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奇幻 → 最后的微元族人

最后的微元族人

天石君 著

连载中免费

  最后的微元族人是由作者天石君为大家带来的一本奇幻小说,该小说的主人公是洛科常安宁。中法混血儿洛科在京安一中上学,是一位可以将身体微元化的微元族人。一次跟踪自己的女神常安宁时,无意间撞到了去展开一个秘密计划的常安宁的哥哥。
  他打算亲自讯问这两个家伙,因为他们居然都已经表现出了“兵”级的实力,这是非常少见的。
  “唔……”洛科突然脸色苍白地扭动着身体,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
  刚刚由于过于惊讶,他甚至忘了自己的肋骨已经断掉了一根。
  “你怎么了?”雀添问。
  “有伤。”“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恢复?”
  “新伤,昨晚的。”洛科声音颤抖地回答。
  雀添觉得更加疑惑了,国内所有的族人都是有身份登记的,而且基本都要在年少时期送入族学学习基本知识,而且要通过考试,修复伤口是所有族学学生的必修课程。

28万字更新:2019/06/20

在线阅读

  最后的微元族人是由作者天石君为大家带来的一本奇幻小说,该小说的主人公是洛科常安宁。中法混血儿洛科在京安一中上学,是一位可以将身体微元化的微元族人。一次跟踪自己的女神常安宁时,无意间撞到了去展开一个秘密计划的常安宁的哥哥。

免费阅读

  他打算亲自讯问这两个家伙,因为他们居然都已经表现出了“兵”级的实力,这是非常少见的。

  “唔……”洛科突然脸色苍白地扭动着身体,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

  刚刚由于过于惊讶,他甚至忘了自己的肋骨已经断掉了一根。

  “你怎么了?”雀添问。

  “有伤。”

  “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恢复?”

  “新伤,昨晚的。”洛科声音颤抖地回答。

  雀添觉得更加疑惑了,国内所有的族人都是有身份登记的,而且基本都要在年少时期送入族学学习基本知识,而且要通过考试,修复伤口是所有族学学生的必修课程。

  除非他并没有上过族学。

  “外国人?”雀添看着这张混血的脸问。

  “中国人,有身份证的。那个……能不能先去个医院?”洛科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雀添只好蹲下,一步步下达指示:“你可以做到粒子化吗?”

  “可以。”

  ——那就好办了,修复术对于可以粒子化的驭粒师来说很容易进行。

  “部分粒子化,集中精力,把疼的地方重新排列。”

  “哦。”洛科一脸懵懂地跟着雀添的指示去做。

  “把骨头最痛的地方磨合,尝试对接,第一次用可能要试好多次才能完全对接好,你要忍住。”

  洛科的体内果然如钻骨般疼痛,而且他骨头周围肌肉的触感告诉他,自己并没有严丝合缝地把骨头对接好。

  尝试几次后,洛科额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已经有些忌惮了,但理性告诉他,还差一点点。

  ……

  片刻后,断裂的骨头终于严丝合缝得拼接到一起,再利用减少粒子间距将断面重新糅合在一起。洛科的身体终于完成了恢复。

  雀添想,他蛮有天分的,只是没有接受到族学的正统教育。

  司部的作息时间与普通人类不同,是周三周四休息,今天刚好是周三,系统里没有人值班。

  雀添想了想,最后还是打算去那个家伙家里审讯这两个打架的驭粒师。

  “阿嚏!”

  孟桢蜷在沙发上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继续看店里借来的电影。

  “喂怎么回事?这谁?”孟桢眼睁睁看着雀添带着两个人从自己面前经过,坐上自己的沙发,还拿起遥控器,关掉了自己的电视。

  “你们来我家干嘛?”孟桢急匆匆地跟过来,行动不便的毛绒狼皮睡衣拖着粗重的尾巴。

  雀添坐在沙发上,伸出手臂,作出“请坐”的姿势,大叔和洛科齐齐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两方对视。

  “首先,”雀添自我介绍道,“我是司部天字司长,雀添,鳗族人。”

  “化族人,李夕卜,族学95年结业生。”大叔语调平平地回答。这样柔软的沙发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了。

  雀添又讲目光转向男生,“你呢?”

  “我叫洛科。”他答道。洛科已经没有了一天前的顽傲,他双膝并拢,紧张地坐在雀添对面。雀添气场有些冰凉,让他有点不自在。

  孟桢趴在沙发后面,无聊地玩弄着雀添的头发。

  “族称呢?”雀添继续盯着眼前的少年。

  “什么族称?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族称。”洛科回答,“我六岁到十二岁这段时间在法国和父亲一起生活,现在在京安一中上学,没接触过什么……族学。”

  洛科瞟了大叔一眼。

  “国外微元族。”孟桢突然插话进来,并在雀添头上握拳,做了一个“明白了”的手势。

  “好痛。”雀添拿开孟桢的魔掌,让开一步位置。孟桢直接全身粒子化,再重新出现在雀添身边。

  “我不清楚你们说的什么族,不过看来,这里有很多这样有超能力的人啊。”洛科略显失落地说。

  “给我们讲讲你的能力和身识吧。”雀添说。

  老山口路。

  白天的这里和晚上是两个识界,山脚下的那些酒吧一片死寂,只有零散的醉到中午的大叔互相扶持着从里面缓慢挪出。

  “渡”酒吧。

  山口路是一条向上的斜路,这家酒吧坐落在所有酒吧的最高处,与其他酒吧隔开着一些距离,外表黑黝黝,使用一根根大粗木层叠的装修风格,作出一间巨大木屋的样子。

  门口停放着十几辆各式各样的摩托车。

  屋子里,一张长形棕色沙发上,围坐着八个只穿着睡衣的少年,其余还有十几人站在沙发后面,同样没有像样的衣服。

  “我亲眼看到的,卜叔被一个穿运动服的男人带走了,那个闯进来的小子也跟在一起。阿一,我们得快点行动了,不然卜叔会有危险!”

  一个少年说。

  “多说说,还有,能不能把那东西摘了。”坐在沙发中央的是常漱一。他昨晚想去再看一眼妹妹,就没回隧道里,没想到就在计划的前一晚会出事。此时只有他一个人穿着正常的衣服,结果那身拥有不错细节的短款夹克反倒成了这场睡衣派对的异类。

  “哦!”少年赶快摘掉自己箍在头上的头灯,说:“那个运动服男人脸很白,薄嘴唇,看上去像个面瘫,特别高冷那种。”

  “如果在街上撞见,你能认出他吗?”常漱一问。

  “一定可以!”

  “很好。”

  “我们现在要出发吗?”

  “不,”常漱一捏了捏对方睡衣上的绒球,“先回去换衣服。”

  角落里,一个一脸痞相男人把视线转向了他们,看了一会,抬起头,高高举起杯子,把里面的马丁尼隔空倒进嘴里。

  孟桢家。

  “我的父亲是法国人,名字是让雅克,他有和我一样的能力,大概是遗传。”洛科说,“在法国那几年,他曾经特训过我,那几年我的超能力进步很快,不过十三岁我就回到了中国,继续读初中,读高中,这么长时间过去,基本上全都荒废了。”

  “有其他人知道你的能力吗?”雀添问。

  “我想应该没有,我从来没有炫耀过自己的能力。”

  “做的很好,以后也请不要暴露。”雀添叮嘱道。

  “嗯!”洛科用力过猛得点了点头。

  雀添柔和地笑了笑,接着,他把头转向那个大叔,说:“该您了,李先生。”

  “我么,只是个无处可去的孤家寡人而已。”李夕卜苦笑着回答。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