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白璃墨贤夜

白璃墨贤夜

想飞的鱼z 著

连载中免费

  墨贤夜白璃的小说名为《阴阳祭》,该书由作者想飞的鱼z精心写作,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灵异悬疑文。我松开门,双手抱胸站在一边,等着看墨贤夜的反应。如果墨贤夜出手摆平了那女鬼和邵家,我求之不得,邵管家叫了好几声,墨贤夜才从我卧室里面出来,穿戴整齐,头梳的一丝不苟,倒是个干净利落的男人。
  “这是月牙山,是江城4A级旅游景点,唯一的卖点就是山上有座清风寺,据说香火特别旺盛,赵瘸子不会一直藏在清风寺里面吧?”我觉得可能性特别小。
  “很多时候,你越是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就越容易变成真的,否则他怎么能逃得过你和邵家的追查?”墨贤夜反问我。
  这就是出其不意吧。
  等到了清风寺,墨贤夜却没忙着去找赵瘸子,而是去主殿上了香,虔诚的祷告一番,看他那样子,倒像是个信徒。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们没急着去找人,清风寺的住持亲自过来了,一见了墨贤夜,满脸堆笑,倒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墨贤夜说明来意,住持亲自带着我们去见赵瘸子。
  赵瘸子果真就住在清风寺的客房,看到我的时候,跟见到了鬼似的,而我看着他,也很是惊讶。
  虽然如今是九月底了,天渐渐变凉,但也只是早晚在短袖外面加一件薄外套罢了,但赵瘸子却穿着一身夹棉黑衣,上上下下裹得严严实实,露在外面的脸上,左右脸颊上各有一个黑色的戒疤,边缘还有点泛红,应该是刚点上去不久,有点发炎了。

92.7万字更新:2019/10/27

在线阅读

  墨贤夜白璃的小说名为《阴阳祭》,该书由作者想飞的鱼z精心写作,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灵异悬疑文。我松开门,双手抱胸站在一边,等着看墨贤夜的反应。如果墨贤夜出手摆平了那女鬼和邵家,我求之不得,邵管家叫了好几声,墨贤夜才从我卧室里面出来,穿戴整齐,头梳的一丝不苟,倒是个干净利落的男人。

免费阅读

  我猛地朝着墨贤夜看去,不敢相信邵家真的想要我的命,我以为他们只是想拉我下水,让我吃点苦头罢了,想要害我的一直是风水师。

  当时我真的是杀人的心都有了,冲着邵管家吼道:“你们邵家也算名门望族,没想到竟然这么龌龊。”

  邵管家想要争辩,但又害怕得罪墨贤夜,只能鼓着腮帮子,眼巴巴的看着我们。

  “你先回去,我们傍晚过去。”墨贤夜最后做了决定。

  “大师,我家老爷那边恐怕……”邵管家还想央求一下,但墨贤夜已经转身往厨房去了,根本不搭理他,他只得应承道,“好,那傍晚我过来接大师。”

  邵管家无奈回去了,墨贤夜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我:“我饿了,给我做饭。”

  我满头黑线,这家伙真把我当丫鬟使了,但这是我答应他的,只得认命。

  为了讨好他,我给他做了鸡蛋火腿番茄面,结果端过去的时候,他嫌弃道:“你是不是只会煮面?”

  “一大早你还想吃佛跳墙啊!”我怼道。

  他定定的看着我,直到我浑身都感觉不自在的时候,才说道:“你要是会做,我倒是想尝尝。”

  “美得你!”我冲他翻了个白眼,低头自顾自的吃着,好一会儿,又抬头看他,“那个,我今早还有课,下午赶回来,我给你五十块钱,你中午自己去买吃的行吗?”

  “请假吧,待会还有事要做。”他说道。

  我哦了一声,拿出手机给顾潇潇发信息,说自己感冒了,让她帮我请假,之后问道:“墨……墨大师,咱一会去哪?”

