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六锦宫灯记

六锦宫灯记

世倾研 著

完本免费

  六锦宫灯记是作者世倾研所写的架空古代言情作品,灵瑶,夜长空是本书的主要人物。全文的情节连贯,文笔清晰,故事内容完整,主要讲述传闻世有极悲之地,名为落花涧,落花有灯名为六锦宫灯,凡名字出现在六锦宫灯上的男子,必定会历经情爱之苦流下绝爱之泪,最后毕生修为和爱恨戾气化身成魅随着那滴绝爱之泪变成昧珠。 传闻得齐六颗昧珠者可拥有至高无上毁天灭地的灵力,亦可重置万生重生,重新造世。因此六锦宫灯和昧珠在三界都是禁物,凡寻找昧珠之人必定死于弑神剑。
  落花涧,那是个百丈悬崖,介于两座巍巍高山中间的溪水旁,那是钰兮时常独立而站的地方。在那里四季盛开着海棠和桃花,无论何时抬头,都能看到飘零满空的花雨,桃是桃,海棠是海棠,就如这两座相对的碧山,二物互生相得益彰。但是,它们从来都没有生气,好似死的一样,放眼寻觅世间千山,也只有这两座山的灵气不在。而那些落花亦是如此,即便互相追逐空中,那也是你我分明。
  而这山涧下的草地,早已看不见芳草的绿,几千年来早已被落花的粉覆盖取代,在那片不知深厚的繁花被褥下葬着她,一个让钰兮从上神沦为素神的她。传闻世有极悲之地,名为落花涧,落花有灯名为六锦宫灯,凡名字出现在六锦宫灯上的男子,必定会历经情爱之痛流下绝爱之泪,最后毕生修为和痴爱怨恨的戾气会化身成魅随着那滴绝爱之泪变成昧珠。凡得齐六颗昧珠者可拥有至高无上毁天灭地的灵力,亦可重置万物重生,重新造世。因此六锦宫灯和昧珠在三界都是禁物,凡寻找昧珠之人必定死于弑神剑。天界的神却未曾想到,那个拥有至高修为,手持弑神剑独傲三界的神却是六锦宫灯上的最后一个人。

186万字更新:2019/05/16

在线阅读

  六锦宫灯记是作者世倾研所写的架空古代言情作品,灵瑶,夜长空是本书的主要人物。全文的情节连贯,文笔清晰,故事内容完整,主要讲述传闻世有极悲之地,名为落花涧,落花有灯名为六锦宫灯,凡名字出现在六锦宫灯上的男子,必定会历经情爱之苦流下绝爱之泪,最后毕生修为和爱恨戾气化身成魅随着那滴绝爱之泪变成昧珠。 传闻得齐六颗昧珠者可拥有至高无上毁天灭地的灵力,亦可重置万生重生,重新造世。因此六锦宫灯和昧珠在三界都是禁物,凡寻找昧珠之人必定死于弑神剑。

免费阅读

  当锦侯看清楚同自己摔下马的他时,他已是满背的长箭和鲜血早已不省人事。他单薄弱小的身子跪在他身旁仇恨痛泣的摇喊着他:“魏大哥、魏大哥。”

  却见不能动弹的他,吃力的抬起满是鲜血的手指着前方,用着最后一口气喊到:“逃……”。话音未落,一把长剑挥下,他亲眼目睹他的手被划断分离尸身旁。

  他错愕的看着面前的杀戮和残忍之景,气急的拿起死去魏侍卫的长剑便站起来,不等他拔开剑,他已腹中一剑。

  紧接着,长剑如寒冰一样刺痛的划在他弱小的身子上,鲜血顺着每个剑伤口蔓延出来,直到他倒在血泊,耳际传来“撤”,他知道这就是他的宿命,而他的悲惨宿命也即将结束……

  许久之后,我看到神孤兽向他走去蹲在他的身边,奄奄一息的锦侯看到了面带亦邪亦正之气,身上毫无被雨水打湿的他双眼全是不甘。

  神孤兽抬手带着一掌白光对着锦侯的额头,闭眸看着锦侯生前的一切,“看来你有很多的仇恨未报?死在这样的连姻上还真是莫大羞辱,我倒是可以帮你报仇雪恨,不过你需要付出代价。”

