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九蛇围屋新媳妇

九蛇围屋新媳妇

舞独魂灵 著

完本免费

  谢岚白老鬼免费全章哪里可以看?谢岚白老鬼小说名字是《九蛇围屋新媳妇》,又名《九蛇围屋》、《九龙棺》。人间浩劫还在持续,但是很明显已经无法在动摇人族根基了。因为最大的浩劫百里春秋已经被我自毁玄关冭灭,剩下的妖魔邪祟虽然繁多,都在道门的应对能力范围之内。中原还是一片稳定,只有四处边境时而不时的传来魔变之灾。
  我叫谢岚,今年二十七岁,出生在黄河边上一个叫做白雾村的小山村。上面还有个比我大一岁的哥哥,已经结婚成家。
  家里穷,十年前我爹就让我哥俩做选择题,是成家还是上学。
  我当时心气高,坚持要用知识改变命运,还暗地嘲笑我哥没出息,农村娘们有啥好的,是男人就要走上人生巅峰赢取白富美。

207.9万字更新:2020/07/30

在线阅读

  谢岚白老鬼免费全章哪里可以看?谢岚白老鬼小说名字是《九蛇围屋新媳妇》,又名《九蛇围屋》、《九龙棺》。人间浩劫还在持续,但是很明显已经无法在动摇人族根基了。因为最大的浩劫百里春秋已经被我自毁玄关冭灭,剩下的妖魔邪祟虽然繁多,都在道门的应对能力范围之内。中原还是一片稳定,只有四处边境时而不时的传来魔变之灾。

免费阅读

  我叫谢岚,今年二十七岁,出生在黄河边上一个叫做白雾村的小山村。上面还有个比我大一岁的哥哥,已经结婚成家。

  家里穷,十年前我爹就让我哥俩做选择题,是成家还是上学。

  我当时心气高,坚持要用知识改变命运,还暗地嘲笑我哥没出息,农村娘们有啥好的,是男人就要走上人生巅峰赢取白富美。

  后来我的命运果然被知识改变了。

  小时候算命的说我桃花眼卧蚕眉,女人缘不断二十就能当爹。

  现在我都二十七了还是光棍一根,人在广东漂到失联,过年连家都没脸回。

  妥妥的知识改变命运的典范。

  今年过年我老爹特意打电话叮嘱要我回家过年,瞅着银行卡里好不容易存下的几千块钱,我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爹娘年纪也大了,我就算再没脸也该回去看看了。

  我是腊月二十到家,到家后第二天隔壁村的柳河愁就阴恻恻的找上门来。

  柳河愁不是第一次来找我,从我高中那会就开始打我的主意,等我从三流大学毕业后他又来找过我一次。

  我们这块处于黄河中下游,又是悬河分水口,水中常有从上游流下来的浮尸,这柳河愁就是一名传说中的捞尸人。

  捞尸能发财那是肯定的,捞一具平头百姓的起价五千,赶上城里贵客动辄数万。虽然现在农村彩礼高,可我要是跟着柳河愁干上几年,不愁没钱娶媳妇,可前提是有人敢嫁啊。

  好人家的姑娘谁愿意往捞尸人怀里钻,注定孤独一生。

  看到柳河愁我打心眼里就有气,要是搁在几年前我门都不让他进,可是现在我人穷志短,满脑子想的都是捞偏财。

  于是我就问他,十里八乡的想吃捞尸人这碗饭的人不少,为啥老缠着我跟我死磕呢。

  "捞尸人是黄河大王赏的饭碗,不是谁都能做,你生于正月初九辰日,老黄历上写的是九龙治水,天生就是捞尸人的料。"

  "滚犊子吧,你丫才是捞尸人的料,你全家都是捞尸人的料。"我气的直骂。

  柳河愁被我骂了嘿嘿一笑,也不生气。

  其实,九龙治水是真有说法的。所谓龙多了不下雨,赶上这种命格的人一生不会遭水厄之灾。

  而我不仅是九龙治水,还是罕见的纯阳命,天生阴灵规避。

  捞尸人这碗饭我还真有资格去吃,不过谁稀罕这碗饭啊?

  以前我是不稀罕,但是现在我很需要赚钱。

  看到爹娘花白的头发,再想想我这么大了还是一无所有漂泊无定,他们在村里怕是连头都抬不起来。

  捞尸人本地姑娘是不肯嫁,可要是我真有了钱,随时撂挑子改行干别的,还怕找不到女人结婚?

