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都市长生之祖

都市长生之祖

天下库伦 著

完本免费

  都市长生之祖是网络作家天下库伦的小说作品,书中的主要人物是铭心李嫣然,又名《长生殿》。暖阳升起,冬雪初消,正值春寒料峭之际,位于秦岭深处的丛林之中,泥泞的小路上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一辆满身泥泞的黑色越野车呼啸而过。
  空中传来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一架黝黑的直升机停在门口的停机坪上,从上面下来一名身着唐装,手中持着一根金色的拐杖的老人。
  王家老爷子,王六元,就住在燕京城内,因此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
  此时王六元心里忐忑无比,一方面他在担心李文斌是不是在开自己的玩笑,另一方面,他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多年未见的师傅。
  犹犹豫豫,畏畏缩缩,王六元站在客厅门口不敢进去,这让随从来的人差异无比,燕京除了那位还有人能让老爷子这么紧张?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69万字更新:2020/03/26

在线阅读

  都市长生之祖是网络作家天下库伦的小说作品,书中的主要人物是铭心李嫣然,又名《长生殿》。暖阳升起,冬雪初消,正值春寒料峭之际,位于秦岭深处的丛林之中,泥泞的小路上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一辆满身泥泞的黑色越野车呼啸而过。

免费阅读

  郑幼名的手距离李嫣然脸颊只有十几公分,可以清楚的观察到李嫣然脸上的凄凉,他的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

  春风拂面,一根飘逸的长发落在他的手上,郑幼名惊恐的发现,这跟头发仿佛有千斤重,压得他的胳膊向下坠去。

  “我号铭心,这世间却少有人能铭心。”一个幽幽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众人只感觉眼前一闪,一名灰色麻衣的男子出现在郑幼名身边,幽幽的叹气。

  “该死的,你是谁!少在这里装神弄鬼!”郑幼名左手撑着右手想要阻止下坠的趋势,整个人却被压倒在地上,恶狠狠地顶着铭心,声色俱厉地说道。

  “铭心。”铭心仔细打量了一下李嫣然,果然是个美人胚子,但也仅此而已,他这么多年见到的美人太多了,多到他都有些厌倦。

  “你对我做了什么?”郑幼名表情痛苦,肉眼可以看到的是,他那被铭心头发压着的胳膊已经深深凹陷下去。

  “不用费劲了。”铭心轻声开口,他的一根头发重三千斤,郑幼名一个内劲武者是不可能推开的。

  “啊!”郑幼名惨叫一声,血花四溅,他的整条胳膊从根部戛然而断,整个人痛苦的蜷缩在一起。

  “给我开枪!给我打死他!”

  黑衣人闻言,纷纷从腰下抽出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铭心。

  “不准开枪!”李嫣然终于反应过来,感激的看了铭心一眼,心里骇然。什么都没有做就断掉了郑幼名一条胳膊,眼前这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竟然已经达到了武道大宗师的境界,不,可能更高。

  铭心皱了皱眉头,从发髻上取出一根桃木簪子,一头黑发落下。

  只见铭心轻轻将簪子甩出,簪子化作一道绿色的流光,从黑衣人中一刺而过,所有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

  “臭小子,你在装什么牛鬼蛇神呢!”一人爆喝一声,正欲扣动扳机,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扣不下去,正当他心里疑惑时,他却惊恐的发现同伴的身体已经向木头转变。

  “不......”男子的声音出口,整个人已经化作一株枯木,微风拂过,枯木化作阵阵粉末,像是一瞬间度过了数千年。

  铭心的眸子落在郑幼名的身上,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写满了历史的年轮,充满了智慧,忧郁,还有风轻云淡的休闲。

  “给你爷爷带一句话。”铭心开口了,“看在往日的情份上,自废武功,自断一臂,我可以既往不咎。”

  郑幼名此时心里已经被恐惧充满了,听到铭心的话,连连点头,慌忙从地上爬起来,随便上了一辆车,落荒而逃。

  铭心转过身,又看了李嫣然一眼,心中轻笑,李文斌那么丑的人怎么会有如此的后备。

  李嫣然脸色微红,柔声道:“多谢先生救命之恩,还请先生入门一坐。”

  铭心点点头,对于李嫣然的称呼并未在意,从古至今,叫他先生的人不知几何,但能坐实这个名分的也寥寥无几,到现在,大部分都已经化作一抔尘土了吧。

  铭心招招手,发簪回到他的手中,此时发簪已经恢复了古朴无华的样子,上面密密麻麻的缠绕着数不清的年轮,记录下了岁月的痕迹。

  这枚簪子是当年他于世界树下沉睡之后,与一名人首蛇身的男子交谈甚欢,男子便砍倒世界树,抽取其树心制发簪赠与铭心,作为二者相谈的纪念。为了回报,铭心便采集七龙龙筋与世界树树干制成古琴,赠与男子。

  此琴名为伏羲琴,男子名为伏羲,字太昊。

  铭心叹了一口气,将发髻重新盘起。

  李嫣然善于观察颜色,自知这个时候不能打扰,便安静的将铭心引入客厅,准备茶水。

  与此同时,位于秦岭深处的李文斌也得知了李家遇袭的消息,当即勃然大怒,驱车赶回来。同时将铭心归来的消息通知给了除郑家以外的另外六家。

  王家老宅,王老爷子正昏昏欲睡,突然接到了李文斌的消息,当即从摇摇椅上摔了下来,旁人正欲扶起老爷子,却发现老爷子不知为何,老泪纵横,不能自己。

  “给我备车!我要去李家!”

  孙家大院,孙有田正抱着自己刚出生的重孙女逗着蛐蛐,一名中年男子却快步走来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孙有田当即脸色大变,浑身颤抖。

  薛家,田家,轩辕家族,公孙家都先后得到了消息,反应或欣喜,或迷茫,或不知所措。

  位于南非的难民区,公孙输班挂掉了电话,冷笑一声,将手机径直扔掉:“什么先生,我就不信有人几十年一点都不发生变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装神弄鬼的人罢了。”

  “父亲,那我们不去了?”他身边一名面色阴翳的青年开口道。

  “去,为什么不去!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是不是老爷子一直说的那人!”

  “他要不是......哼!”

  李家的院子里,李嫣然将沏好的茶水放在铭心身边,道:“今天多谢先生了,还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

  铭心端起茶水,放在嘴边,吹了口气,抿了一口,淡淡的水雾弥漫,将他脸遮挡的有些模糊:“我号铭心,你爷爷他们叫我先生。”

  “我爷爷?”李嫣然诧异道,“我已经告诉爷爷了,他很快就会回来。”

  “你也叫我先生吧。”

  铭心端着茶水,径直说道。

  “是,先生。”铭心说的话仿佛有魔力一般,李嫣然径直起身,走到铭心身边,肃立侍候着,就算她的反应再慢,也能感觉到此时她叫的先生跟之前她叫的先生有明显的不同。

  空中传来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一架黝黑的直升机停在门口的停机坪上,从上面下来一名身着唐装,手中持着一根金色的拐杖的老人。

  王家老爷子,王六元,就住在燕京城内,因此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

  此时王六元心里忐忑无比,一方面他在担心李文斌是不是在开自己的玩笑,另一方面,他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多年未见的师傅。

  犹犹豫豫,畏畏缩缩,王六元站在客厅门口不敢进去,这让随从来的人差异无比,燕京除了那位还有人能让老爷子这么紧张?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