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骨符

骨符

驭猫绅士 著

连载中免费

  骨符小说的作者是驭猫绅士,这是一本非常值得期待的灵异悬疑小说,顾恒是书中的主人公。顾恒等刑天走后,赶紧跑回酒店,开门的不是柳飘飘本人,而是一个白发苍苍,七十多岁的老人,他打量着对方,从五官中依稀能看到和柳飘飘有相似的地方,没猜错的话,这人必定是她爸爸。
  意思是,他查阅许多有关资料,也看不懂,但推荐他们去找武兰山道灵寺的住持,也许会有点线索。
  这一语惊醒梦中人。
  和尚信佛,而鬼又怕顾恒。
  让他们不自觉联想到当中必然有微妙的关系,真相往往隐藏在好奇心和勇于探索的背后,两人决定立即驱车前往距离八百多公里的道灵寺。
  两人激动难耐,一路风尘仆仆。
  不辞千辛万苦爬上数千台阶,累得像条狗一样也不知疲倦,历经多道见客程序后,终于见到传说中从未谋面的得道高僧。
  可是。
  当高僧见到笔记本上记录的字符那刻,慈善眉目的脸庞却惊现匪夷所思的笑容,接着毫无征兆突然就圆寂了。

6万字更新:2019/11/29

在线阅读

  骨符小说的作者是驭猫绅士,这是一本非常值得期待的灵异悬疑小说,顾恒是书中的主人公。顾恒等刑天走后,赶紧跑回酒店,开门的不是柳飘飘本人,而是一个白发苍苍,七十多岁的老人,他打量着对方,从五官中依稀能看到和柳飘飘有相似的地方,没猜错的话,这人必定是她爸爸。

免费阅读

  午夜十二点,南岚市旧城区东街的一条偏僻三岔路口有间全民诊所准时开门营业,白炽灯亮光在死寂的黑暗中显得格外突兀。

  顾恒捧着本书正看得津津有味。

  门外不远处响起几声刺耳急促的狗叫声,突然又戛然而止。

  他眉头一皱,缓缓放下手中的书盯着门口。

  十几秒后。

  果然有对年轻夫妇抱着个女娃急匆匆跑进来,他们看到坐在柜台里的顾恒,二话不说就跪下来,两人眼泪哗哗的哭着求道:“是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高医生介绍我们来找你的,求你…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顾恒搀扶他们起身。

  此时他们怀中抱着的女娃忽然出现呕吐癫痫的病症,顾恒赶紧抱到病床上,左手不停在她的额头轻轻抚摸着,孩子竟然神奇的慢慢恢复平静,然后熟睡过去。

  患者:女,五岁半。

  病种:脊索瘤,出现仰头、低头困难,睡眠打鼾,头痛、头晕,恶心呕吐及癫痫发作。

  某医院CT检查:寰椎骨质破坏,未进行特殊治疗,患者出现无法下地行走,不能坐立。

  某医院MR检查示:斜坡、斜坡下区见片状软组织占位性病变,前缘向前突出,鼻咽、口咽部后壁隆起,局部气道受压变窄,后缘突入椎管内并沿硬脊膜向下延伸,上颈段脊髓前缘受压向后移位,初步诊断脊索瘤。

  某高级医院进行就诊,诊断脊索瘤晚期明确,因手术风险大、医疗费而暂时搁置,未行手术治疗。

  顾恒合上诊断书,侧脸盯着门口沉默不语。

  那年轻妈妈似乎很久没睡过安稳觉,眼睛布满血丝,披头散发,样子憔悴得人不人鬼不鬼,抹着眼泪,欲言又止。

  年轻爸爸忧心忡忡打量着这间简陋的小诊所和这位年纪轻轻的医生,原本仅存的一丝希望瞬间被击破得荡漾无存,连医院都无法保证存活率,更何况他……

  “妈妈,你为什么哭呀?我很乖,我没闹脾气。”

  女娃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乖巧懂事的模样瞬间让这堂堂三尺男儿的爸爸眼泪夺眶而出,忙背过身不停擦掉眼泪。

  顾恒沉声道:“我可以救她。”

  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

  在他们心头上犹如一道晴天霹雳。

  “真的,真的能救小朵朵吗?”

  顾恒说:“有条件的。”

  “只要能救小朵朵,什么条件我们都能答应。”

  顾恒拟定了份自愿协议,只需要他们签字。

  不论结果如何,都不会追究双方责任。

  他不想有什么意外,最后把自己弄得万劫不复,官司缠身。

  年轻夫妇面面相觑,犹豫不决,其实他们心里何尝不清楚,哪怕凑得齐那笔天文数字的手术费,医院也未必救得回自己那病入膏肓的女儿,如今这个年青人信誓旦旦的说能救人,怎么会放弃这渺茫的希望呢?

