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莺归解罗衣

莺归解罗衣

半山闲时 著

连载中免费

  莺归解罗衣这本穿越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苏莹穆祯,是由网络作家半山闲时所编写,又名《重生之凤怨》。苏莹是卫国公府身份低微的小小庶女,没想到,有朝一日会高高在上。原本只要她生下皇子,就能册封皇后,可是,这一切却被别人夺走了。
  “……仰承皇太后慈谕,册尔为正二品妃,赐号‘元’,赐昭凤宫主位,于九月十七进宫,钦此。”
  好熟悉的声音……元妃?昭凤宫?这不是册封苏莹的圣旨吗?
  苏莹的眼前逐渐浮现出青色的石砖地,坚硬微凉的触感从膝头传来,苏莹微微抬首,是明朗的阳光晃得叫人睁不开眼。
  “元妃主子,还不谢恩?”传旨太监带着喜气的尖细嗓音又一次传来。
  跪在苏莹身旁的父亲苏国维递来眼神示意。
  苏莹木然,仍在错愕中,忙学着前世的样子,盈盈拜倒,道:“臣女苏莹谢主隆恩。”
  传旨太监把圣旨卷好,苏莹举起双手接过圣旨,苏家众人缓缓起身。
  苏国维让小厮拿了一个鼓囊囊的荷包塞给传旨太监,道:“劳烦公公跑这一趟,请公公喝茶。”

105万字更新:2019/05/29

在线阅读

  莺归解罗衣这本穿越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苏莹穆祯,是由网络作家半山闲时所编写,又名《重生之凤怨》。苏莹是卫国公府身份低微的小小庶女,没想到,有朝一日会高高在上。原本只要她生下皇子,就能册封皇后,可是,这一切却被别人夺走了。

免费阅读

  “……仰承皇太后慈谕,册尔为正二品妃,赐号‘元’,赐昭凤宫主位,于九月十七进宫,钦此。”

  好熟悉的声音……元妃?昭凤宫?这不是册封苏莹的圣旨吗?

  苏莹的眼前逐渐浮现出青色的石砖地,坚硬微凉的触感从膝头传来,苏莹微微抬首,是明朗的阳光晃得叫人睁不开眼。

  “元妃主子,还不谢恩?”传旨太监带着喜气的尖细嗓音又一次传来。

  跪在苏莹身旁的父亲苏国维递来眼神示意。

  苏莹木然,仍在错愕中,忙学着前世的样子,盈盈拜倒,道:“臣女苏莹谢主隆恩。”

  传旨太监把圣旨卷好,苏莹举起双手接过圣旨,苏家众人缓缓起身。

  苏国维让小厮拿了一个鼓囊囊的荷包塞给传旨太监,道:“劳烦公公跑这一趟,请公公喝茶。”

  传旨太监陪笑,“不敢当,不敢当,咱家先告退了。”

  苏莹怔怔地看着传旨太监离开的方向,又用手轻轻抚过手中的圣旨,难以置信。

  是梦么?好真实的梦……好像,回到了最初……

  苏莹暗暗掐了自己一把,是疼的!

  疼?那这这不是梦?!真的回到过去了?!

  苏莹浑浑噩噩的,身边几人真真假假的道贺半句没有入耳,携着侍女走回出阁前居住的漪澜阁。

  府邸还是苏莹记忆里的样子,青瓦白墙,曲径通幽,青葱的草木散发着雨水滋润后的清香,相较紫禁城的迷人眼,连气味都沁人心脾。

  只可惜,这里是苏府,苏府同样也是吃人的地方。

  如果没有差错,今日是八月廿一,下午宫里的赏赐就会送过来,嬷嬷会来府里教导,接着便会送来吉服,然后以半副皇后的仪仗从贞顺门将她迎入宫中。

  苏莹无奈地苦笑了,重头再来一遍,让她再痛苦一次吗?

  跟在身侧的贴身丫鬟春英不解地望着自家小姐,“今儿个是大喜的日子,小姐怎的愁眉不展?”

  苏莹道:“迷茫罢了。”

  送来的赏赐苏莹前世已阅过无数遍,在心中倒背如流,在失宠之后苏莹更是珍惜曾经所有,将每一件都视若珍宝。

  院子里的小厮丫鬟们反倒比苏莹激动,苏莹实在提不起兴致,吩咐将赏赐收入库房,便进了屋里,吩咐晚膳前任何人不要打扰。

  下人们不明所以,但想到主子身份今非昔比,谁也不敢多问。

  苏莹抱膝坐在床头,累赘的珠钗华服一一褪下,凌乱地搁在床尾。

  上天让她重活一世,她不甚感激,可是为何让她重生在这时?

  为何不能再早一点?

  为何不在太后召见之前?

  这样,她可以装病躲避,可以在太后面前失仪……

  难道就算重活一世,她也避不开入宫为妃,不得善终的命运吗?为什么、命运要如此捉弄她?

  穆祯……穆祯……

  苏莹一遍一遍轻声唤着他的名字,这是她最深爱的男人啊……可她最深爱的男人,狂热地爱上了她的姐姐……多么讽刺!

  可是苏莹无法去恨穆祯,她依然是深深地爱着。

  她也无法去恨姐姐,在府里被排挤时,是姐姐不顾嫡母难看的脸色,帮她,护着她。

  之后穆祯独宠姐姐,不再踏足其他宫苑,也是姐姐劝穆祯来探望怀有身孕的她。

  自始至终苏梓婳都没有错。

  若要说错,就错在苏梓婳不应该和穆祯相遇!

