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流弹的故乡

流弹的故乡

何楚舞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穆香九和邓巧美的小说名字是《流弹的故乡》,这是由作者何楚舞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军事小说,小说流弹的故乡全文讲述了主角穆香九是“采珠人”的后代,他因为躲避战火不得不举家迁徙,当他遇到东北军旧部杜连胜、名门贵妇郝玉香等人会有怎样的际遇呢……
  郝玉香的声音似乎隔着一层雾:“是吗?”
  阎光明和郝玉香这代人赶上了清朝的尾巴。他们生下来就吃尽了这条尾巴的苦,对清朝没有半点恭敬。清朝、奉系军阀、民国,再算上即将成立的傀儡政权,两人不到三十岁,却是经历了四个朝代了,真是乱世多奇闻。
  生长在乱世的人,早就习惯了战乱病死,要是忽然有一天街上没有惨死的人,报上也不发那些血淋淋的新闻,反而让人觉得不自在。郝玉香听了阎光明这些话,虽然有些惊讶,但也就觉得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阎光明说:“知道吗?建国就要定都,在什么地方定都可是大有玄机。”
  郝玉香慢条斯理地咀嚼着食物,头也不抬:“是啊。”
  阎光明对她的敷衍很不满意,不再说了,可是闭上的嘴没有塞进食物,显然还想继续说下去,只等郝玉香换个态度。
  郝玉香终于多说了一句:“你父亲又能大赚一笔了。”
  郝玉香一直称呼自己的公公为“你父亲”这让阎光明很不舒服,但是想到簪子上的金发,他没做声。
  阎光明的父亲阎耀祖在长春不是最富有的,但绝对是长春最会钻营的商人。1896年,俄国入侵东北,霸占了中长铁路的筑路权,阎耀祖在长春大兴土木,建起了一批俄式建筑,发了一笔横财。十年后,日本在日俄战争中得胜后占据长春,阎耀祖又兴建了日本人居住区,发财的同时也讨好了日本人,还和日本政界搭上了关系。
  郝玉香不幸言中了,伪满洲国定都长春后阎家确实“飞黄腾达”不过阎家靠的不仅仅是日本人,还有郑孝胥。
  清朝末年,阎耀祖结识了时任京汉铁路南段总办的郑孝胥。阎耀祖擅画,郑孝胥写的一手好字,两人不言商,不论政,在笔墨纸砚

15万字更新:2019/03/04

在线阅读

  主角叫穆香九和邓巧美的小说名字是《流弹的故乡》,这是由作者何楚舞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军事小说,小说流弹的故乡全文讲述了主角穆香九是“采珠人”的后代,他因为躲避战火不得不举家迁徙,当他遇到东北军旧部杜连胜、名门贵妇郝玉香等人会有怎样的际遇呢……

免费阅读

  男人和女人的战场不在床上,而是在餐桌上。

  阎光明和郝玉香有个心照不宣的习惯。越是大事,两人越能达成默契,甚至不需要语言的沟通,短瞬的对视就解决了。他们争论不休,甚至能从心底生出勒死对方的恨意的往往都是鸡蛋皮瓜子瓤般的小事。后来,阎光明得知别人家也是大事不争,小事不休,也就释怀了。唯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阎公馆的各个房间似乎都挂了免战牌,唯有餐厅例外。每每拿起筷子,两人之间那些不痛快不相安就无由地冒了出来,于是乎碗碟筷子餐巾统统变成了斧钺钩叉拐子马一起杀了出来,咽到肚子里的饭也成了炮弹手雷毒气弹,把他的肠胃搅出千疮百孔的痛。

  也许只有婚后才患了胃病的人最能理解阎光明。

  今晨的餐桌战争必是不能幸免了。这个屡败屡战,屡战又屡败的战场上,阎光明毫无胜率可言。

  阎光明有早起的习惯,今天更早。他坐在餐桌前,滔滔不绝地跟郝玉香说着,牙齿间跳跃着兴奋的光,任谁也看不出他彻夜未眠。昨晚,郝玉香没有沾一滴水,牙也没刷,像一条从沼泽里爬出来的蟒蛇,湿漉漉,粘糊糊缠在他身上,肆意漫延着战火。