  顾恒看了门口一眼,催促道:“快没时间了。”

  “爸爸妈妈,你们快看,门口站着个戴着牛头面具的人,他好可怕啊。”小朵朵双手捂住眼睛,从手指缝里描述自己看到恐怖的东西。

  两人一听,吓得脸色苍白。

  赶紧签下名字,边安慰女儿,边惶恐的往门口瞄。

  可门口什么都没有。

  顾恒收起自愿协议书,对他们说道:“你们现在能凑出多少钱就多少钱,用这些钱去永宁街的纸扎店买祭拜的东西,越多越好。”

  他们看顾恒越看越像个高人,并且深信不疑。

  明明是医生,却又不像是医生该做的事。

  年轻爸爸匆匆夺门而出,赶往永宁街。

  顾恒回头关上诊所的大门,刚关上,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突然不停忽闪,只是眨眼的时间便恢复正常,他仿佛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拿出把寒光闪闪的手术刀对着女娃说:“别害怕,你的病会好起来的。”

  小朵朵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死死盯着诊所角落,“叔叔,他是谁,为什么要吓朵朵?他的头,好大啊!他手上的铁链,是来抓走朵朵的吗?”

  她妈妈用余光扫了一圈,嘀咕道:“朵朵,别乱说话,你吓到妈妈了。”

  顾恒往角落瞥了眼,“告诉叔叔,你乖不乖?”

  “妈妈,我没骗你。”小朵朵好不容易分散注意力,疑惑的看着顾恒说道:“叔叔,我一直都很乖啊,每次去医院检查身体,我都没有哭,可妈妈她老哭。”

  “嗯,你很棒,比你妈妈还勇敢。”

  “叔叔,他走过来了,啊…呜呜呜!”

  小朵朵全身突然拼命挣扎,双眼翻白,像条鱼似的不停在病床上打挺,哭得竭嘶底里,原本手舞足蹈的双手仿佛有道枷锁束缚着般动弹不得。

  朵朵的妈妈哪里亲身受过这样诡异惊悚的场面,两眼一翻,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顾恒举起锋利的手术刀。

  把捆绑在朵朵身上的铁链一刀切断。

  牛头只能用怨毒的黑瞳孔一眨不眨地盯着顾恒,喉咙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就像头愤怒的公牛,可终究不敢轻举妄动,更伤不了他半条头发。

  小朵朵解开束缚,沉沉睡去。

  年轻爸爸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

  他拖着四包大大的行李袋,里面尽是各式各样的金银和冥币,也有飞机别墅和金童玉女,顾恒让他们在诊所门口把这些东西焚烧干净,直到牛头愤然离去。

  天微微亮。

  他才放心让夫妇俩抱着孩子回家。

  顾恒刚想关门,他那位医学院大学同学高毅杰开着宝马到访,进诊所就放下装着一万块的牛皮信封在柜台上,郑重的说道:“我替他们说声谢谢!”

  顾恒不喜欢客套,“他们和你什么关系?”

  高毅杰无奈道:“没什么直接关系,同一个小区一栋楼,就住在我楼下,每天上下班都能碰到,小朵朵也算是我从小看她长大的吧。他们心地善良,供房又看病,再被病魔折腾下去,铁定会毁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那你没想过,我会有什么报应?”

  “会有什么报应?你这能力与生俱来,简直是医学界里一个传奇神话的存在,以前医院里的所有同事都称赞你医术举世无双,能在阎王手里抢人,不是有句话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做好事还会遭报应,那就没天理了。”

  顾恒茫然道:“不知道,也许会折寿吧。”

  高毅杰问:“你那么多次从鬼差里抢人,难道没有从它们嘴里问出一些东西吗,我觉得它们是肯定知道点你身上的秘密,否则就不会怕你这个凡胎肉体。”

  “它们从不和我说话,只会怨恨的瞪着我。”

  “那就只能靠我们自己破解了,来吧。”

  两人走到诊所后面的房间,打开门便是一台崭新的进口医用X光机,高毅杰摸着这台机器,皱眉道:“你买这台东西快把自己变负资产了吧?”

  顾恒躺在上面,进行头部扫描拍片。

  半个小时之后。

  高毅杰高举着胶片,仔细看着顾恒头骨盖上印着密密麻麻像外星文的字符,有的大、有的小,看似杂乱无章,却又像乱中有序,他的鸡皮疙瘩全都冒起来,“似乎你每救一个人,又会多了一个字。”

  顾恒用笔在本子上画下来。

  无论怎么看,都看不懂到底什么意思。

  高毅杰用笔记本电脑进行搜索辨认对比,既不像甲骨文,也不像篆文,更不像是火星文,就在两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三个月前曾拜托的一个考古学家发来了封邮件回复。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