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冥娇

冥娇

夜无声 著

连载中免费

  丁凡冥娇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看?冥娇是一本精彩的灵异悬疑小说,主角是丁凡慕容言,这本书是作者夜无声的倾力之作。女鬼却发出“咯咯咯”的诡笑,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后背。这让我感觉身后凉飕飕的,不仅我狐疑,就算是风雪寒也不自觉的望了我身后一眼。但我身后空无一物,啥也没有。
  我忍不住的看了床头一眼,发现自己做了个梦,可是这个梦太过真实,让我有些惶恐。
  见自己的手机就在床头,便一把将其拿了过来,习惯性的打开了自己微信。
  结果就在我打开微信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傻眼了。
  发现里面很多信息记录都被删除,我几百个好友,现在就剩下了百十来个,而且还是清一色的男性,就连镇上送盒饭的刘大妈都给删了。
  不仅如此,我那“绝命书生”的网名,更是被人改了,变成“绝命死渣男”。
  见到这些,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爆响,整个人都傻了。
  昨晚我梦见的,那、那不是梦。
  她来了,又走了……

268万字更新:2019/11/27

在线阅读

  丁凡冥娇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看?冥娇是一本精彩的灵异悬疑小说,主角是丁凡慕容言,这本书是作者夜无声的倾力之作。女鬼却发出“咯咯咯”的诡笑,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后背。这让我感觉身后凉飕飕的,不仅我狐疑,就算是风雪寒也不自觉的望了我身后一眼。但我身后空无一物,啥也没有。

免费阅读

  师傅忽然开口,我哪敢怠慢?

  急忙来到桌案之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师傅见我跪下,迅速用几根稻草扎了一个人形的稻草人,将其摆放在了作案上。

  手中结印,嘴里还念道了几句,然后连烧了三道黄符。

  此时,阴风变得更大了,周围也变得更冷了。

  之前洒在周围的纸钱,更是因为这阵阴风,飞得满天都是,看上去极其瘆人。

  不仅如此,就在这个时候。

  桌案上躺下的稻草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猛的就立起来。

  我见这稻草人自动的就立了起来,不免一阵心惊。

  而一侧的师傅和老秦爷,也是紧皱眉头,一脸紧张。

  师傅更是拉长了嗓子,大声的开口道:“冥礼开始……一叩首……”

  “哦”了一声,便磕了一个头,可是等我抬头的一瞬间,却意外的发现。

  桌案上的稻草人,好似也动了一下。

  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便多看了几眼,结果师傅又喊了一声“二叩首”。

  直到此时,我才发现。

  那稻草人真的也跟着倾斜了一下,而且这次是朝着我这个方向,好似也和我一般,在叩首。

  师傅见我还望着稻草人发愣,显然有些生气,当即便呵斥了我一声:“还愣着干嘛!”

  心里一颤,这才反应过来。

  然后便磕了第二个,随后师傅又喊了一声“三叩首”,我继续照做了。

  而桌案上的那稻草人,明显也做了。

  看上不挺玄乎的,但没有开口。

  三拜之后,师傅又拉长了嗓音:“上酒!”

  话音刚落,迅速的在桌案上的一口白瓷碗内倒了白酒。

  不过这还没完,师傅更是一把提起旁边躁动无比的大黄鸡。

  不由分说,直接就抹了它的脖子。

  滚烫的鲜血顺着大黄鸡的脖子就冒了出来,最后“嘀嗒嘀嗒”的流入了酒碗之内。

  等鲜血染红白酒之后,师傅还我在血碗之中滴入自己的鲜血。

  等做完这些,师傅又舞动了几下桃木剑,拧起一道黄符便低喝了一声:“有子丁凡结连理,以血为书化正清。急急如律令,敕!”

  说完,师傅手中的符咒“轰”的就是一声,直接绕烧了起来。

  可是这绕烧的火焰,却是墨绿色的。

  随着黄符的燃烧,师傅将符咒灰全都洒到了血酒之中。

  等做完这些,还用还用手指搅拌了几下,直接端来我面前道:“喝一半!”

