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洛神赋:宓妃传

洛神赋:宓妃传

魅力襄樊 著

完本免费

  洛神赋:宓妃传是由网络作家魅力襄樊所著,该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文不凡武腾飞,又名《洛神女之融血剑》。网龄三年,网友三千。文不凡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穷于应付这“弱水三千”。其中,千分之七百隐身或离线,千分之二百,文不凡不屑往来,渐渐地人家虽然也都在线,彼此之间却形同陌路。
  三年前,文不凡在同班同学唐红果——红糖的再三怂恿下,学会了聊天,上网谁不会,查查资料,查查成绩,可是拥有自己的QQ号和陌生人聊天,却是第一次,而且又正值高一的轻松期。
  用红糖的话说:“文不凡你OUT了,简直奥特曼了,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上了高中居然不会聊天的美眉?”红糖盯着文不凡,把打着大浪花的脑袋瓜摇得直晃悠,仿佛文不凡来自火星。
  文不凡无所谓地笑笑:“好象学会了聊天也没什么大不了啊?能挣来我的学费么?”
  一句话把红糖掖得语塞,是啊,自己玩电脑有近十载,还从来没有在网上挣到过一毛钱!倒是打游戏、看/书、玩宠物……花掉过不少压岁钱。

115万字更新:2019/05/27

在线阅读

  洛神赋:宓妃传是由网络作家魅力襄樊所著,该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文不凡武腾飞,又名《洛神女之融血剑》。网龄三年,网友三千。文不凡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穷于应付这“弱水三千”。其中,千分之七百隐身或离线,千分之二百,文不凡不屑往来,渐渐地人家虽然也都在线,彼此之间却形同陌路。

免费阅读

  三年前,文不凡在同班同学唐红果——红糖的再三怂恿下,学会了聊天,上网谁不会,查查资料,查查成绩,可是拥有自己的QQ号和陌生人聊天,却是第一次,而且又正值高一的轻松期。

  用红糖的话说:“文不凡你OUT了,简直奥特曼了,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上了高中居然不会聊天的美眉?”红糖盯着文不凡,把打着大浪花的脑袋瓜摇得直晃悠,仿佛文不凡来自火星。

  文不凡无所谓地笑笑:“好象学会了聊天也没什么大不了啊?能挣来我的学费么?”

  一句话把红糖掖得语塞,是啊,自己玩电脑有近十载,还从来没有在网上挣到过一毛钱!倒是打游戏、看/书、玩宠物……花掉过不少压岁钱。

  “这个问题吗?有点过于严肃,太沉闷了!文不凡你这么小,不要钻进钱眼里好不好?咱们是学生应该以学业为主的。”红糖义正言辞地说。

  “红糖,在国外的青年十八岁要独立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了,我们也很快就要到独立的年龄,我提前三年不行吗?”文不凡笑着说。

  “行,谁敢不行我们文大才女!”红糖用手指着电脑,马上转移话题,“瞧你取得这网名有多俗气:以文会友。再瞧瞧我的:红尘浅笑(Chrisrty),红尘浅笑,这词如何?Chrisrty我的英文名,中西合璧,美不胜收!当然,以后你想到了好名字可以更改的……”

  文不凡被红糖这家伙再次K得面红耳赤,笑了笑:“多谢红糖!成了我的第一任网友兼死党!加你进来,你现在可是我的南波完(NO1)!”

  自从文不凡在网上有了几个聊友后,女孩的那种柔情和好奇心便在会聊天的男网友中点燃,而且有点痴迷。

  红糖以一副过来人的口气笑着说:文不凡,网络是虚拟的,对待网友不要太认真!

  文不凡听到这里,总是笑笑说:“和这些人交流,我发觉自己的文学知识增长得特别快!”

  红糖以一副高人的口气笑着说:“凡凡,可别给自己整出一段伤心的网恋来,只怕你会怪我一辈子啦!”

  文不凡头也不抬地说:“那怎么可能呢?”便沉迷在网聊之中。

  红糖叹了一口气,“唉,宅女啊!得,咱去篮球场那边独自看帅哥去!整天呆在机房不闷死才怪!”