  躺在地上的他颤抖着唇却是一直冒血,发不出一个音。他毫无半点恻隐之心改变反而显得不屑轻淡到:

  “人死后有魂魄自可继续轮回,我要你的身体藏匿我的真身,但是,我进驻你的身体后,你的魂魄会随着我进驻的灵力焚化,而你从此灰飞烟灭,不会再有来世,我自会为你报仇雪恨做以回报,你可愿意?”

  他沉重的点了点头,雨水打击下,他苍白的脸憔悴得毫无生气,神孤兽抬起长着利甲的芊手抚摸在那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小脸上,闭眼施法幻化出灵力。

  雨毫无停驻,却打不进包围他们二人的结界内,他幻化成一束乌烟驻进锦候孩童的身躯……

  山林里婢女焦虑喊到:“公主,你别闹了,跟我们回去吧,你和锦侯根本不算婚嫁”。

  一个侍卫追上来拉住她制止到:“请公主回到马车上。”

  灵瑶:“我不要,我是锦侯妻子,他不能来,我便去找他”。

  一队侍卫从前方回来,她看着他们滴着鲜血未干的长剑,心猛然揪紧刺痛。

  带头侍卫冰冷到:“公主,锦侯不可能来接你了。”

  她木然泪下哭吼到,“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我要去找他”,说着挣脱侍卫的夹持便朝着前方跑去,却被侍卫和婢女纷纷拉扯住。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找他,就是死,我也是锦侯的人,我不要嫁二夫,我不要这么羞辱的活着。”她吃力的挣扎哭喊着。

  侍卫:“公主,锦侯已经死了,他绝不可能来迎娶你。”

  “我不管,我说过,他不能来,我便去找他,就是死我也还是锦候的人。你们放手,放手……”

  “噗通”一声,她挣扎脱众人的夹持狠狠扑身吃痛的摔倒在地。“公主”婢女慌忙为她遮伞而去。

  大雨哗哗落下,“嗒……嗒……嗒……”靡靡薄雾中他踏着泥水走来。

  众人都错愕的瞪大眼睛看着他,花折伞下的她脸上还挂着清泪看着走来的他,一支长箭还插在他的左肩,而他的身上全是血滞,犹如一具行动的丧尸。

  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他后背双手,儒雅的一步一步向着她走去,她似乎惊恐的感觉到周围死一般的静寂,而其他人也都像死人一样,在片刻间都没有了呼吸伫立不动在雨中。

  他带着满身的血腥死亡气息走到她面前,她如受惊的鸟虚惊得花容失色,他弯身对上花折伞下她扬起余泪未干的脸,向她伸出手:“百禄夜长空来迎娶灵瑶公主。”

  她看着他左肩上的长箭,不敢置信的睁大着满是泪花的水灵眼睛“你……你不是……死了吗?”

  他却不屑一笑,毫无痛楚的抬手拔了左肩上的长箭,继而又对她伸出白皙的手“自然是死过一回,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吗?不过,往后,我会一点一分的偿还给你。”

  她看着他嘴角挂着血迹却笑得如恶魔一样的阴邪,惊恐的退后四处寻望,所有人都被制动犹如雕像伫立不动,仿佛整个空间就只剩下她和他,眼前所见如梦魇般的存在让她寻不到出口。

  她回头看着邪魅诡异的他,惊恐的泪大颗的颤抖在水灵的眼睛里顺着花容脸面滑下。

  他抬手抹掉她的泪,轻淡的一个讥讽冷笑毫不费力的横抱起她,她即便惊吓的仿若面临死亡一样紧闭双眼。

  他看着怀里的她意味深长的冰冷到:“才开始就害怕了吗?”,她依然紧闭双眼不敢应答,整个身子也害怕得在他怀里颤抖,他抬起头不再看她,抱着她带着地上的雨泥浆水踏步离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