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重生王妃娶一送一

重生王妃娶一送一

柒夜 著

连载中免费

  安云歌司律是小说《重生王妃娶一送一》中的主要人物,这是一本由作者柒夜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深夜,一身黑色劲装的林知穿过夜色,行到司律面前,跪叩道:“殿下,属下已经查过了,那安云歌从前在丞相府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听说过她学过医术。”
  安云歌怒急攻心,死死地盯着在场的这三个人,她要好好记住他们的容貌,来日定要成千上百倍地报复回去!
  “好,我答应!”她喉头腥甜,最终从喉咙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安修德冷笑着道:“还以为你骨头有多硬,浪费老夫这许多时间。”
  安晚夏则担忧道:“可姐姐被打成这样,明日怎么上花轿啊?”
  太子司耀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冷声说道:“孤这里有一粒回魂丹,可暂时锁住她的痛觉,让她短时间内行动无异,只要撑到拜过了堂,谁还在意她是死是活?”
  安云歌昏昏沉沉地趴在地上,只觉得自己的嘴再次被撬开,被灌下一粒药丸,紧接着终于撑不住,彻底晕死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她似乎听到了原主凄厉的声音:“我将我的身体送给你,你一定要帮我报仇,我做鬼也不放过他们!”

3万字更新:2019/11/08

在线阅读

  安云歌司律是小说《重生王妃娶一送一》中的主要人物,这是一本由作者柒夜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深夜,一身黑色劲装的林知穿过夜色,行到司律面前,跪叩道:“殿下,属下已经查过了,那安云歌从前在丞相府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听说过她学过医术。”

免费阅读

  “没死,还有口气……”

  “给我把参汤灌进去,务必要吊住她一条命,要死也等明日拜过堂再死!”

  冰冷的中年嗓音在耳边响起,安云歌感觉到有一只手捏开了自己的下巴,一碗苦涩的汤药灌了进来。

  全身传来尖锐的疼痛,不用摸安云歌都知道自己肯定正发着高烧,肺部灼烧得厉害。

  她心中惊疑不定,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已经牺牲了。

  忽然,脑子里一阵眩晕,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冲进脑海,她眼皮动了动,终于睁开了眼睛。

  还没完全弄清楚怎么回事,一个巴掌就重重地打了过来,“贱人,让你嫁给翼王是你八辈子都求不来的荣幸,竟还敢反抗!”

  安云歌直接被打得眼冒金星,耳朵也嗡嗡的,身上火辣辣的痛感更为强烈。但她也总算反应了过来,她这是借体重生了,原主已经被折磨死了。

  她眼底闪过狂怒,抬眸看向方才打她的人。

  是原主的父亲,当今丞相安修德,此时脸色一片狂怒:“老夫再问你最后一句,你嫁不嫁?”

  一道水粉色的身影扑了过来,挡在安修德的面前,哭诉道:“父亲,您别再为难姐姐了,一切都是女儿的错,怪女儿在诗会上不知低调收敛,得了太子青眼,如今已和太子两情相悦,实在无法再嫁给翼王,让姐姐代嫁确实有些为难,不是姐姐的错……”

  她哭得梨花带雨,又一副娇弱可怜的模样,正是安云歌的妹妹安晚夏。

  安修德见状,心疼地看着女儿:“不是你的错,那翼王又瞎又瘸,本就配不上你,你未来是要做皇后的。”

  说着,又转过头来,眸光完全不似面对安晚夏时的温柔慈爱,看着安云歌时满含着怒意和恨意:“你若不肯代替夏儿嫁给翼王,老夫有的是办法折磨你母亲!”

  安云歌猛咳一声,咳出一口血来,心中狂怒的同时,又划过一抹心寒,这是原主残留的感情在作祟。

  原主是丞相府的嫡长女,丞相府统共两个女儿,都指给了皇家的皇子,安云歌定的是太子,而安晚夏定的是七皇子翼王。

  可翼王在五年前遇到刺杀,双眼瞎了,腿也瘸了,安晚夏就嫌弃了翼王,暗地里与太子生了情。

  前段日子翼王旧疾复发,恐是回天乏力,没几日好活了,皇后下了懿旨让安晚夏与翼王提前完婚,当是冲个喜。

  安晚夏看上了太子妃的位置,自是不愿再嫁给翼王,丞相府便逼迫安云歌代嫁。

  原主虽在丞相府从未享受过嫡女的尊荣,但毕竟脑子又不傻,自然不肯同意代嫁,于是便被安修德命人好一顿打,直要打到她点头答应为止。

  可怜原主本就身体孱弱,几十杖下去顿时魂归西天,这才给了安云歌附身穿越的机会。

  安云歌脑子里似乎还回响着原主临死前那一声声的哀求和漫天的血腥,她怒火中烧,强忍住疼痛,一口口水吐到安修德脸上:“我呸!同样都是你的女儿,你要拿我的幸福去换安晚夏的幸福,你要不要脸?”

  安修德被喷了一脸口水,气得额头的青筋跳了起来,“贱人,不孝女!来人,再给我狠狠地打,打到她答应为止!”

  几个奴仆手持鞭子进来,对着安云歌便是一顿抽打,原本就被板子打得皮开肉绽还没愈合的地方再次被鞭子打得裂开,血肉模糊。

  安云歌闷哼一声,原主这身体本就受过杖刑,她完全动弹不得,只能被动挨打。

  她死死咬着牙,承受着这顿耻辱与痛打,疼痛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但由于原主刚被灌过参汤吊着一口气,便是想晕过去都成了一种奢侈。

  安晚夏在一旁装模作样地哭劝道:“姐姐,你就答应了吧,何必受这皮肉之苦,妹妹看着真的好心痛啊!”

  安云歌瞪着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少他妈在我这猫哭耗子,今天我不死,来日就是你死!”

  安晚夏面上委屈又难过,“爹爹,您听听,姐姐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啊?”

  安修德刚想发怒,一个人影冲进来,对着安云歌便是狠狠一脚踢过来:“贱人,竟敢威胁夏夏,孤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一边怒骂着,一边又狠狠在安云歌身上踩了两脚。

  原主残留的记忆告诉安云歌,来人正是当朝太子,原本与她有婚约的司耀。

  安云歌被踢翻在地,又吐出一口鲜血,脑袋被司耀的脚踩着,动弹不得。

  她愤怒不已,司耀狠狠揪起她额前的头发,对着她发狠道:“孤的一个侍卫早就仰慕你娘的才情和美貌,如今正在去往芙蓉苑的路上,想必两人会相谈甚欢,你今日若是不点头答应,孤保证,会让侍卫好好服侍你娘。”

  安云歌转动眼珠去看安修德,却见安修德依旧老神在在的站着,对太子的话不但没有任何反对,反而还是默许的态度。

  自己的正房大夫人即将被侮辱,作为丈夫,安修德居然是这个态度!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