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老公情深不换

老公情深不换

此木非文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为苏蔓简川小说名叫《老公情深不换》,是由作者此木非文所编写,全文讲述了 从苏蔓进来,简川就觉得这个身影有点熟悉。虽然面纱遮脸,看不清全貌。但这个女人的眼睛太过灵动。他从来也只是在一个人的脸上见到过。这个人就是苏蔓。简氏最大的竞争对手,秦氏集团的总裁秦风身边总有这个女人的身影。
  苏蔓呵呵地笑了起来,“你觉得我还会跟你结婚?”
  秦风两眼冒出精光,手指骤然收紧。
  苏蔓被掐的脸赤耳红,呼吸苦难,“就是死我也不跟你结婚,你别做梦了。”
  秦风的脸瞬间扭曲起来,眼神里露出一丝凶光,“由不得你!现在我跟你分手,别人只会说我忘恩负义,不如我们结婚个一年半载,我再休了你,到时候就没人敢说三到四。都会称赞我醇厚孝义。”
  “你真奸诈。”苏蔓艰难地吐出这句话。
  “乖乖听话,要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秦风再次发力,苏蔓瞬间觉得头晕目眩,大脑一片空白。

136万字更新:2019/07/03

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为苏蔓简川小说名叫《老公情深不换》,是由作者此木非文所编写,全文讲述了 从苏蔓进来,简川就觉得这个身影有点熟悉。虽然面纱遮脸,看不清全貌。但这个女人的眼睛太过灵动。他从来也只是在一个人的脸上见到过。这个人就是苏蔓。简氏最大的竞争对手,秦氏集团的总裁秦风身边总有这个女人的身影。

免费阅读

  苏蔓呵呵地笑了起来,“你觉得我还会跟你结婚?”

  秦风两眼冒出精光,手指骤然收紧。

  苏蔓被掐的脸赤耳红,呼吸苦难,“就是死我也不跟你结婚,你别做梦了。”

  秦风的脸瞬间扭曲起来,眼神里露出一丝凶光,“由不得你!现在我跟你分手,别人只会说我忘恩负义,不如我们结婚个一年半载,我再休了你,到时候就没人敢说三到四。都会称赞我醇厚孝义。”

  “你真奸诈。”苏蔓艰难地吐出这句话。

  “乖乖听话,要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秦风再次发力,苏蔓瞬间觉得头晕目眩,大脑一片空白。

  穿戴好出来的苏莎见苏蔓快要被秦风掐晕过去,大喊了一声:“秦风,你要干什么?”

  秦风爆燃的神经瞬间冷了下来,手上的力度陡然小了很多。

  苏蔓连声咳嗽起来,弯下了腰。

  “你敢违抗你爸爸的遗愿?”说着,秦风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丢落在了地上。

  苏蔓一脸疑惑,捡起这张纸,上面赫然是爸爸的字迹。

  “蔓蔓,请原谅爸爸的懦弱。一生心血,毁之一旦,唯有以死。我死而无憾,唯有担心你。秦风是可以托付之人,你一定要尽快和他完婚。若你不同意,你名下的别墅将归给苏莎。爸爸绝笔。”

  苏蔓双手哆嗦着,强忍着痛苦,勉强将这几句话读完。泪水滴落,在遗书上晕染开来。

  “你看,你那爸爸最后惦记的还是你一个人。我和妈妈从来就不是他的亲人。”苏莎撇嘴嘲笑道。

  “怎么样?”秦风一副胜利在握的样子,居高临下,看着蜷在地上的苏蔓。

  “好!”苏蔓仰起脸,一口答应。

  秦风心下暗喜,却不露声色。

  “你们两个先出去,我要静一静。”苏蔓紧握着手里的遗书,平静地说道。

  秦风蹙起眉头,想了想,说:“虽然,我恨你爸,但是对你,毕竟我们好了这么一场,跟我结婚,我不会亏待你的。”多么直白又真诚的话,好像给了苏蔓天大的恩惠。

  苏蔓垂下头,手指向房门方向。

  秦风和苏莎对视一眼,双双转身走了出去。

  听见两人下楼的声音。苏蔓瘫软地坐到了地上。

  善良的父亲,从不知道身边的人是如此的狼子野心。

  按秦风所说,秦风父亲和爸爸之间原来有这么一段恩怨。她从来都不知道。

  秦风走进她的世界,对她好,照顾她,原来一切都是为了报仇。

  如今,秦风为了不落人口实,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逼她为妻。

  之后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随便找个理由,把她赶出家门。这对于秦风来说,更是易如反掌。

  苏蔓站立起来,走到窗户前,向下望了望,还好父亲亲手植下的大榕树,已然窜到了二楼的窗台这里。

  她转身走进房间,将床上的被褥全部集中在一起,把书架上的书也一起扔到了床上。然后打开抽屉,找到一个打火机。啪的一声,摁开,火苗顿时冲了出来。

  摇曳的火光里,苏蔓看见自己赤血的红瞳,闪耀着复仇的快感。她扬起手,打火机砰地一声,掉到了床上。刹那间,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火苗如饥饿的饕餮,迅速舔食着父亲为她挑选的嫁被。浓烟顿时升腾起来,从房门缝隙处窜了出去。

  这套婚房她不需要了,苏莎更别想得到。得不到的毁掉,这是最好的结局。

  苏蔓跨过窗台,回望了一下,眼神平静淡然。然后义无反顾地跳上了大榕树,沿着树干滑到树根。

  楼下,苏莎正俏生生地望着秦风,“那我不是还得等很久,才能光明正大地跟你在一起。”

  秦风笑着搂过撇嘴的苏莎,“你现在不正和我在一起,谁敢说你啊。傻瓜。”

  “也是啊,苏蔓现在没了她爸这个靠山,还不是任我们揉捏。她敢说个不字。”苏莎笑吃吃地搂着秦风的脖子。

  突然,一阵糊焦味传了出来。

  苏莎吸了吸鼻子,问:“什么味道。”

  两人往楼上一看,一股黑烟冒了出来。

  秦风暗骂一声不好,扔下苏莎,跑上楼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