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阴缘不散

阴缘不散

长耳朵的兔子 著

完本免费

  主角名为林宇陈云轩小说的名字是《阴缘不散》,这是最近非常火爆的一本现代灵异小说,阴缘不散作者是长耳朵的兔子。那天晚上我和林宇都有些喝高了,相互搭着肩膀从学校外面的夜宵店走回来。林宇是我在西安理工大学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军训结束以后我俩就成为了好哥们。夜已经深了,路上也没有行人,昏暗的路灯光拉下我们的影子,歪歪扭扭。
  那天晚上我和林宇都有些喝高了,相互搭着肩膀从学校外面的夜宵店走回来。
  林宇是我在西安理工大学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军训结束以后我俩就成为了好哥们。
  夜已经深了,路上也没有行人,昏暗的路灯光拉下我们的影子,歪歪扭扭。
  走到半路的时候,看见前方有片小树林,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我和林宇尿意上涌,实在憋不住了,于是屁颠屁颠跑进小树林撒尿。
  正撒得爽快的时候,林宇突然问我:“陈云轩,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我支起耳朵凝听片刻,隐约听见抑扬顿挫的女人叫唤声。
  林宇显得很兴奋,眼里冒着光,压低声音告诉我:“听出来了吗?是女人干事儿的声音!”
  可能是酒精作用的缘故,那声音让我感到浑身燥热,就像被火烧一样。
  我俩循声摸过去,没走多远就看见一男一女正在树林里干那事。
  女的紧咬着嘴唇,神情迷醉,男的眉飞色舞,表情狰狞。
  眼前的画面让我们热血沸腾,我和林宇对望一眼,那个男生竟然是我们的舍友钱多多,是个富二代兼花花公子,这家伙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女人。他今年才十八岁,据说御女已经超过三位数,实在是令人仰慕不已。

82.5万字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主角名为林宇陈云轩小说的名字是《阴缘不散》,这是最近非常火爆的一本现代灵异小说,阴缘不散作者是长耳朵的兔子。那天晚上我和林宇都有些喝高了,相互搭着肩膀从学校外面的夜宵店走回来。林宇是我在西安理工大学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军训结束以后我俩就成为了好哥们。夜已经深了,路上也没有行人,昏暗的路灯光拉下我们的影子,歪歪扭扭。

免费阅读

  那天晚上我和林宇都有些喝高了,相互搭着肩膀从学校外面的夜宵店走回来。

  林宇是我在西安理工大学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军训结束以后我俩就成为了好哥们。

  夜已经深了,路上也没有行人,昏暗的路灯光拉下我们的影子,歪歪扭扭。

  走到半路的时候,看见前方有片小树林,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我和林宇尿意上涌,实在憋不住了,于是屁颠屁颠跑进小树林撒尿。

  正撒得爽快的时候,林宇突然问我:“陈云轩,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我支起耳朵凝听片刻,隐约听见抑扬顿挫的女人叫唤声。

  林宇显得很兴奋,眼里冒着光,压低声音告诉我:“听出来了吗?是女人干事儿的声音!”

  可能是酒精作用的缘故,那声音让我感到浑身燥热,就像被火烧一样。

  我俩循声摸过去,没走多远就看见一男一女正在树林里干那事。

  女的紧咬着嘴唇,神情迷醉,男的眉飞色舞,表情狰狞。

  眼前的画面让我们热血沸腾,我和林宇对望一眼,那个男生竟然是我们的舍友钱多多,是个富二代兼花花公子,这家伙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女人。他今年才十八岁,据说御女已经超过三位数,实在是令人仰慕不已。

  我和林宇谁都没有说话,只能听见彼此沉重的呼吸声。其实那个女生长得挺清纯的,没想到清纯的外表下面,竟然也有如此风情万种的一面。

  站了不到两分钟,我隐约感觉后颈窝有些凉飕飕的。刚开始也没有在意,但是那种凉飕飕的感觉反而愈来愈强烈,又不是普通的凉意,是让人发毛的那种冷,一阵一阵的,怎么说呢,像是……像是有人在对着我的后颈窝吹气!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身后,草丛轻轻晃动着,空荡荡的,半个鬼影都没有。

  我拉了拉林宇的袖子:“走吧,别看了!”

  “哎呀!正在兴头上呢,要走你先走!”林宇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个长发飞扬的女生,瞳孔里射出饥饿的光。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先行一步走出小树林,偷窥这事儿终归有些不太道德。

  没走几步,我突然打了个趑趄,仿佛被人伸腿绊了一下,摔了个狗啃泥。

  “谁在阴我?”我愤愤地转过头去,背后并没有人,只是地上多了一只大红色的绣花鞋。

  我挠了挠脑袋,真是奇了怪了,平白无故怎么会冒出一只绣花鞋?刚刚是这只绣花鞋绊了我一跤吗?

  我拾起绣花鞋看了看,式样很古朴,做工还算精美,上面绣着金丝鸳鸯图案,红红绿绿绿绿的,很喜庆的感觉。但是半夜三更在树林里看见这样一只绣花鞋,总觉得有些怪异,心里毛毛的,赶紧将手中的绣花鞋扔出老远。

  我拍了拍裤腿站起来,暗骂晦气,独自一个人回到寝室。

  我洗了个澡从卫生间走出来,发现黑子正在我的床上翻找东西。

  “黑子,你在干嘛呢?”我走过去。

  黑子笑呵呵地举起手里的东西晃了晃:“嘿嘿嘿,陈云轩同志,老实交代,这是哪个女生给你的定情信物?”

  定情信物?!

  我看了一眼黑子手里的东西,头皮嗡的一声就炸了。

  黑子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一只古色古香的绣花小鞋!鞋面还有金丝鸳鸯图案!

  “你……你在哪里找到的?”我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黑子努了努嘴:“喏!在你枕头下面找到的!我可不是有意的,本来只是想找支烟抽……”

  不等黑子说完,我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去,劈手夺下那只绣花鞋,呼一下扔出窗外。

  邪门!

  真他娘的邪门!

  我的后颈窝寒气嗖嗖直冒,这不是刚才我在树林里捡到的那只绣花鞋吗?我当时就把它给扔掉了,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枕头下面?

  我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丢给黑子,自己也点上一支,猛吸几口,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黑子见我脸色不太好,接过烟,嘟囔着爬回床上:“莫名其妙发这么大火干嘛?”

  我摆摆手,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向黑子解释。

  一支烟燃到尽头,我终于平静了一点,酒意也醒了大半。

  就在这时候,林宇兴冲冲地回来了,面红耳赤,不知道是酒精作用还是荷尔蒙作用。

  林宇打开衣柜,迫不及待从里面拿出一卷卫生纸,正准备转身钻进卫生间,一件东西突然从衣柜里掉落出来。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