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你是绚丽的烟火

你是绚丽的烟火

鱼歌 著

连载中免费

  顾城骁林浅叫什么名字?林浅顾城骁全文免费大结局是什么?该小说名叫《你是绚丽的烟火》,又名《野蛮娇妻放肆宠》、《首长阁下爱不停》。林浅是一个荒唐无稽的不良少女,顾城骁是一个桀骜不驯的狂浪少年。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一山还比一山高,这是一个驯服与被驯服的爱情故事。
  林渝往前走了一步,一道金光跳进了顾城骁的眼中,那是阳光照在金属物件上的反光。
  顾城骁眯了眯眼睛,余光瞥到了林渝身后的小少年身上,他微微一怔,正眼望过去。
  他要找的人,总算是找到了。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看到的第一反应,也会觉得这是一个男孩子。
  只见少女穿着浅蓝色格子的长袖衬衫,领口倾斜露出了一边的锁骨,此时窗外夕阳斜照,一道道金光打在少女的侧身上,将她的锁骨照得明暗有致白里透亮。

81万字更新:2019/05/16

在线阅读

  顾城骁林浅叫什么名字?林浅顾城骁全文免费大结局是什么?该小说名叫《你是绚丽的烟火》,又名《野蛮娇妻放肆宠》、《首长阁下爱不停》。林浅是一个荒唐无稽的不良少女,顾城骁是一个桀骜不驯的狂浪少年。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一山还比一山高,这是一个驯服与被驯服的爱情故事。

免费阅读

  林渝往前走了一步,一道金光跳进了顾城骁的眼中,那是阳光照在金属物件上的反光。

  顾城骁眯了眯眼睛,余光瞥到了林渝身后的小少年身上,他微微一怔,正眼望过去。

  他要找的人,总算是找到了。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看到的第一反应,也会觉得这是一个男孩子。

  只见少女穿着浅蓝色格子的长袖衬衫,领口倾斜露出了一边的锁骨,此时窗外夕阳斜照,一道道金光打在少女的侧身上,将她的锁骨照得明暗有致白里透亮。

  顾城骁仔细瞧去,只见她短发遮眼,短发之下是白玉瓷般的肌肤,她低着头,瘦弱的身体怯怯地缩在角落里,看起来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

  正合他意。

  “抬起头来。”他说。

  林浅身子一颤,是在说我吗?

  朱曼玉又有戏了,她一把拉过林浅的细胳膊,边往外推边说:“衣衫不整的像什么样子,今天家里有贵客,你少在这里丢人现眼,出去出去。”

  “等等。”顾城骁本来就等得急躁,这下看到朱曼玉不善的态度,更加不悦了。

  林培见状,以为是林浅的轻浮惹恼了他,他赶紧解释道:“她是我弟弟跟前妻生的女儿,唉,从小就没爹没妈的,没人管她,顾首长可别怪罪,她也怪可怜的。”

  这一席话,深深刺痛了林浅的神经。

  “让她进来。”

  顾城骁的话,不敢不听,朱曼玉只好放弃了推搡,低声训道:“你个扫把星,搅坏了我家的好事,我跟你没完。”

  林浅本来不愿意凑这份热闹,但大妈这一说,她今天非进去凑凑热闹不可。

  让他们不痛快的事情,她很乐意做。

  “让她进来。”他又说,冷冽的声音如一道冰刺,让这屋子里的气温一下下降了几度。

  林浅肩膀一抖,手不自觉地拽紧了书包带子,她走进去,不卑不亢地抬起头来,仰望着前面的那尊大佛。

  夕阳太闪,距离太远,她看不清他的脸。

  “你的脸怎么受伤了?”

