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回眸那一抹忧伤

回眸那一抹忧伤

笑春风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叫沐颜男主叫陆琛的小说名字是《回眸那一抹忧伤》,此书又名《爱你是我最深的痛》,是网络作家笑春风为大家带来的一本很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沐颜在520那一天发现自己被男友抛弃了,而且男友还与其他女人领了证,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那个阻止她嫁入陆家的陆琛竟然提出要娶她。
  “我不想举办婚礼。”我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这句话说出口。
  陆琛退了笑意,面无表情的问:“为什么?”“我爸妈都不在这里,我也不想让他们过来。”“他们可以不出席。”陆琛毫不犹豫的说。
  我愣了一下,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你不知道,我爸妈他们比较传统,不像我们一样把结婚看得这么随便。他们认为结婚是一件……”我半天才选出一个合适的词来,“是一件比较慎重的事。如果他们知道我背着他们结婚了的话,后果可能会有一点严重。你又很招眼,万一哪个新闻或者网站照了像都可能被他们看见。
  我知道你想举行婚礼是为了让陆煜霖和别人都我是他小婶了。其实不用的,我从小到大都是个好孩子,连班规都没违反过。绝对不会破坏我国神圣的婚姻法的,也不会做有违伦理道德的事。”
  一段话我说的十分严肃,就连我当时成为一个光荣的共青团员,在团徽下宣誓都没这么严肃。
  好在听到了他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就算了。”其实父母什么的都是骗人的,我真正不想举行婚礼的原因还是我自己。

26万字更新:2019/06/12

在线阅读

  女主叫沐颜男主叫陆琛的小说名字是《回眸那一抹忧伤》,此书又名《爱你是我最深的痛》,是网络作家笑春风为大家带来的一本很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沐颜在520那一天发现自己被男友抛弃了,而且男友还与其他女人领了证,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那个阻止她嫁入陆家的陆琛竟然提出要娶她。

免费阅读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陆琛今年才三十多岁,若没有了陆煜霖的那层关系,我叫他叔确实有些不合适,况且我们还是要去领结婚证的人了。

  “陆琛。”这两个字我虽在心底背后喊了无数遍,当着他本人叫还是第一次。

  他轻轻的嗯了一声。“没事,我只是觉得现在还是叫你名字好一点。”

  他不置可否,说,“你随意。我们还要打一段时日的交道,你怎么自在怎么喊。”

  他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冷淡而又少言。现在的和早上态度强硬和谈条件的他简直是两个人。涉及到陆煜霖的事他才抓狂,手段极端,让我不禁有些怀疑他对陆煜霖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情感。

  民政局三个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晨洁口中不婚主义的领袖怎么看怎么与这三个字不搭。

  “你准备好了吗?”我没过大脑的问出这句话。他挂着他那个招牌的似笑非笑的表情说,“我准备好了。”

  海绵宝宝在我脑中飞快而过,想到长着陆琛的脸的派大星,我没崩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看着我,微微的皱起了眉毛,像是在问你傻笑什么。我努力憋着笑说,“我只是觉得派大星很可爱。”

  “派大星?”高高在上的陆总肯定是没有看过海绵宝宝这种过时的动画片的,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是一个动画片,海绵宝宝去抓水母前都会问派大星,“你准备好了吗?”派大星会就说“我准备好了”。”

  陆琛白了我一眼,快步往前走。他人生得高,腿又格外的长,我只得小跑追上他,一边跑一边喊:“陆琛,等等我,我还没说完。”

  陆琛停下来了,看着背影我都能感觉到他的无奈。

  我跑上去气喘吁吁的说,“派大星…和海绵宝宝是好朋友,不论发生什么派大星都陪在海绵宝宝身边的。”

  陆琛又白了我一眼,继续往前走。

  我觉得心情甚好,刚才在车上的不开心如冬日晴空万里下的阴霾一扫而空。

  排队,拍照,交钱,领证。拿着红本本的那一刻我不得不感叹一句民政局的相机真是好,将我脖子上的吻痕照得清清楚楚。

  我曾想过无数次哪个男人的名字会留在我结婚证,想我我高中时候的同桌,大学时的初恋,还奢望过是陆煜霖,却从没想过是陆琛。

  把结婚证合好递给陆琛,“你收着吧,这个像照得十分诡异,我怕我忍不住会撕了他。”

  他接过看了一眼,肯定也看到了那高清照相机呈现出来的图像依旧是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过我感觉他眼角好像真的有几分笑意。

  “我不想举办婚礼。”我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这句话说出口。

  陆琛退了笑意,面无表情的问:“为什么?”“我爸妈都不在这里,我也不想让他们过来。”“他们可以不出席。”陆琛毫不犹豫的说。

  我愣了一下,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你不知道,我爸妈他们比较传统,不像我们一样把结婚看得这么随便。他们认为结婚是一件……”我半天才选出一个合适的词来,“是一件比较慎重的事。如果他们知道我背着他们结婚了的话,后果可能会有一点严重。你又很招眼,万一哪个新闻或者网站照了像都可能被他们看见。

  我知道你想举行婚礼是为了让陆煜霖和别人都我是他小婶了。其实不用的,我从小到大都是个好孩子,连班规都没违反过。绝对不会破坏我国神圣的婚姻法的,也不会做有违伦理道德的事。”

  一段话我说的十分严肃,就连我当时成为一个光荣的共青团员,在团徽下宣誓都没这么严肃。

  好在听到了他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就算了。”其实父母什么的都是骗人的,我真正不想举行婚礼的原因还是我自己。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