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庶女惊华:绝色无双

庶女惊华:绝色无双

逆光斑斓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要人物包括顼妍衣欧阳勰小说的名字是《庶女惊华:绝色无双》,这是一本非常值得一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逆光斑斓,此书又名《邪王独宠伊人在侧》。从一个被人嫌恶的丑八怪一朝变成惊艳天下的绝世大美人,顼妍衣一直在蜕变,而欧阳勰一直在关注。
  陆云松低下头得意道:“你爹根本不在乎你,只救你的姐姐......”
  两个都是亲骨肉,却只能救一个,无论是哪一个,你顼承煌这场选择都已经输了。
  眼前的这个女娃,七八岁的年纪,他的女儿如果还活着,大概也是这般年纪,无邪天真,如果还活着,也享受着父母的爱,而他也会享受天伦之乐。
  思绪翻飞辗转,突然,
  “嗖!”的一声剑鸣在耳边骤然响起!
  他一个闪躲,便看见顼承煌带着浓烈的杀气奔来。
  电光火石间,顼承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悬空飞身而来,抱起顼姸衣,绝杀而起!
  刚刚一直隐忍不发,就是伺机而动,他看到对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
  当这场缠斗结束后,转身,看向那两个女儿。
  顼容莹“哇!”地哭着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
  他抬头,看到前方不远处的顼姸衣,心中一凛。
  那个小人儿,倔强地站在那里,大雨让她狼狈不堪,身上有淡淡的血迹,不知道是谁的。
  她的眼神突然那么陌生,他立刻走过去,刚要伸出手,几天前被毒蜂蛰到的那个地方,大概因为淋雨和用力握剑的缘故,此刻开始化脓。

96.9万字更新:2019/12/06

在线阅读

  主要人物包括顼妍衣欧阳勰小说的名字是《庶女惊华:绝色无双》,这是一本非常值得一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逆光斑斓,此书又名《邪王独宠伊人在侧》。从一个被人嫌恶的丑八怪一朝变成惊艳天下的绝世大美人,顼妍衣一直在蜕变,而欧阳勰一直在关注。

免费阅读

  小小的身躯被下的越来越大的雨拍的狼狈至极,她几乎站立不住,却始终毫不畏惧。

  顼承煌双拳紧握,看到对面的两个孩子。

  耳边回荡着顼容莹无助崩溃的哭声,看着对面那个目光里充满了信任和无畏,可怜的小小的顼妍衣。

  冰冷的刀架在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身上,他几乎咬碎银牙,低吼道:

  “陆云松,你若动她二人一根汗毛,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对面眼神狠厉的陆云松,不屑笑道:“当年若不是你的突然袭击,我一家十七口人又怎么会被那些人突然出现而杀死最后命丧黄泉,我的妻儿更不会含恨离世,他们走的那么痛苦......哼,生不如死?我早就尝到了,今天,我也让你来尝尝这种滋味......”

  说完后,手下用力,放在顼容莹脖子上的刀又划入一分。

  “爹爹救我......爹爹我好怕......呜呜呜呜呜呜......”顼容莹哭的嗓子已经开始沙哑,绝望又无助地看着对面的顼承煌。

  “真是吵死了!”陆云松不耐烦地看了一眼顼容莹,眼角余光看向另一个镇定不语的小丫头,嘴角突然上扬。

  “顼承煌,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这两个女娃,今天你只能选一个。”

  风雨交加,打在人的身上生疼。

  顼承煌此刻的眼睛冒火,已愤怒到了极致,眼神冷冽,恨不得将对面的陆云松撕碎。

  “呜呜呜......爹爹......我疼....我好害怕......救我......”顼容莹感到脖子上一痛,害怕地大哭起来,哭的更加撕心裂肺。

  顼承煌手里握着剑柄的手已经开始渗出血丝,看到陆云松手一动,顼容莹脖子上的刀又划入一分。

  “放了她!”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顼容莹。

  他几乎听不到他自己的声音,雨声淹没了那句话,却精准地拍入了一些人的耳中。

  顼承煌再次吼道:“放-了-她!”

  陆云松一甩手,残酷的笑了笑,随手将顼容莹丢出去,顼承煌马上弹起接住。

  自始至终都不敢再看向对面。

  雨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顼承煌不知道是不是雨势太大,拍出了幻觉,他隐约听到有人在说:“爹爹......我也害怕......”

  陆云松低下头得意道:“你爹根本不在乎你,只救你的姐姐......”

  两个都是亲骨肉,却只能救一个,无论是哪一个,你顼承煌这场选择都已经输了。

  眼前的这个女娃,七八岁的年纪,他的女儿如果还活着,大概也是这般年纪,无邪天真,如果还活着,也享受着父母的爱,而他也会享受天伦之乐。

  思绪翻飞辗转,突然,

  “嗖!”的一声剑鸣在耳边骤然响起!

  他一个闪躲,便看见顼承煌带着浓烈的杀气奔来。

  电光火石间,顼承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悬空飞身而来,抱起顼姸衣,绝杀而起!

  刚刚一直隐忍不发,就是伺机而动,他看到对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

  当这场缠斗结束后,转身,看向那两个女儿。

  顼容莹“哇!”地哭着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

  他抬头,看到前方不远处的顼姸衣,心中一凛。

  那个小人儿,倔强地站在那里,大雨让她狼狈不堪,身上有淡淡的血迹,不知道是谁的。

  她的眼神突然那么陌生,他立刻走过去,刚要伸出手,几天前被毒蜂蛰到的那个地方,大概因为淋雨和用力握剑的缘故,此刻开始化脓。

  手伸在她的面前,她突然向后退了退,

  那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