  林浅眼珠子一转,弱弱地说:“不小心……摔的……”

  摔的?这恐怕只有无知的林渝才会相信吧,她眼眶和鼻梁上的伤,分明就是被揍的。

  顾城骁低沉的声音犹如暗夜里的低音炮,声音不大,却稳如泰山般不可动摇,他说:“你,跟我结婚吧。”

  林浅:“……”

  林家所有人:“……”

  “顾首长,她她她……不是我的女儿啊,您不是要娶我女儿吗?”朱曼玉不肯死心,一手一个将林潇和林渝像推销商品一样推上前一步。

  “顾首长,您看看清楚,这两位才是我的女儿,林潇,林渝,你看看。”

  顾城骁冰冷的眼眸中带着明显的不悦,本来这件事就有点不好开口,还非要他说得那么清楚,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我找的是林浅,林小姐。”

  “……”

  众人惊愕,此时的林浅,鼻青脸肿,衣衫不整,凌乱的短发跟鸡窝似的,而且,她发育不良跟个豆芽菜似的,她才20岁啊,心性不定,幼稚贪玩,顾城骁到底看上她哪一点?

  重点是,林浅已经卖给华总了啊,昨天晚上他们已经……而且这个华总也太不怜香惜玉了,把林浅整得这么惨。

  朱曼玉使劲地捏着丈夫,关键时刻,你倒是说话啊。

  林培刚刚张了张嘴,顾城骁就抬步走了过来,人未及,气势已将他掀翻,到嘴边的话就这么硬生生地噎了下去。

  顾城骁无视林氏夫妇,径直走到一脸懵逼的林浅面前,郑重其事地问道:“你愿意跟我结婚吗?就现在。”

  “啥?”林浅的脸上大写着一个“懵”字。

  “我是说……”顾城骁放缓并且加重了说话的语气,“你,林浅,愿意嫁给我,顾城骁吗?”

  林浅眨巴眨巴眼睛,用了三秒钟的时间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一个大伯大妈都阿谀奉承的长得又好看的男人,正在向她求婚。

  “我愿意!”她脱口而出。

  让他们不痛快的事情,她很乐意做。

  林家众人纷纷扶额,朱曼玉差点晕倒。

  林浅的干脆,连顾城骁都感到意外,也好,省得多费口舌。

  于是,在林家人战战兢兢的错愕的目光中,顾城骁载上她一路绝尘而去。

  朱曼玉扫一眼自己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简直不敢置信,“老天无眼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那个顾首长是不是有眼疾啊?”

  林培越想越不对劲,“啪”的一下拍了自己的脑门,说:“这下糟了。”他用一种特别恐惧的眼神看看朱曼玉,朱曼玉秒懂,竟然一下子哭了起来。

  林氏企业近年来运营不佳,今年更是面临破产的危险,幸好有华氏老总华天明鼎力相助,但是,这个忙也不是白帮的,华天明没有其他嗜好,唯独喜欢女人,特别是那种幼齿的女孩。

  原本华天明的目标是林渝,可是虎毒不食子,林培怎么舍得摧毁自己的亲生女儿,与朱曼玉商量在三,他们决定让林浅去。

  人是林培叫出去的,药是朱曼玉下的,夫妻俩亲自把小侄女送到了华天明预定的酒店房间里。

  可是隔天,这人竟然被顾城骁带回家见父母了,他顾城骁的妻子,竟然被卖去伺候过其他男人,一旦事情暴露,恐怕不好收场啊。

  林培和朱曼玉,越想,越觉得后怕,暖意洋洋的傍晚,两人竟然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

  ——

  他们赶到民政局的时候,民政局已经下班了,但顾城骁一个电话,民政局的领导亲自过来为他们办证。

  前后只用了两分钟。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夕阳西下,金黄色的余晖也渐渐隐去了。

  或许是男人身上威严的军装让她无法怀疑,她竟然信了他。

  林浅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竟然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领了结婚证,这也太玄幻了吧。

  我是不是冲动了一点?现在反悔还来不来得及?

  顾城骁高大的身影走在前面,偶尔撇头看她一眼,像是验证一样,他的目光扫过她的全身。

  即使她脸上有伤,他也能一眼认出来。

  短发及耳,刘海盖额,粗一看容颜清秀如兰,仔细看五官精致如画,天鹅颈修长柔美,肌肤如凝脂白玉,是她,就是她,错不了。

  “上车,这里。”

  “哦。”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