  起床后郝玉香在客房的浴室洗了澡,她穿着浴袍,头发高高挽起,如同惜字如金的女王任由阎光明描绘他的宏伟计划。

  阎光明说:“知道吗?要建国了。”

  “是吧。”郝玉香把瓷碟从桌上挪到桌下。肥胖的宠物犬嗅了嗅碟里的没被动过的寿司,扭过脸,懒洋洋地打了个滚。

  郝玉香朝桌下看了看,阎光明若是像这只狗这样有骨气,他的身边也会多一些真正朋友。

  阎光明:“你肯定以为日本人要建国,不对,是咱们的,溥仪要回来了。”

  郝玉香的声音似乎隔着一层雾:“是吗?”

  阎光明和郝玉香这代人赶上了清朝的尾巴。他们生下来就吃尽了这条尾巴的苦,对清朝没有半点恭敬。清朝、奉系军阀、民国,再算上即将成立的傀儡政权,两人不到三十岁,却是经历了四个朝代了,真是乱世多奇闻。

  生长在乱世的人,早就习惯了战乱病死,要是忽然有一天街上没有惨死的人,报上也不发那些血淋淋的新闻,反而让人觉得不自在。郝玉香听了阎光明这些话,虽然有些惊讶,但也就觉得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阎光明说:“知道吗?建国就要定都,在什么地方定都可是大有玄机。”

  郝玉香慢条斯理地咀嚼着食物,头也不抬:“是啊。”

  阎光明对她的敷衍很不满意,不再说了,可是闭上的嘴没有塞进食物,显然还想继续说下去,只等郝玉香换个态度。

  郝玉香终于多说了一句:“你父亲又能大赚一笔了。”

  郝玉香一直称呼自己的公公为“你父亲”这让阎光明很不舒服,但是想到簪子上的金发,他没做声。

  阎光明的父亲阎耀祖在长春不是最富有的,但绝对是长春最会钻营的商人。1896年,俄国入侵东北,霸占了中长铁路的筑路权,阎耀祖在长春大兴土木,建起了一批俄式建筑,发了一笔横财。十年后,日本在日俄战争中得胜后占据长春,阎耀祖又兴建了日本人居住区,发财的同时也讨好了日本人,还和日本政界搭上了关系。

  郝玉香不幸言中了,伪满洲国定都长春后阎家确实“飞黄腾达”不过阎家靠的不仅仅是日本人,还有郑孝胥。

  清朝末年,阎耀祖结识了时任京汉铁路南段总办的郑孝胥。阎耀祖擅画,郑孝胥写的一手好字,两人不言商,不论政,在笔墨纸砚中磨出了交情。若干年后,清灭民国兴,在长春定居的阎耀祖听说郑孝胥寓居上海鬻字为生,派专人送去了珠宝若干以及一副亲手画的《龟冷支床图》奉劝他蛰居待时。不久,郑孝胥果然“鸿运当头”自任“懋勤殿行走”以后便追随溥仪,伪满洲国建立后被任命为伪满洲国总理。此时阎耀祖的职务早已内定,他将担任伪满洲国产业部工商司的要职。

  郝玉香所能想到的只有她见过听过的事情,阎光明却很清楚,伪满洲国要建都,他父亲这样的商人自然能赚个钵满盆满,但获利最大的还是那些日本商人。听闻建都一事,东北四省的日本人纷纷出资出力,游说政界人士,争着要把“都城”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阎光明把手在眼前一抹,如同在展开了一副东北的地图:“东北四省,热河首先排除在外,最有可能建都的是奉天、长春、哈尔滨、大连。”

  郝玉香:“没听说那个国家把京都建在海边。”

  阎光明:“大连比其他几个城市都有优势。哈尔滨离苏联太近,奉天是张作霖父子的老巢,各种势力盘根错节,都不是最理想的建都之地。日本人在大连经营多年,费了苦心,下了力气,只可惜大连地处辽南,太偏,日本人肯定会放弃。”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