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李银川厉战锋

李银川厉战锋

清颜 著

完本免费

  女主叫李银川男主叫厉战锋的小说名字是《余生不相负》,这是一本话题度非常高的古代重生小说,余生不相负作者是清颜。原来,7年的陪伴,也无法让她看清他,暖化他。她本以她陪他度过的时候是欢乐的,后来为了他的未来,她送走了他,答应会去找他,却没想到本以为会欢欣的重逢,换来他一句恨她。
  十一月的夜晚,月亮又凉又亮,李银川被倒吊着挂在树上,下身插着了一根软管,软管的那头连着一个巨大的羊皮囊。
  在这呵气成冰的夜晚里,她仅仅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浑身都湿漉漉的,在冰凉的月色下,勾勒出姣好的身材。
  又一桶凉水泼到了她的身上,把她从短暂的昏迷中拉了回来,她僵硬的转动充血的眼珠,茫然四顾。
  几个老妈子又抬着一桶冰凉的水来到羊皮囊的一头,将水倒进囊中,封口扎紧,然后在使劲挤压羊皮囊,囊里的水就顺着软管统统灌进她的肚中。
  冰水入体,刚刚苏醒的银川好似一条被扔进油锅里活炸的鱼儿,拼命拧动着,她的声音仿佛夜枭一样凄厉“白婉婷,你这样对我,战锋是不会放过你的——”
  被叫做白婉婷的女子悠然的坐在院子中的椅子上,怀里抱着个手炉,手里捧着一杯热茶,细长的眉尾轻挑,慢条斯理的说道。
  “李银川,你以为如果没有厉哥哥的应许,我能这么对待你吗?”
  轰——银川觉得她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攥住,疼的她一抽。
  可是,转瞬间,她就知道,白婉婷一定在撒谎,她在骗她,战锋绝不会这样对他,绝不会!

6.2万字更新:2019/09/11

在线阅读

  女主叫李银川男主叫厉战锋的小说名字是《余生不相负》,这是一本话题度非常高的古代重生小说,余生不相负作者是清颜。原来,7年的陪伴,也无法让她看清他,暖化他。她本以她陪他度过的时候是欢乐的,后来为了他的未来,她送走了他,答应会去找他,却没想到本以为会欢欣的重逢,换来他一句恨她。

免费阅读

  十一月的夜晚,月亮又凉又亮,李银川被倒吊着挂在树上,下身插着了一根软管,软管的那头连着一个巨大的羊皮囊。

  在这呵气成冰的夜晚里,她仅仅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浑身都湿漉漉的,在冰凉的月色下,勾勒出姣好的身材。

  又一桶凉水泼到了她的身上,把她从短暂的昏迷中拉了回来,她僵硬的转动充血的眼珠,茫然四顾。

  几个老妈子又抬着一桶冰凉的水来到羊皮囊的一头,将水倒进囊中,封口扎紧,然后在使劲挤压羊皮囊,囊里的水就顺着软管统统灌进她的肚中。

  冰水入体,刚刚苏醒的银川好似一条被扔进油锅里活炸的鱼儿,拼命拧动着,她的声音仿佛夜枭一样凄厉“白婉婷,你这样对我,战锋是不会放过你的——”

  被叫做白婉婷的女子悠然的坐在院子中的椅子上,怀里抱着个手炉,手里捧着一杯热茶,细长的眉尾轻挑,慢条斯理的说道。

  “李银川,你以为如果没有厉哥哥的应许,我能这么对待你吗?”

  轰——银川觉得她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攥住,疼的她一抽。

  可是,转瞬间,她就知道,白婉婷一定在撒谎,她在骗她,战锋绝不会这样对他,绝不会!

  她不过是想挑拨她和战锋之间的感情,她怎么会上当?

  她咬着牙,拼命喊出“我不信,你撒慌,战锋他绝不会这么对我,不会的,绝对不会……”

  “怎么还没好?”低沉熟悉的嗓音突兀的传入到了她的耳朵,女人从散乱的长发中看见高大的男人慢慢的走到院子中,然后优雅的坐到太师椅上,再端起杯热茶,优雅的吹散一杯子的热气。

  他没有看见她吗?

  银川忍着腹中的剧痛,拼着最后的力气叫着男人的名字“战锋……救我,战锋……救我……”

  帅气优雅的男人放下茶杯,迈开修长的腿,走到她的身边,俯视着她的凌乱和凄惨,薄唇轻吐,“救你?”

  “战锋,我好冷,好疼,快救我,白婉婷要害死我们的孩子了……”

  银川的气息微弱,小腹中传来一阵紧过一阵的痛楚,她已经感觉到,她的孩子,在一步步的离她远去。

  “我们的孩子?”

  男人低沉的嗓音重复她的话,突然,男人仰天长啸,低沉沙哑的笑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的鬼魅。

  银川在这笑中浑身颤抖,她不明白,他看见她在这受罪不救她,反而还这样的笑她,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这样。

  直到男人笑够了,才弯下腰,看着女人灿白的脸色,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重重说道“李银川,直到此刻,你还敢说这是我的孩子吗?”

  “他……就是……你的……孩子啊——”

  她不懂,明明早上知道她怀孕的时候,男人脸上都是欢愉高兴的神色,可为什么还不到一天,他就要这样问他。

  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碰,男人的拳头狠狠砸向她身边的老树,那树被他砸的一晃,连着被吊在树下的她也一阵晃荡,下面的软管在她的小腹里一阵乱搅,她疼的浑身抽搐,小腹里冒出一股股不同于冰水的温热,她几乎是气若游丝的哀求他。

  “救我,战锋,救我……救救孩子,求求你……快……救救孩子……”

  男人漠然的看着她,久久才说“我为什么要救这个孽种?”

  孽种?他是你的孩子啊,他是你的亲骨肉啊,你怎么可以叫他孽种?你是他的父亲,你不救他,谁来救他?

  她很想嘶喊出来这句话,可是她的眼前已经一阵阵发黑,喉咙中好像捂了一块血疙瘩,叫她难以吐出来一个字。

  “这藏红花水,本来是为了怀孕的女子准备的,没想到,今天竟然用到了姐姐的身上。”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