  十六岁的文不凡,和一个叫沧海一粟的家伙,聊得颇为投缘,文不凡是菜鸟啊,好奇心挺强。

  沧海一粟标榜自己十九岁,是本市的大学生,学计算机的,爱好文学,时不时给文不凡来段,文采卓绝的句子,乐得文不凡觉得此人简直就是文曲星下凡,佩服得五体投地,屁颠屁颠的想要去见见这位网友,会会这位高人。

  高人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她的要求,文不凡不甘心,高人便不再理睬她了,文不凡架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偷偷查了对方的ID,在文不凡一次又一次的纠缠中。

  对方终于禁不住她的强烈要求,答应她说如果遇到什么危难的事才可以见面,这一次也终于把电话号码留给了她,并说,希望见面后不要太失望。越是这样,文不凡越是好奇。

  文不凡说,怎么会呢?十八岁的小伙子只要是健康的,向上的,又不一定要和你成为男女朋友,我为什么要失望呢!

  ×××××××

  “凡凡,借你的手帕用用,你知道我有多悲伤吗?再牛b的肖邦,也弹不出老娘的悲伤!”红糖忧伤地说。

  “糖糖,失恋了?”文不凡微笑着说。文不凡对这位超前时尚的女孩是欣赏中略微夹杂着一点小小的厌烦。她很多的时候,有些太自我,不懂得去谦让别人。

  “失恋算个鸟,就因为一句话的事,呜呜呜,我跟我老爸老妈关系闹僵了,他们狠啊,直接就要断我炊粮。”红糖无限忧伤地说。

  “那还不简单,向他们道个错不就结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吗,你肯定伤害了他们。过了这阵儿,他们一定会后悔的。再说他们有义务至少抚养你到十八岁为止。”文不凡认真地看着红糖。

  “我要去流浪,我就是不向他们认错,凭什么我总要委屈自己,我可以自己打工赚钱!不靠他们养活了,哼!”红糖抬起头,泪流满面地说。

  “糖糖,别冲动,你能告诉我,你要去哪儿吗?”文不凡怕她真的就要出走了。而红糖又是那种个性极强任性女孩。

  “凡凡,你借我一千元钱吧,我知道,平常我对你们都不算太好,也只有你宽容大度,不拘小节,我所能想到的朋友也只有你了,我要去上海,将来去纽约,去华盛顿,我要让他们后悔,我要成名,我还要成为大明星,成名之后,我会给你几万倍报答的,凡凡,你要相信我,我,哼,不读书了,再也不花他们的破钱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小丫头几乎是跺着脚才说完了这些话,可怜巴巴的带泪的脸上露出坚定的目光。

  她时尚而美丽,在她身上穿得都是品牌,夏奈尔水蓝色蕾丝边的套裙,脚穿黑色红晴蜒中跟皮鞋。加上她高高的身材,挺拔而秀丽,虽然只有十五六岁,却看上去象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只有胸部还浅浅地显示着自己的单薄。

  “糖糖,真是不好意思,我的零花钱也不多,上个月刚买了一件雪中飞羽绒服,这个月只有二百元的生活费了,我也实在是拿不出更多钱了。要不,你先在我床上休息一下,我再出去找朋友们借下,帮你想想办法啊!”文不凡认真地说,真想揶揄她一句,你让我去抢啊?我到哪里去弄一千元去?但是考虑再三,忍了又忍,没敢说出口,便走出门外。

  “那好吧,凡凡,我等你的好消息。”红糖萎靡不振地说,一下子扑/倒在床上,感慨万千,有父母爱的日子真是一种幸福。

  文不凡就是一个典型的好孩子,会哄父母开心,瞅瞅人家母亲,为了孩子考重点高中,陪读,上了高中,又陪读,我家那两位,总是从早到晚只知道赚钱,从来就不肯抽时间来陪我,而一见面总是吼,痛苦啊,痛苦!这不如他们的意,那不顺他们的心……,今天来的真巧,凡凡妈妈回老家去了。

  文不凡走出门外,直接下到楼底下,躲到另一个台阶上,犹豫不决地拿出手机,到底要不要给他打电话,反正是为了红糖,又不是为了自己,除了他我真不知道去打扰谁?听听他的声音也好吧?文不凡想到这里,终于拔出了那个存在手机里有半个月的网友的电话。

  “喂。”刚喂了一声,文不凡的脸就红透了,怎么说呢?

  “喂,请问你是?”沧海一粟在电话那端有点不耐烦。

  “是这样的,我是以文会友-真名文不凡,我有一位同学跟父母闹僵了,想要离家出走,找我借钱,可是我没有,又不知如何帮助她,她父母的电话我也没有。我不知道怎么办?……”文不凡焦急地说。

  “呃,这很简单,给你们学校老师,最好是班主任打电话,他应该有你同学父母的电话,告诉他你同学的事情,他一定会帮助你们的。”沧海一粟简明扼要地说。

  “嗯,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可能是刚才都被她唬晕了,谢谢你的提醒……”文不凡挂了电话,忙给班主任打电话。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