  苏莹心中豁然开朗,其实这样重头再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一次,她要好好地把握住穆祯的心,阻挡住一切苏梓婳和穆祯见面的机会。

  至于嫡母庄氏,这一世她会小心提防,一定不会再让庄氏有机可乘!

  想通了这些,苏莹的心情好转了很多。怕身边的人发现异样,苏莹把散乱的珠钗华服都整理好,推开门吩咐丫鬟打水沐浴,洗去身上汗污,并传了晚膳。

  苏府庶女的份例是四个菜,由府中大厨房送来,宫中正二品妃位的份例是十六道菜,道道精致,待遇天差地别。

  晚膳前,小丫鬟引着教养嬷嬷前来苏莹屋中拜会。这位嬷嬷姓古,是贴身侍奉太后的女官,太后派古嬷嬷前来,足以体现对苏莹的看重,也是在给苏莹做脸面。

  苏莹自然不会傻到对古嬷嬷摆架子,以后在宫中很多事还需要依靠古嬷嬷,是以古嬷嬷礼还没有行完,就被苏莹亲手扶了起来,让古嬷嬷好生受用。

  “这些日子要辛苦嬷嬷了。”苏莹站起身向古嬷嬷颔一颔首。

  福身行礼太过屈尊,古嬷嬷的身份破了天也就是紫禁城的奴婢,而毕竟是太后倚重的老嬷嬷,少了礼节又显得倨傲。

  此刻苏莹是庆幸的,多活了一世,在宫中的一两年学会了许多闺中触及不到的东西。闺中的苏莹虽以性格沉稳内敛为长处,家中并没有悉心教导过,只是做足了表面功夫,管家理事、针织女红、琴棋书画、烹茶调香,在夫子们认真教导苏梓婳的时候,带了苏莹在旁,偶尔府中来人或出席宴会,苏莹也只有老老实实地跟在苏梓婳身后,没有苏莹一个小小庶女说话的余地。

  苏莹还记得前一世,古嬷嬷刚来的时候,自己听了丫鬟的劝,想着古嬷嬷的来头,竟给古嬷嬷行了一礼,唬得古嬷嬷直呼“折煞”。

  后来,仿佛又是谁劝的,说道古嬷嬷只是个面子大点的奴才,许她单住一间屋就是格外优容,其他一应按照府里下人供应即可。

  真是有趣,原来从这时候起,苏莹已经遭了算计,这些事一连串下来,等古嬷嬷回宫回禀给太后听,太后定会认为自己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

  苏莹面上不动,内心冷笑起来,后妃和母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庄氏就那么恨自己吗?还是那么笃定损了自己,苏梓婳定能夺下皇后宝座?

  出神间,古嬷嬷已经唤了苏莹两遍,“娘娘似乎精神不大好。”

  苏莹笑一笑掩饰,道,“入宫在即,不免忧虑,这几日睡的不踏实。嬷嬷方才说什么?”

  古嬷嬷道:“老奴方才请示娘娘,明日卯时起教授宫规礼仪,娘娘意下。”

  “那便有劳嬷嬷了。”苏莹顿一顿,“另外,圣旨已下,但册封礼还未行,我仍居于闺中,这声‘娘娘’实在别扭,还请嬷嬷随苏府众人,暂时称呼我为‘二姑娘’。”

  古嬷嬷眼神中透出一丝赞许,“那便听二姑娘的。这般,老奴先退下了,不打扰二姑娘用膳。”

  苏莹指了身侧丫鬟,“采桑,替我安顿好嬷嬷。”

  采桑领着古嬷嬷除了厅门,芙蓉凑上来,扶着苏莹的手请苏莹坐下,叫苏莹哭笑不得。

  “你这是做什么,我没虚的要人扶吧?”

  芙蓉笑嘻嘻道:“姑娘如今身份不同往日,奴婢瞧见勋贵人家的夫人小姐们,哪怕身子壮的跟头牛似的,也要婢子搀着,就为个做派,更别说宫里头了!”

  一席话说的苏莹掌不住笑起来。此时苏莹的另一个大丫鬟却若有所思,道:“姑娘,您对古嬷嬷太客气了。”

  苏莹的脸色骤然冷下来,“古嬷嬷是太后的陪嫁。”

  说话的丫鬟唤作莲蓉,莲蓉接着道:“古嬷嬷身份再贵重,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届奴婢,姑娘若太抬举她,只怕失了身份。”

  苏莹气结,冷冷道,“你说的不无道理,正如莲蓉你虽是我的贴身丫鬟,骨子里和后院涮恭桶的丫鬟也是一个芯儿的,不如你和涮恭桶的丫鬟掉个个儿吧。”

  莲蓉骤然惊愕,满面委屈,却也不曾跪下告饶,只是呼道,“姑娘,奴婢也是为您打算!”

  苏莹看了她一眼,“我自有打算,无需你多言。”

  莲蓉是何许人,苏莹怎会不记得。这丫头和芙蓉都是苏莹生母蒋氏挑给苏莹的,按理说都该忠心耿耿,可是蒋氏去的早,二人买来时不过是半大的丫头,伺候时日不久,为利益所蒙蔽认别人当主子也未可知。

  苏莹还记着,当年自己有孕后不久,苏梓婳指了莲蓉的婚,指给外家的表哥做妾,芙蓉倒是一直伺候在苏莹身边,直到苏莹去世。

  心中有了计较,苏莹提筷用起晚膳,一言不发地盘算起来。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