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凰妃太嚣张

重生凰妃太嚣张

黑煤球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凰妃太嚣张云间月容玦是此书的主人公,这是一本看点满满的古代重生言情文,又名《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作者是黑煤球。她曾是高高在上的镇国公主,外祖父是战无不胜的大将军。为了权利,朱承砚把她捧在手心里。后来他功成名就,所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重活一世,她终于醒悟。
  反正她爹是皇上,兄长是太子,外祖父是大将军,大表哥是兵部尚书,谁敢找死惹她?
  前世她不会遮掩风华,嚣张跋扈,不知道引来多少记恨。
  重活一世,云间月依旧要我行我素,恣意妄为,将那些欺辱过她的人狠狠踩在脚下!
  田姑姑被云间月的话气得脸都绿了:“公主你怎能如此说皇贵妃,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庶母!”
  云间月将连镜叫来替自己梳妆,闻言嗤笑:“凭她也配?”
  田姑姑的脸就更绿了,又不好发作,憋屈得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出去了。
  连镜见她离开,顿时急了:“公主,怎么办啊,她一定是给皇贵妃告状去了!”

68万字更新:2020/02/15

在线阅读

  重生凰妃太嚣张云间月容玦是此书的主人公,这是一本看点满满的古代重生言情文,又名《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作者是黑煤球。她曾是高高在上的镇国公主,外祖父是战无不胜的大将军。为了权利,朱承砚把她捧在手心里。后来他功成名就,所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重活一世,她终于醒悟。

免费阅读

  “公主殿下尽管闹,闹完照例得让苏小姐过门。”一道苍老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田姑姑你好没道理,殿下是大梁第一嫡公主,凭什么刚嫁过去就要给人做后娘?”又一道清脆声音的响起,语气满是愤懑。

  方才苍老的声音不屑地嗤了一声:“就是因为她是公主,所以才不能让旁人觉得她没气度。还有,什么后娘?那叫嫡母!”

  另外一个声音不满道:“说是嫡母,其实还是后娘。更何况公主都还没过门,凭什么让那贱人先进府?”

  苍老的声音怒道:“小贱蹄子,再胡说八道,仔细我撕烂你的嘴!”

  争吵的声音渐渐远去……

  云间月头痛万分的从榻上坐起来,入眼的是明黄绣芙蓉锦被,落梅雕花床,以及紫檀木海棠雕花绣屏。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云间月愣住了。

  这分明是她还在重华宫时的闺房!

  仔细想来,方才那两道争吵的声音她也熟悉。

  声音略显苍老一些的是田姑姑,清脆一些的是打小就跟在她身边伺候的连镜!

  怎么回事?

  她不是死在刑部大牢了吗?

  还是说,她没死?之前经历的那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若这只是一场噩梦,那这感觉未免太真实了。直到现在,她都还能感觉到被云落凝一刀一刀剜下皮肉的痛意!

  云间月深吸一口气,缓缓下床,取过屏风上的衣裳搭在身上,慢慢绕了出去。

  直到看清了屋里所有的景物和摆设,她才恍然惊觉——这真是她还在重华宫时的闺房。

  冷汗“刷”一下就下来了,浸透了衣衫,黏糊糊的沾在后背。

  “公主,您醒了?”身后传来少女的呼唤。

  云间月连忙一抹脸,神色如常地转过头,一入眼便见连镜那丫头端着盆水站在门口,担忧地看着她。

  连镜动了动嘴,像是想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低垂着头进屋:“奴婢这就替您梳洗。”

  云间月在椅上坐下,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急。”

  虽不知道为什么,但可以肯定一点的是,她确实没死,还重生了,并且重生在了出嫁前。

  听方才连镜和田姑姑的对话,云间月猜测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她与朱承砚成亲前不久。

  若是没记错,此时正是秋猎,她父皇和皇兄都去了猎场,宫中只剩皇贵妃苏文殃、不理事的太后、怼天怼地对空气的颜妃沈倾颜,和其他不受宠的妃子。

  而她还不是什么镇国公主,朱承砚也不是国师,只是兵部的一个小小侍郎。

  唯一遗憾的是,这个时间,她的母后已经病逝——不,是被苏文殃毒害死的!

  一想到前世死之前云落凝告诉她的那些事情,云间月就气得咬牙切齿,双手握拳攥紧。

  连镜见她浑身发抖,以为她还在气之前的事情,宽慰道:“公主,您别气了,等皇上回来,一定会为您做主的。”

  是的,这些人就是仗着她父皇不在宫里,才敢为所欲为!

  “不是奴婢多嘴,公主你这样闹有什么用?就算皇上回来了,最后你还是得乖乖让苏小姐进朱侍郎府。”说话间,屋外又进来一人。

  是田姑姑。

  她以前伺候过皇后,因为很受重用,在加上云间月又思念母后,便将她叫来了重华宫。

  原以为她是真为自己着想,如今看来,只怕这田姑姑还在跟着她母后的时候就已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可恨那时她愚蠢又自大到了极点,竟然没看出来!

  云间月睨了田姑姑一眼:“让她进府做什么?给朱承砚做妾?”

  田姑姑愣了一下,进了门来,仔细将坐上的云间月看了看,确定还是那个胸无大志,有勇无谋,嚣张跋扈的六公主时,方才小小松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田姑姑总觉得刚才有一瞬间云间月好似变了个人。

  察觉是自己多心之后,田姑姑立刻装的苦口婆心:“妾?公主你也不想想,苏小姐乃秦国公府三小姐,怎能嫁给侍郎大人为妾?回头要是传出去,世人还不的说你恃宠而骄,容不得人?”

  听了这话,云间月嗤笑了一声。

  容不得人,究竟是谁容不下谁?

  云间月记得她叫苏知韵,虽是庶出,但的确算得上是皇贵妃苏文殃的侄女。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