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阴晴未了

阴晴未了

_ 小 黑 库 克、 著

连载中免费

  网络作家_ 小 黑 库 克、为大家带来了最新作品《阴晴未了》,这是一本剧情非常引人入胜的女生灵异小说,阴晴未了安冉冉瑾辰是小说中的两位主角。自从新搬到了一个出租屋之后,安冉冉就一直睡不安宁,直到那个霸气的男鬼出现,安冉冉才发现自己早已被结了阴亲。
  那无头的半截尸体保持着叩拜的动作,离我就一个拳头远,我看得恶心,吐得更厉害。
  手背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搓了两把,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大红的嫁衣,手腕上的龙凤金镯又沉又闪。
  这是要我……嫁人?嫁的还是个诡异的死人?再没见识,我都明白过来了,这根本就是冥婚!
  碰上这种事,给再多钱我也不要!有命拿没命花啊!
  我捂住发凉的心口大吼:"有人吗?求求你们放过我!"可空荡荡的祠堂里除了一具死尸,和倒地不起的纸人,就只有我一人。门外的木槌声越来越急促,女人的哭唱声越发凄凉,听得我心慌。
  我急得在屋里团团转,去开门,门却是从外面锁上的。看了一圈,我发现这个破屋子连窗户都没有!
  又累又怕,我实在忍不住哭得浑身发抖,靠着门慢慢瘫倒,再也不敢看那头和身体分离的尸体。
  过了很久,门突然被打开,我猝不及防地摔了个跟头,爬起来的时候正对上一双冰冷怨毒的眼。
  袁静直挺挺地站着,呼吸里带着股肉腐烂的味道,距离这么近,我突然看清楚了她脖子那里一直蔓延到脸上的灰斑!

6.1万字更新:2019/06/11

在线阅读

  网络作家_ 小 黑 库 克、为大家带来了最新作品《阴晴未了》,这是一本剧情非常引人入胜的女生灵异小说,阴晴未了安冉冉瑾辰是小说中的两位主角。自从新搬到了一个出租屋之后,安冉冉就一直睡不安宁,直到那个霸气的男鬼出现,安冉冉才发现自己早已被结了阴亲。

免费阅读

  她笑眯眯的,完全不知道她的话给了我多大刺激!

  两百万,足以让我少奋斗二三十年!

  可这么急着让我嫁给他儿子……我转头打量了身边的男人,他从头到脚都沉浸在黑色里,看不清脸更别提能看见他的脸色。

  而且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动弹过,也没有吭声,就像个木偶似的连点人气都没有。

  和这么个人过日子,还不如单身!

  袁静见我犹豫,又笑眯眯地劝道:"陪嫁给打了龙凤镯,霞冠是足金打造,镶嵌都是难得的明珠,凤帔是手工刺绣赶制出来的,到时候保准你风风光光地嫁进我袁家!"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我纳闷地皱眉,问她:"你们到底看上了我什么地方?"袁静神秘莫测地笑了笑:"实话不瞒你说,你的生辰八字最符合婚嫁条件,我这一时半会儿可找不着别人了。"她把咖啡推向我,安慰道:"刚见面就提结婚的事是我冒昧了,你别急,先喝口茶来压压惊。"的确是该压惊!

  我心里涌上一阵后悔,为什么就答应欢欢来相亲了呢,而且她都走了,我一个人面对这两个陌生人也很尴尬啊!

  算了,还是拒婚吧,钱还是靠自己挣来得安心……我刚下定决心,脑袋就昏昏沉沉的,浑身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伤心庙里取宝箱,二老曾把宽心放。传宗接代有指望,养儿无非把老防。十月怀胎想一想,看你悲伤不悲伤……"沙哑苍老的声音刺激着我衰弱的神经,缓缓睁眼,我浑身一颤,吓得立即醒神。

  跪在我面前的男人眼眶空荡荡的,竟是连眼珠子都没有,离我不到一米远,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恶臭。

  他手边的扎纸人身形和他极为相似,随着木槌的敲击声,纸人做出了叩拜的动作。

  纸人磕头,男人也在朝我磕头,一举一动都一模一样,我毫不怀疑背后有谁在操控他们!

  他们身后的供桌上有个男人的灵位,白烛的光勉强照亮了牌位上的照片,我不禁倒吸了口凉气,这不就是和我行叩拜礼的男人吗?

  开玩笑吧!这人到底是死是活?

  男人重重地磕了两个头,突然围巾松动,从他脖间迸出的血瞬间染红了纸人,也溅了我一身。

  恶臭的血腥味熏得我想吐,好不容易忍住,脚上突然被什么东西砸中,低头一看,我瞬间吐了。

  脚边是男人的头,肥大的尸蛆在参差不齐的半截脖子上钻进钻出,那一块肉全都烂了!

  那无头的半截尸体保持着叩拜的动作,离我就一个拳头远,我看得恶心,吐得更厉害。

  手背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搓了两把,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大红的嫁衣,手腕上的龙凤金镯又沉又闪。

  这是要我……嫁人?嫁的还是个诡异的死人?再没见识,我都明白过来了,这根本就是冥婚!

  碰上这种事,给再多钱我也不要!有命拿没命花啊!

  我捂住发凉的心口大吼:"有人吗?求求你们放过我!"可空荡荡的祠堂里除了一具死尸,和倒地不起的纸人,就只有我一人。门外的木槌声越来越急促,女人的哭唱声越发凄凉,听得我心慌。

  我急得在屋里团团转,去开门,门却是从外面锁上的。看了一圈,我发现这个破屋子连窗户都没有!

  又累又怕,我实在忍不住哭得浑身发抖,靠着门慢慢瘫倒,再也不敢看那头和身体分离的尸体。

  过了很久,门突然被打开,我猝不及防地摔了个跟头,爬起来的时候正对上一双冰冷怨毒的眼。

  袁静直挺挺地站着,呼吸里带着股肉腐烂的味道,距离这么近,我突然看清楚了她脖子那里一直蔓延到脸上的灰斑!

  这不是什么天生的斑痕,这是尸斑!尸体放久了才会长这种东西,她耳垂那里的尸斑都长出了绿毛,也不知道死了多久!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