叶商户,洛怀年少时期白手起家与挚友侯外员在茶叶界内创下不朽丰绩,两家更是广州内有名的茶叶商户。

  与此同时,洛式管家洛合与罗家奶妈谢槐秋喜结连理,并诞下一子,唤名洛卿。

  洛少五年时随父亲洛怀参加挚友侯外员新女侯世黛之诞辰,并与其定为亲家,商定侯氏爱女18岁时与之成亲。

  洛少七年时,形势骤变。

  “老爷,郭澄之女郭照芯与少爷向来交好,侯外员之女也早与少爷订立婚约,斩草除根实为不妥。”洛合心存担虑,裸手请命。

  “侯氏心变,与那贪官郭澄联手,置百姓安危于不顾,更是想对我洛家赶尽杀绝。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不是万不得已,也绝不会出此下策。”洛怀一脸褶皱,纹深似乎可把手中的珠串撵断。

  “老爷,不如先让夫人带子女逃命去,也让槐秋带着卿儿走,洛合愿誓死追随老爷,绝无半点怨言。”洛合说着便跪在洛怀膝下。

  “你追随我多年,忠心不二,我已当你已是挚友,自然不会连累你的家人,今晚我就派人护送他们去上海。”洛怀拍拍洛合的肩膀,扶他起身。

  侯外员向来心思缜密,让人捉摸不透,他不顾及多年交情,与那贪官郭澄串通,强强联手,以洛家的名义将下了毒茶叶卖给百姓,死伤过十,侯外员得以垄断茶行,而洛家全家性命则岌岌可危,洛怀无奈,却又实在心有不甘,想他纵横商场多年,如今却将死于小人之手,越想越气不过,于是他计划派人挟持郭侯两家幼女,逼其就范,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就同归于尽。

  可洛怀万万没想到的是,侯外员早已买通他派去的杀手,郭澄也派手下官吏将其拿下,当众处死,幸好洛夫人与谢槐秋已带着三个孩子远走,可哪知洛夫人竟是性情之人,路途中听闻洛怀死讯,悲痛不已,急下马车要打道回府去看洛怀最后一眼,执拗得很,谁都劝阻不住,洛季安也是人小鬼大,偷偷溜下马车跟了母亲前去,谢槐秋眼泪连连地看着他母子二人消失于眼前,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带着两个孩子逃到上海去。

  洛夫人赶回家中已是清晨,哪知一夜之间洛家上下百人早已被郭澄杀得无一活口,鲜血流满了洛家大院,洛夫人一时无法接受,上吊自尽。洛家小少爷看到母亲惨死一幕,不禁被吓得哭起来,一直喊“娘,你说句话,你不要丢下我”。郭澄派去巡防的一个官吏听到洛家大院内的哭声,急忙进去查看,原来是洛家的小少爷洛季安。

  “小祖宗唉,可别哭了,你也是可怜得很,快逃命去吧。”官吏说着就把洛季安带到后门帮其逃走,“可别再哭了,省得让人发现。”

  “呦,郭大人,请进请进。”侯外员通道屋外马蹄声,随后郭澄进门,急忙起身出去迎接,拱腰作揖。

  “侯家果然家大业大,这青砖琉璃的房子,估计在广州也是屈指可数的。”郭澄环顾四周,略有所思。

  “哪里哪里,让您见笑了。您的到来可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这是其次,侯老爷,咱俩的约定你可别忘咯。”郭澄一脸奸笑,小声提醒侯外员。

  “这是当然,只是那洛家还有一双儿女不知去向,这以后……”侯外员表情突然紧张。

  “这个嘛,”郭澄直起身板拍了拍头,“侯老爷,这个大可不必担心,那两个乳臭未干的洛家遗孤能掀起什么风浪,以后也只是无名无份的野孩子,哈哈哈哈。”郭澄说完开心地笑了起来。

  “郭大人所言极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侯外员也跟着笑了起来。

  “侯老爷,那……”

  “郭大人大可放心,那洛家大宅自然是非您莫属,说好的银子也会如数奉上,只是此次善后定要干净利落,免得夜长梦多啊。”

  “那是自然。”

  郭澄出门后便派人挂榜,其目的不过是想告知世人,洛怀已认罪伏法,其门下工仔助纣为虐,也被即刻处死,这回郭澄和侯外员倒是摘干净了。

  侯外员与此时撇清关系后,继续他的茶庄事业。侯外员倒无害百姓之心,只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被郭澄蒙蔽了双眼,才命人制了有毒的茶叶用以加害洛怀。

  自此之后,侯外员几乎垄断了当地的茶行,方圆千里之内,无人能及。

  洛季安走出家门后,无依无靠,已经被饿昏了两次,现在是个小乞丐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是以前那个风光的小少爷,不管他走到哪儿都会有乞丐欺负他。

  洛季安虽然才七岁,可心智却远远高于同龄人。他深知父母以及洛家上下百口性命皆是侯外员和郭澄而人所害,只是痛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无法为他们报仇。

  “爹娘,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安心,儿子将来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还洛家一个清白。”洛季安拳头握紧,暗下决心。

  洛季安怀着对仇人的痛恨,终于在两年后的一天抓住一个极为有利的机会,这也从此改变了他的道路。

  “门外是何人在敲门啊?”郭澄听到一阵噪声后慢悠悠地走出门外。此时郭澄早已搬进洛宅。

  “回大人,是,是,是一个小乞丐,我马上把他轰走。”一个手下颤颤抖抖地答复,恐怕惹怒了郭澄。

  “这种小事都办不好,我养着你们干嘛!”郭澄说着一脚把下人踢到。

  “大人,那个小乞丐非嚷嚷着要见大人,说是有要事禀报。”这时一个官吏跑过来跪在地上请命。

  “快轰走,这种小事还劳烦大人。”被踢的手下颤悠悠地站起来。

  “是。”官吏急忙起身要走。

  “慢着,叫他进来,我倒听听他有何事要说。”郭澄捋捋袖子,咳嗽了两声。

  洛季安拖着肮脏的身子走进院子,他环顾了四周,这个院子熟悉而又陌生,他的童年大半是在这里度过,现在却被害死爹娘的凶手霸占,如果爹娘知道了,恐怕在天上也会寝食难安的。

  “你有何事啊?”郭澄退后两步,一脸嫌弃地看着面前这个乞丐。

  “大人,听闻令爱前几日生辰,世人纷纷前来祝贺,我有于是名乞丐,所以被拒之门外,可我深知这并非郭大人的命令,郭大人气度乃非常人所及,怎么可能给下人下达这样的命令呢。”洛季安娓娓道来,绘声绘色。

  “哦?本官确实允许世人前来祝贺,不论贫贱高低,皆以贵客相待。”郭澄觉得眼前这个小乞丐言谈举止十分有趣,便想听听他如何叙述,“也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下人曲解了本关的意思,本官定会严查此事。不知你现在还可否有兴趣为爱女致贺词啊。”

  “这也正是我今日打扰大人的目的。”洛季安见此事有戏,急忙接茬,“郭家有女初长,十里贵花未可及。郭氏清廉气不凡,纵横万世名可传。”洛季安一气呵成。洛季安知道郭澄之女郭照芯前几天八岁生辰,想到儿时二人还是童年伙伴,只可惜物是人非。

  “哈哈,好诗好诗,本官有赏,你想要什么?”郭澄听罢笑得合不拢嘴。

  “嗯,我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洛季安低下头不自然地掐了掐自己的手指。

  “快来人,摆宴接客。”没听洛季安说完,郭澄就急忙命令下人。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