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大康英杰传

大康英杰传

南华 著

连载中免费

  陆铮影儿是《大康英杰传》这本历史小说中的主人公,网络作家南华是该小说的作者。陆铮坐在紫檀交椅上,神情呆滞,直愣愣的俯瞰着山下的美景。山下轻风薄雾,古老石墙,幽深小巷纵横似棋盘,暮霭下,四处袅袅青烟盘旋升腾,瘦西湖畔垂柳泛绿,湖面之上画坊轻舟,百舸穿梭,好一幅江南盛景。
  老太太是最好面子的,影儿把陆铮和齐彪酒后说的数落张家的话当众说出来,老太太面子上能挂得住?
  老祖宗一动肝火,全家上下哪里有安宁,等影儿回过神来一切都迟了,她平常其实很聪明伶俐,但是毕竟是丫头,最看重的还是名节,昨日陆铮含沙射影说她半夜三更去西园是别有目,她心中就一直有芥蒂呢!
  今天花二/奶奶又说陆铮主仆昨天溜出去喝酒下馆子的事情,她心中一下慌了,二/奶奶的本事全府内外谁不知道?影儿只当是两个小丫头背着她到花寒筠那边嚼了舌头,虽然她和陆铮之间啥都没有,但是黑灯瞎火的,又是在偏僻之地,两人说了那么多话,陆铮还说了那么多浑话,这只要稍微嚼舌根子,哪里能说得清楚明白?

234万字更新:2019/10/03

在线阅读

  陆铮影儿是《大康英杰传》这本历史小说中的主人公,网络作家南华是该小说的作者。陆铮坐在紫檀交椅上,神情呆滞,直愣愣的俯瞰着山下的美景。山下轻风薄雾,古老石墙,幽深小巷纵横似棋盘,暮霭下,四处袅袅青烟盘旋升腾,瘦西湖畔垂柳泛绿,湖面之上画坊轻舟,百舸穿梭,好一幅江南盛景。

免费阅读

  老太太是最好面子的,影儿把陆铮和齐彪酒后说的数落张家的话当众说出来,老太太面子上能挂得住?

  老祖宗一动肝火,全家上下哪里有安宁,等影儿回过神来一切都迟了,她平常其实很聪明伶俐,但是毕竟是丫头,最看重的还是名节,昨日陆铮含沙射影说她半夜三更去西园是别有目,她心中就一直有芥蒂呢!

  今天花二/奶奶又说陆铮主仆昨天溜出去喝酒下馆子的事情,她心中一下慌了,二/奶奶的本事全府内外谁不知道?影儿只当是两个小丫头背着她到花寒筠那边嚼了舌头,虽然她和陆铮之间啥都没有,但是黑灯瞎火的,又是在偏僻之地,两人说了那么多话,陆铮还说了那么多浑话,这只要稍微嚼舌根子,哪里能说得清楚明白?

  就在她惊恐的时候,张宝仪冷不丁的一声喊,更让她慌了神。她当时根本就没有仔细想,心中只是记恨陆铮,想着要在老太太,太太们面前告这小子一状,便把昨天的事儿说了,她目的还是想给自己避嫌呢!说一千,道一万,她是被陆铮的浑话给扰乱了心神,要不哪里会犯这样的浑,后悔莫及了!

  “哎呦,影儿丫头,老太太身边哪里离得了你哦!这陆哥儿的脾气啊,只怕一个丫头去也顶不上什么用,万一言语有冲撞被骂回来,那更是没脸没皮的了!

  老祖宗,还是我亲自跑一趟,想来这哥儿虽然没规矩,浑得厉害,但我这个二嫂子的面儿应该还是能顶一点用的,翠红,你在前面领路,我们一起去瞧瞧陆哥儿去!”花寒筠道。

  从张母院子里出来,花寒筠一张脸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翠红跟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梁实家的在外面挨着板子,正喊得撕心裂肺,花寒筠凑过去,抬手就给打板子的两个丫头一人一个耳光:“你们这是要让老祖宗听声么?还嫌老祖宗心头的火不够旺是不是?”

  两个丫头见二/奶奶这副模样,吓得哪里敢说话?手下的板子也不敢多打了,胡乱应付了几下,将数凑齐了,立刻便有两个婆子过来将梁实家的搀扶着去敷药。

  “这个天杀的铮哥儿,不都说他就是个呆头鹅,痴头虫么?又呆又痴的,那又是咋惹上影儿的?莫不是影儿今天也染上失心疯了,非得要把天给捅破喽?”花寒筠抱怨道。

  她人生得极美,性格却是火辣急躁得很,真就是个性如烈火。

  “翠红,你是怎么了?步子都迈不动了么?让你在前面带路呢!”花寒筠说话间,扭头就要冲着丫头翠红发火。

  她这一扭头,整个人一下愣住了,就在老太太院子的门口,一个少年规规矩矩的站着,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

  看这少年的模样周正,只是身形瘦小,皮肤有些黑,穿着直缀长衫,却又有一股读书人的气质,花寒筠刚才从门中走出来,竟然没有看到旁边站着一个大活人。

  还好翠红发现了,她站住了脚步却拿不准这少年究竟是不是陆铮。

  陆铮进入张府之后,除了老太太和大太太象征性的见了他一次之外,其他的太太、奶奶根本就把这事儿当成一回事。姑奶奶从陆家把庶子打发回娘家,其用意为何,那还用说么?

  花寒筠管着家,听底下人说这小子又痴又呆,还是个病秧子,心中就更没把这事儿放心上。姑奶奶看不顺眼的,那就安置一个地方,然后让其自生自灭呗!

  张家作为扬州首富之家,陆铮在这里寄居,月钱、丫鬟那也是有的,这毕竟关乎的是一个家族的体面嘛!可是这些东西都只存在于账面上,哪里会落到实处?

  陆铮一个月月钱按照府中少爷的例给的是二十两白银,四个丫头,两个婆子,一等丫头一月一两银子,二等丫头一月五厘银子,还有年节的各种吃食费用,四季裁布制衣的用度,这账面上哪里少得了?

  陆铮自然没有得到这些,东西又从家里账上支取了,这些银钱好处让谁得去了呢?

  花寒筠做梦都没想到这个事儿会闹成这个样子,她心中还觉得有冤屈呢,老太太估计也是恨透了这个陆哥儿,可是张家体面毕竟是第一位的。

  堂堂扬州府首富张家,被陆家小哥儿说成成天吃糙米糟糠,住漏雨土房,老太太脸上哪里挂得住哦。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