  柳河愁见我动了心,又给我灌了几杯黄汤下肚,我借着三分酒意就把这事给定了下来,说等过年就去找他报到。

  捞尸是禁忌行当,我娘起初不愿意,要我爹劝劝我,但是我爹嘴张了半天愣是一句话没说。

  这个我倒是不怨他,在广州打工这几年我心里始终憋着一股怨气,赚多少花多少,所作所为没少伤我爹的心。在他眼里我就算是跟着柳河愁去捞尸,也比在广州打工强得多。

  在家过完年出了正月后,这天我顶着料峭的寒风踩着积雪走上大河堤。

  黄河一年四季都有汛期,此时凌汛已过桃汛还早,站在河堤上遥望黄河,曲曲折折的犹如一条被抽了筋骨的黄鳝。

  捞尸人是不和普通人住在一起的,柳河愁在河堤上建了个农家小院,一年四季除了过年守岁回老宅,其余时间都住在那里。

  我起得晚,等到柳河愁住处的时候天已经到了正午。

  大老远我就瞅见柳河愁的铁皮门外杵着个人影,走近了一瞅发现是个穿着红衣的年轻女人。

  也不知在门外站了多久,衣服上面沾满了细小的雪粒。

  女人容貌精致,琼鼻秀口眉目如画,我从来没有见过素颜这么美的女人,一时间看的呆住了。

  我在看她,她也在看我。一点都不避嫌,就那么火辣辣的盯着我看。

  四目交汇,先败下阵来的人是我。

  "你是来找柳河愁的?"我讪讪的问道。

  女人摇摇头,一双勾魂夺魄的大眼睛还是直勾勾的望着我。

  我被她看的实在受不了了,转身开始砰砰砰敲门。

  "嘿,你可算来报到了。走,进屋暖和暖和。"门开后柳河愁热情的招呼。

  我有点奇怪,外面不止我一个人,柳河愁怎么不和那女人打招呼呢?

  谁知我回头一看,身后空荡荡的连个影子都没。

  "柳叔,你瞅见个女人没,就在我身后站着。"我吃了一惊,赶紧问柳河愁。

  "女人?我这儿哪有什么女人。谢岚,你小子不会是想女人想疯了吧?"

  看柳河愁的神情不像作假,难道是我刚才眼花了?

  我开始低头寻找姑娘留下的脚印,积雪未消,人走了脚印肯定还在。

  然而令我吃惊的是,门外除了我的牛皮靴踩出的新痕,什么都没有留下。

  "寻思啥呢?"柳河愁见我迟迟不进门催促道。

  "不是啊,柳叔,我刚才真的看见一个红衣女人杵在你家门口。"

  "谢岚,你可别吓唬叔啊。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这会可是午时,阴气最盛。"柳河愁瞪着眼珠子说。

  一天中鬼祟最容易出没的时刻有两个,一个是子时一个是午时。

  子时阴气最重这点大家都知道,而正午虽说阳气达到巅峰,却因为阳极生阴,反而是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刻。

  在我们这边有午时不出门的说法,就是怕招惹鬼祟。

  柳河愁的话让我心里犯了狐疑,不过我也没过分纠结此事,笑了笑跟着柳河愁进了屋。

  我既然敢吃捞尸人这碗饭,就做好了招惹脏东西的准备。反正我八字够硬,真要是犯了阳忌,先出事的也是柳河愁不是我。

  柳河愁的院子里一共三间房子,一间大屋兼做厨房,一间杂物室一间卧房。

  此时大屋里正烧着一个铁皮炉子,烫着一壶本地特产的高粱酒,桌子上摆着烧鸡、腊鱼、豆干花生米。

  我早饭没吃,这会也是真饿了。瞅着满桌子好菜食指大动,开始有滋有味的吃喝起来。

  一边吃喝,一边听柳河愁给我讲述捞尸人的规矩和禁忌。

  原本我还以为捞尸人最多考验人的胆子和胃口,因为胆小的不敢捞,胃浅的容易吐。

  听柳河愁说完我才知道这碗饭不好吃,也是个玩命的行当。

  黄河里的尸骨有很多种,其中最常见的是浮尸。

  人死之后不出三五天尸体就会从水里浮上来,男尸是俯身朝下,女尸仰面朝上。

  这是自然铁律,按照男女生理结构形成的。

  若是遇见男尸体脸朝上或者女尸脸朝下,这种尸体不能捞,这不叫尸,这叫尸煞。

  尸煞是因为尸体中的怨气还没消散,若是不小心捞了这种尸体,就要替鬼伸冤,完不成就会被怨灵给缠上。

  除了浮尸外,黄河里还有一种竖尸。

  尸体直立在水中,偶尔露个头顶。这种尸体多半是有主之物,也就是说被水里的河童或者水猴子给盯上了。

  捞尸人通常是不会去捞竖尸的,除非道行深能干的过它们。

  "谢岚你也不用害怕,我干这行二十年,黄河里的东西除了黄河娘娘我几乎都见过,水猴子都不知道宰了多少只。"

  见我听得神情严峻,柳河愁怕我打退堂鼓赶紧拍着胸脯打包票,却不知我一听他提及黄河娘娘立刻来了精神。

  上中学的时候有篇课文叫做西门豹,讲的是河伯娶亲,所谓的黄河娘娘就是河伯娶亲的对象。

  旧社会人们为了祭拜黄河大王,通常都会献祭活羊活牛,其中最恐怖的是献祭活人。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