  他没理我。

  这人总是这样,惜字如金,不愿多说半句废话,怼人的功夫也是一流的,这么臭的脾气,也难怪四处漂泊,无家可归,我看他这辈子估计也找不到女朋友。

  想到这里,忽然有些可怜他了,嘴欠的问道:“墨大师,我听你口音好像不是江城本地人士,你是……”

  “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吃你的面。”他眉头紧皱,似乎很不愿意谈起自己的身世。

  我吐吐舌头,不敢再问东问西了,吃完了收拾好,他吩咐我带了点东西,然后一起出门。

  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带我去了香姨那边,香姨看到我很不耐烦,直说赵瘸子没回来过,让我别来烦她。

  墨贤夜冷声道:“如果他还想要自己的狗命,就立刻给我滚回来,否则,过了今夜,你就等着替他收尸吧。”

  香姨脸都青了,嘴唇明显哆嗦了一下。

  赵瘸子对于香姨来说,不见得就是知心人,但绝对是她的摇钱树,这些年赵瘸子赚多赚少,几乎都砸在了香姨的身上,如果赵瘸子没了,她的日子便再也没有如今这么惬意了。

  香姨犹豫了一下,走到阳台那边拿出了手机,没一会儿电话就通了,她压低了声音嘀嘀咕咕的跟那头说了一会儿,回过头来的时候,却是冷着脸下了逐客令:“不好意思白丫头,我联系不上你赵叔,他的事情也不是我们这些女人家管得了的,我这还要做生意,没时间招待你们,改日再过来吧。”

  我当即便挑了眉,她刚才要不是跟赵瘸子通电话,我把名字倒过来写。

  另一边,墨贤夜冷哼一声:“不知死活,小瞎子我们走。”

  噗!

  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立刻抗议道:“请你不要给我取外号,我叫白璃,黑白的白,琉璃的璃,求你记清楚了行吗?”

  他瞄了我一眼,似乎觉得我的抗议是无理取闹,然后抬脚往外走,我忿忿的跟上去,埋头苦走,心里面一直在腹诽他。

  一路走了有三四百米,拐进了前面的小巷子,墨贤夜猛地顿住了脚步,我没留意,一脑袋撞上了他的后背,惊得我立刻抬头,他的手已经按在了我的肩头,将我抵到一旁的墙壁上,眼睛却盯着香姨住处,说了一句:“别动别吵。”

  我张了张嘴,最后选择闭上,这个角落是香姨那边的盲区,他在监视香姨吗?

  他很高,我几乎是被笼在他的影子里,双手还撑在他的胸前,能感觉到他强有力的心跳,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脸忽然就红了,心里面像是有一头小鹿在乱撞。

  而他却丝毫没有察觉我们俩之间的气氛不正常,专注的盯着香姨家,等了有一刻钟左右,他忽然说了一句:“来了!”

  我顺着墨贤夜的视线看去,正好看见一个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一瘸一瘸的进了香姨的门,他一进去,香姨立刻将头伸出来,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可疑人员,这才将门关上了。

  “刚才进去的应该是赵瘸子。”我当即断定,心里面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这家伙竟然已经回江城了!”

  “或许他从来都没离开过。”墨贤夜幽幽道。

  我拧着眉头看了他一眼,抬脚便要冲去香姨那边敲门,非得拎着赵瘸子的领子质问他,为什么要害我。

  刚一动,就被墨贤夜给拽了回来:“稍安勿躁。”

  “安不下来,他吞了我的酬金,害我替他背锅,我做梦都想揍他一顿。”我梗着脖子还想走,结果又被墨贤夜给抵在了墙上。

  他伸出一根手指按在我的唇上,冲我摇头:“难道你不想知道这些天他躲在了什么地方,又遭遇了什么吗?”

  我立刻点头,当然想知道,墨贤夜又说道:“那就一切听我指挥。”

  我俩盯着香姨的门口,赵瘸子在里面待了不过十来分钟,便又遮遮掩掩的出来了,看着他踮着跛脚匆匆离开,我急了:“不跟上去吗?”

  墨贤夜从我包里抽出一张黄纸,三两下叠出一枚纸鹤,又拿出毛笔,蘸着朱砂给纸鹤点了眼睛,握在手心里,念念有词,手松开,纸鹤扑棱着翅膀飞了出去,刚飞到半空,无火自燃,顷刻间烧成了灰。

  我看的云里雾里,这一招师父没教过我,我明白墨贤夜很有本事,也不敢多问。

  就这么又等了一刻钟左右,急的我都快要跳脚了,墨贤夜张开左手,手心里赫然多了两点朱砂。

  他瞄了一眼,擦了手,带着我出去,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就对司机说:“师傅,一直往东开。”

  “没有具体地址吗?”司机为难道。

  “你开便是,打表给钱,到了我自然会让你停的。”墨贤夜道。

  我心里直嘀咕,有些怀疑的看他一眼,又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这家伙靠不靠谱啊,我口袋里可没多少钱让他霍霍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