  我接过血酒碗,看着里面掺杂有符咒灰的鸡血酒,实在是有些喝不下,只能掖着鼻子往嘴里灌。

  带着余温的鸡血酒,又腥又瑟,喝完之后连续干呕了好几次。

  至于剩下半碗血酒,师傅直接将其洒在了稻草人身上,然后便将其丢入火盆之中给烧了。

  等做完这些,我只感觉自己身边凉飕飕的,总感觉周围有人在盯着我一般。

  但没一会儿,周围那阵冰冷的阴风,也在此时渐渐散去。

  师傅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且明显松了口气儿:“小凡啊!你现在可以起来了。”

  见师傅如此,我带着一丝疑问:“师傅,这就完了吗?”

  师傅微微点头:“成了。”

  听到这里,我却有些懵。

  不是说结阴魂吗?我除了见到一个会弯腰的稻草人,那见到什么女鬼?

  所有我便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师傅听我这般开口,竟露出一丝苦笑。

  说不仅是我,就算是他也都没见着。

  而且还说,最好我能一辈子见不着。

  说完,便让我收拾东西回去。

  我见师傅不想说,也就没问。

  不一会儿,我们便收拾好东西。

  看了一眼四周的荒坟,只感觉全身凉飕飕的。

  不想在这里继续久留,便和师傅以及老秦爷,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大家都显得比较沉默,都没有说话。

  我也显得疑神疑鬼的,总感觉除了我们仨还有其她人在。

  而师傅,路上只叮嘱了我几句。

  让我近期别看一些不良的视频和图片,还要与年轻女性保持距离。

  说如果我触犯了这些,可能会惹那位不高兴。

  师傅没明说,但显然指的是我那见都没见过的鬼媳妇儿。

  不过这事儿玄乎,即使现在我都不敢相信。

  等回到铺子,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师傅让我早些休息,说养足了精神,明晚还得继续对付那打鱼夫妇。

  说完,师傅便要回自己的屋子。

  可就在此时,屋里却阴冷了几分,屋外更是传来阵阵敲门声“咚、咚咚咚”……

  一听敲门声,我和师傅都是一愣,随即望向了房门处。

  寻思着,这都这么晚了?谁啊?

  师傅便对着门口喊了一句:“谁啊!”

  可话音刚落,屋外便想起一声沙哑老妪声:“送米嘞!”

  我听这话,当场就有些懵。

  我家根本就没定米啊?在说,这大晚上的,又刚从乱葬岗回来,就来一个送米的?

  怎么想都感觉不对劲,所以本能的就回了一句:“我家没要米,你送错了!”

  此言一出,屋外又响起了一阵老妪的声音:“没错,老婆子跟了一路,这米就是送这儿!只想讨炷香吃。”

  一听这话,我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我们可是从乱葬岗回来的,她跟了一路,而讨香吃?

  这、这不摆明了,外面站着的不是活人吗?

  只感觉心惊肉跳,脸色煞白煞白的,就要开口把外面这家伙给骂走,要不人多晦气?

  可师傅却抬手制止了我:“人家既然是来道喜的,自然不能怠慢。小凡,拿香去!”

  我咽了口唾沫,迅速去拿了香。

  师傅点上,将其插在门前。

  然后对着屋外的老妪说了一句:“多谢老太的米了,赎不能开门相迎,请搁门口吧!这香供你了。”

  话音刚落屋外便传开“咯咯咯”的笑声,随即便见到那升腾的青烟,顺着门缝就飘了出去,而那供香,也以飞快的速度烧没了。

  过了有一会儿,见屋外没了动静,我便通过门缝往外看了一眼。

  发现屋外一个人也没有,可门口却多了一小撵白米。

  本是想打开们门看看的,却被师傅给制止了。

  说可能就一路过的,逢喜就被勾了过来,让我在意去屋里睡觉,别多想。

  听到这里,我只感觉一头的黑线。这鬼媳妇来没见着,就先来了个也野鬼老太。

  这日后的日子,恐怕不那么好过了。

  随即,师傅叹了口气儿,便转身离开了。

  师傅走后,我这才提心吊胆的回屋里睡觉。

  不过等我睡着之后,却做了一个梦。

  梦见个女的,那女的穿着很是时尚,就站在我床头,拿着我的手机正在翻看什么。

  隐隐的听到;哼!这么多女人,死渣男、死渣男,删掉删掉……

  等我梦醒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